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樣子的標題,天哪,真害羞。

年紀這麼大了,我還是繼續在當groupies和別人的粉絲,什麼跟什麼呀!?

不過,當粉絲,就是要勇敢說出來。我喜歡陳克華的詩很久了,光看我部落格的朋友可能不知道,但身邊的一些朋友大概都曉得。他的風格、用句,都是當年我模仿的第一人選,雖然朋友殘酷地說,一點都不像,而且比人家遜很多。好吧,那也沒辦法,誰叫我只是粉絲。

仿作裡面最「厲害」的就是我選了他的一些作品片段,然後加上我的,用詩來寫王家衛《春光乍洩》的影評/感想。比起來,果然是跟詩人遜色很多,但這首詩卻也達到了某種傳達我對電影、詩作喜愛的某種觀感。電影的陳克華 / 詩的王家衛 《春光乍洩》

WS,有一天
我的詩、我的惡夢、我的失落、我的我的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金馬影展又到囉。

今年的金馬影展好像沒什麼特別搶眼的大片,我翻出去年寫的觀影筆記,其實只寫了一小部分,先貼上來,其餘的最近補齊。寶萊塢之不可能的任務
2004/11/25(四)

劃位之前,左思右想,去年看過《寶萊塢生死戀》,覺得印度的影片漂亮華美之極,但看過就好,要看第二部嗎?後來真的想看怎麼會有歌舞版的《不可能的任務》,就給他劃下去了。

半夜要看三小時的片,真的是一件苦差事,幸好是歌舞片,一開場,觀眾便笑不停,原因是一開始的槍戰片段實在太low-tech,偏偏導演用極碎的鏡頭去帶每一個動作,但每個動作卻又都做不到點,所以就變成一個很好笑的狀況,看起來像是演家家酒般的槍戰片,雖然屍橫遍野,但卻看不到中彈的場面。@.@ 觀眾就是一直笑,嘲笑,以看B級、C級、D級片般的心情來看。

但等到片子進行到大吉嶺的聖保羅大學展開歌舞片段時,所有人全部愣住然後開始叫好,因為歌舞場面實在太華麗、漂亮,場面調度也非常流暢有新意,完全和前面動作片段無法比擬。而這也是往後一直到影片結束的景況,只要是歌舞、校園喜劇就表現得很好,但遇到動作場面,就讓人目瞪口呆,比如說,用三輪車追吉普車,硬是要把三輪車拍成湯姆克魯斯的重型摩托車,還有各種飛身動作,想當然爾地讓主角做出各種超越物理常識的不可能任務。最妙的是,鴿子,不斷在打鬥中出現。天哪!!!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蕈狀雲衝起
我化成碎片飛揚
慢慢飄灑而下
自此,妳的世界有一種浪漫,叫


在我的視網膜上
一枚核彈爆炸
城市高樓吹彈可破
湖水捲為片片白雲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約是1994年,我開始在我的書籍上面蓋章。

一開始只是為了標誌自己的財產,拿了是簡單的木頭姓名章,後來覺得在書上蓋那一小方姓名,實在很土,所以到小鎮上的一家印章店,挑了一款石頭,請老闆幫我刻上自己想的字句。幾天後,我就有了自己第一方藏書章。

有了章之後(唉,該稱篆刻嗎?還是印章?)我便開始將學校宿舍書架上所有的書都蓋上一遍,那時也還沒大量購書(因為沒錢),所以很快就把那幾本書蓋完,甚至以前以姓名章蓋過的,都重新蓋過一遍。

兩年後,大學畢業時,學弟刻了一個章給我,這個不能叫篆刻,因為是以竹子刻的。即使如此,這還是到現在我最常用、最喜愛的的藏書章。章上寫的是「瑯嬛」,是《山海經》上記載的神仙藏書之地,我是小時候看《天龍八部》時看到的,趕緊去查書,就決定自己的藏書章要刻這兩個字。後來昶亙問我喜歡在藏書章上課什麼字,他很小心措辭,在加上之前我不知道他會篆刻,所以等到他載我畢業時送我這章,那真是無比高興。一直到現在,這章都還包在當初他送我時所包那張紙裡面。stamp.JPG

一年前,我開始猶豫要不要再我的每本書上繼續蓋下去,後來被同事一兩句話說服。今天我又開始猶疑了,原因是同樣的:我的書越來越多,免不了要清出去,送人、賣給舊書店,如果是我,在舊書店一本有別人章的書,實在是前任擁有者的氣味太強,我買回來的意願實在不高。基於這樣的理由,我想很多愛書人也不太喜愛看到別人的張出現在自己買的書上,再加上真的書滿為患,我不得不認真思考繼續蓋章這件事。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對一些經典藝術作品的第一印象,往往是在課本上。在課本上出現以往的藝術經典想來也是應該的,但是錯就錯在我們課本的撰寫方式和老師的教育方式。國中的時候是在歷史課本,高中時候是在文化史課本上,出現中國各朝各代的藝術精品,但往往是小小的圖,然後課文敘述就是某某作品的特色是: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八個字到十二個字不等的短評。然後考試的時候,就會出現選擇題:「具有『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特色的是哪一幅作品?」所以我永遠記住高三時我拚命背趙孟頫的〈鵲華秋色圖〉、郭熙的〈早春圖〉、范寬的〈谿山行旅圖〉、夏圭的〈溪山清遠圖〉…。先把人名和作品名背起來,然後把評價和作品名再連結起來,圖樣記不記沒關係,反正考卷從來沒出現過要看圖的,即使是考這樣類似藝術史的知識,從沒出現過圖片,不過我都還是會看一下圖,覺得有助於記憶。

過了很多年,在念(西洋)美術史研究方法時,老師提到她在念書時學到的如何以圖像模式比對來歸納中國山水作品的朝代特色。以往沒有實際接觸過中國繪畫的同學大概反應跟我一樣,這裡面到底有什麼特色?不像西洋受單點透視影響,寫意重於寫實,所有不管年代的作品看起來,只要是山水,都感覺很類似,還能分朝代?當然這是我個人的淺薄,但同時也流露出在藝術教育上的失敗,被劃歸到歷史課程裡面的美術史,在上到大學以前,從沒一位老師在上歷史課時會拿出幻燈機來上這些課程,甚至我懷疑老師門根本也沒這些素養,所以都匆匆帶過,寧願花更多時間在「具體」的歷史事件上,這些形而上不具體的史料,就多花一點時間把課文看熟吧。唯一的好處是,大約十年前,故宮博物院想讓一批國寶到羅浮宮展出,被挑出來批評的就是范寬的〈谿山行旅圖〉,說這是多麼珍貴的國寶,又易受損,實在不該出國展出。後來忘記這些國寶是不是到羅浮宮去了,不過如果有人來寫本《蘇東坡密碼》,挖掘〈赤壁賦〉或〈寒食帖〉中的祕密,那應該會有趣多了。

coolfood.JPG

電影《經過》摒除是與故宮博物院合作的背景來看,這樣一部以蘇軾〈寒食帖〉為出發點的電影,到也滿足了我自小背那麼多文化史課本的不滿之心。這些作品都是個有來歷,它們所傳達出來的情懷,也不只是課本上區區十二個字可以道盡。電影開場的第一個鏡頭,在中橫山裡拍的遠景,人物慢慢地走,一開場便有傳統山水畫的味道,馬上讓我定下心來看。電影故事繞著四個主要人物走:阿靜,是在故宮上班的員工,一心想要到故宮儲存藝術品的山洞去看。東橫,念藝術史畢業的作家,困窘於愛情,顛沛於文字。Shima(島),來臺灣旅行想看一眼〈寒食帖〉。阿超伯,隨國民政府來台的退伍軍人,當年奉命護送國寶到臺灣,然後挖了山洞收藏起來。簡略地講一下情節就是:島來到臺灣旅行,到故宮想看〈寒食帖〉,但當時並沒有展出,認識了在故宮上班的靜,靜對島的執念很感興趣,想辦法讓島可以看到〈寒食帖〉,就算是原寸複製品也好。東橫是靜的學長,也是靜暗戀的對象,無奈東橫已有女友,但兩人感情卻因為分隔兩地而疏離,靜看著兩人,沒辦法介入,又獨自心痛。最後再島離台前一天,靜和東橫以幻燈片解說的方式讓島稍稍體驗一下〈寒食帖〉,島也說出了他為什麼這執著這幅作品的原因……。

寒食節的由來是晉文公與介之推的故事。晉公子重耳在落魄時,介之推幫他很大的忙,甚至割股以為食,重耳登基為晉文公時,介之推反倒隱居山林,晉文公想找出介之推,便天才地決定放火逼出介之推,沒想到介之推抱母忍受火炙而死,晉文公悔恨不已,於是下令寒食節時禁火以紀念介之推。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