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28 Mon 2005 09:29
  • Adachi

大學一年級時,我問剛認識的新同學大尾,既然他這麼愛漫畫,自己也畫漫畫,那最愛的漫畫家是誰?

人通常都會問傻問題,每個人都會。比如說,你最愛的電影是哪一部,你最愛的是哪一首歌?你最愛的作家?你最愛的歌手?這些問題是傻問題排行榜第一名,大家都很容易問,以為有了這個答案就會對眼前這個人多瞭解一點,同時看著對方苦思的樣子,心中有一點點虐待的快感。但問題之所以傻,是因為一旦被問的人是自己,自己也是會陷入那樣的苦思,心裡面暗幹這是什麼鳥問題,然後盤算著要拿哪個替死鬼出來當作擋箭牌的答案,但又不至於被對方看扁。一旦立場調換,自己還是會忍不住脫口問這樣的問題,輪到對方在心裡面暗幹。所以這是傻問題。

當時大尾沒考慮幾秒,答案就出來了。之所以說那是傻問題的第二個原因是,自小我生長在一個不怎樣鼓勵我們兄弟倆看漫畫的家庭。父母沒有明令禁止,我們還是會去跟堂弟借《烏龍院》之類的來看,但因為沒有零用錢,幾乎不可能買漫畫,而且在功課壓力之下(大部分是父母施加的功課壓力),也沒什麼時間看漫畫。國高中之後開始有零用錢,可以去租一點漫畫來看,選的也是同學間口耳相傳的最當紅漫畫,看《七龍珠》,看《亂馬 1/2》,看《城市獵人》,看《聖鬥士星矢》。到了上高一,《少年快報》出來,這份盜版的大補帖,網羅了當年日本各大漫畫周刊上最當紅的連載漫畫,在學生間轟動一時。一本二、三十元的漫畫周刊便可以看到日本所有最熱門的漫畫周刊菁華,每到每週出刊日,每個班級裡一定至少會有一本《少年快報》在桌子底下流傳,我也經由這份流傳的周刊看到當紅的漫畫。但在我心裡面,會記得的漫畫家還是那幾個(在台灣)當紅的:鳥山明、北條司、高橋留美子、車田正美。竟然只知道這些漫畫作者的情況下,去問一個漫畫迷你最愛的漫畫家是誰,不啻是一個只聽偶像團體音樂的人去問一位DJ你最愛的歌手是誰一般可笑。

「安達充。」大尾幾秒後的答案出來。這下子換我當傻瓜了。

然後大尾就跟我解釋這位漫畫家,還借我他的代表作《鄰家女孩》(TOUCH)。我一邊質疑這是什麼少女漫畫的名字,一邊開始看《鄰家女孩》,然後我就被迷上了。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燃燒之後
將尾燼捻熄在
漸藍漸亮的冷空氣中
隔夜的咖啡
殘留堅冷的苦澀
風鈴在窗口靜靜地
振動
德布西旋轉唱機
敲出最後一個印象
茉莉花味混著體液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把搬家用的紙箱一一折好收攏在一起準備回收,就準備開始在新的環境展開新一輪的生活了。「家」的概念,在我同輩裡,有許多已經演變成跟我一樣,意味著大城市的一個角落,和朋友共租一個還過的去的公寓,分別瓜分著私生活和公領域的界線後,開始為未來另外一個家的想望而奮鬥。

對於家的想望,總是期待在一次搬家之後可以有更好的實現,於是不斷地搬遷(自動以及被動),希望找到更好的硬體和軟體。這硬體,當然就是租屋的房舍狀況,軟體就是一起住的人和互動其況。

念書的時候,不管是住學校宿舍或校外賃屋,找室友總是比較單純,畢竟是同班/同系/同校同學,再怎樣不同校也都是學生,主要的生活目的就是讀書,生活狀況一般而言比較單純,按照學校的作息運作,不至於相差太多,跟室友的互動也因為生活的相類似而較易進行。等到出了社會開始工作,在自己自小居住城市工作而跟家人住在一起的倒還好,離鄉背井遠赴外地就業的,第一要務就得要先安頓自己的窩,除了硬體之外,尋找臭氣相投的是有也是關乎居住品質的重要關鍵,甚至比找到硬體完好的房子更佳重要。聽過、見過太多朋友和住在一起的室友不合的例子,所以到後來大家都不免在挑選室友上頭倍加小心,不然在辦公室搞的筋疲力盡之後,回家還要繼續面對烏煙瘴氣的居住人際關係,那可能會讓人連家都不想回。這種居住的人際關係,比起跟家人相處是更需要花費心力的,雖然很多人都覺得家人是由不得己的居住選擇,但畢竟都在同一個屋簷下一起生活十幾二十年,生活習慣、品味也調和合得差不多了,一下子要去面對兩三個從不同家庭出來的寶貝兒子女兒,每一個家庭帶出來的習慣便在新的房子裡面大混戰、大融合。

朋友黑輪住的地方是一個三房公寓,有三間房間、兩間廁所、客廳和廚房,但是室友不是他自己找的,而是逼不得已在辦公室附近剛好有這麼一間房間空著,他幼找不到合適的地方,只好搬進去和陌生的室友相處。但不知是幸或不幸,其他兩位室友都滿之進退分寸的,在屋子理得大半時間都窩在自己房間裡,使用廚房或客廳的機率不高,所以阿輪也不必花太多時間來處理與室友的人際關係,只要把水費、電費等共同支出的費用談好就好。但唯一讓他感到舒服的是,對於浴廁的清潔要求不一樣,在自家使用浴廁實在讓他沒有舒適的感覺,反而提心吊膽。

黑輪跟我抱怨,每次室友洗完澡或是如廁完,他就不敢接著用,浴室地板上散佈的沒沖刷完的泡沫、毛髮,毛巾亂披掛,丟棄衛生紙的垃圾桶裡每一張衛生紙都是黃黃的那一面朝上瞪著他。黑輪在我們吃飯的時候講這件事,害我一盤咖哩飯都差點吃不下,想直接淋在他頭上。為了保持我和阿輪固定的聚餐,又不想破壞我的食慾,我只好用我的潔癖教導他幾招「撇步」。首先,添置一些浴室清潔器具,至少要有長柄刷,在每次洗澡之後刷洗一遍,並且將刷子放在顯眼的地方,室友應該或多或少知道刷子的用意,再不然也方便自己在使用前刷洗,畢竟每個人對清潔、整齊的定義不一樣,一個人可以忍受的乾淨程度,可能是另一個人無法忍受的髒亂,這是勉強不來的,只好自力救濟。丟衛生紙的垃圾桶嘛,更簡單,只要去買一個有蓋子的垃圾桶就好,眼不見為淨。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