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身為台南人,有很多的好處,但也有兩個苦,兩個苦都和吃的有關。

首先,一到外地,馬上便會被截然不同的飲食文化所衝擊,難以適應。人對於難以適應的事物,通常是以貶抑新事物的方式來保留對於已適應的舊事物的美好記憶。所以不管是不是真的台南的食物比較好吃,或只是飲食口味的差異,台南的食物味道和其他地區的必定很不一樣,這也就造成許許多多遷往各地的台南人面對新的飲食口味時,忍不住抱怨,然後被朋友批評:「你們台南人都一樣,都很愛說別的地方食物不好吃,很煩耶。」旅居各地的台南人於是開始收斂,開始不批評,畢竟這也是府城人的美德之一吧。久了,也就慢慢習慣新的味道(總是中餐,還不至於是相差太大的不同系譜的食物),為勉強生活下去不得不適應新的生存方式。這是一苦,像可憐的移民,包裹著舊的味覺記憶,只能偶爾返鄉時讓味蕾舒放。第二苦,也是伴隨著台南的味覺記憶而來,但不是自己的,而是別人的。常常身邊的朋友會在知道你是台南人之後,把一些美食的記憶或新聞和你串連起來,等到過節要返鄉,有的人就會期待你待一些土產回來分享,或是託你買一些土產。而要買什麼土產?通常答案是:都可以,台南的都好吃。

苦並不是要買一堆東西,通常明確知道要買什麼的話,我會很高興。但狀況卻往往是不知道要買什麼,以及沒東西可以買,這常讓我滿心焦急不知怎麼回去面對眾友。像今天,我騎著老舊的淑女車逛了市區一小圈,很多東西很好吃,可是,怎麼也沒有辦法將他們打包,帶走,放到幾天後跟朋友們一起分享。

逛到了什麼東西?我看到了:福記肉圓汕頭魚麵小杜意麵阿鐵炒鱔魚阿憨鹹粥度小月擔仔麵老曾羊肉周氏蝦捲福樓燒烤汕頭麵白北魚羹再發號肉粽阿美紅蟳米糕許家芋粿棺材板鼎邊趖鴨肉羹虱目魚料理鮮牛肉湯土魠魚羹碗粿米糕蚵捲浮水虱目魚羹安平豆花等等等,我實在想不出哪些是可以打包起來帶到幾百公里之外幾天之後讓朋友同事分享,而不至於影響到這些幾乎都是要製作現場五分鐘以內享用才行的美食。就連可以買整盒回家自行處理的周氏蝦捲,總是在各店現場吃的百倍於打包生蝦捲回家自己做的美味。怎麼辦?我實在不知道!看樣子把朋友打包到台南來現場吃,都比費盡心思想樣買什麼伴手禮都要來得方便。

前兩天放年假之前,同事突然問我說你們台南是不是有一家賣冬瓜茶的很有名,我點點頭,心想那應該就是義豐冬瓜茶了。雖然我僅喝過一次,也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但在媒體報導推波助瀾之下,每次經過都人山人海,經常是得排隊購買。同事跟我說,那幫我買兩包冬瓜糖吧,我說好,「但是」,我說,「之前有人找我幫他買冬瓜茶磚,我幾次回去都沒買著,因為每日限量不多,所以很難買。」我不知道的是,冬瓜糖比冬瓜茶磚更難買,因為量更少。今天經過義豐,仔細觀察了一下,義豐本店老早拉下門,是旁邊兒子開的義豐阿川冬瓜茶人潮洶湧,要買茶磚得到本店,而本店早上開門沒多久茶磚便會被搶購一空,看來不僅茶磚買不到,冬瓜糖更不用說了,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跟同事交代呀。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臺灣的小說創作即將變成下一個被文化殖民的領域。

也許對許多仍保持閱讀習慣的人來說,臺灣本土的小說創作衰頹不是什麼大新聞,反正臺灣人在書籍閱讀的比例上自一九九0年代以來,文學類、小說類便是一直下降的。而且不獨本土創作閱讀率下降,也沒什麼人怎麼看翻譯小說,即使如村上春樹等人的銷售量居高不下,但那也是特例、異數。

在小說類書籍銷售平平的情況下,還是有很多出版公司持續推出各種小說系列,特別是以引進歐美類型小說的閱讀,希望可以慢慢改變以往臺灣出版市場上小說兩極化的情況:要嘛是較為嚴肅的文學小說,不然就是極度輕鬆娛樂消費的紙漿小說(pulp fiction),中間的閱讀階層不見了。一九七0年代以前大紅的武俠小說創作在八0年代已經漸趨沒落,武俠小說支撐以往類型、通俗、中眉(middle brow)的閱讀類型在八0年代以後落空,這些中間的讀者轉向生活化、實用化、工具化的閱讀上,小說不再被需要。有一些新的年輕創作者的小說作品,也許會被歸類為文學性小說,在這情況下也被移來當作填補小說閱讀缺口的替代品。隨著社會越來越開放、經濟發展加速、政治解嚴之後,讀者有更多、更新被創造出來的閱讀需求要被滿足。財經類、趨勢類、歷史類、生活類的書籍竄起,開創了以往沒有的閱讀市場,小說漸被排擠。再加上小說閱讀的非急迫性,在日益繁忙的商業社會中便不受重視。以往所謂「五小」的文學性版社出版量日減,到了一九九0年代中期,即使龐大如遠流出版公司,旗下的「小說館」出版線也日益萎縮,文學性小說創作的質與量都快速下滑。但這時候另一股出版思考日益成形,覺得有必要恢復以休閒為主要目的、而且具有一定文學性的小說閱讀行為需要維持。所以可以看到時報出版開發了「紅小說」、「藍小說」兩個系列,前者以中文小說創作為主,後者則是翻譯的小說。幾年後臉譜出版公司創立,除了商業書之外,主力出版方向是西方推理小說的譯介。在一些出版社和引路人的努力下,推理小說慢慢被橫移到臺灣的出版市場,臺灣讀者開始密集補課歐美日本超過一世紀以來的推理閱讀史,連帶的也開始讓讀者關注這些類型小說的閱讀,開始有其他延伸的類型小說出來。

推廣類型小說很大的助力是電視、電影,改編成電影的小說較容易得到讀者的注意,雖然不一定每次都有效。邁入千禧年之後,有三個大的引爆點改變了臺灣讀者閱讀小說的風貌。首先當然是哈利波特系列小說的乍紅:哈利波特系列先在英國然後美國是漸次風靡開來,花了幾年時間的醞釀。第四集出版時在英國和美國同步出版,大肆宣傳的消息在已經建構成全球化、美國化的新聞、網路消息市場中變成新鮮受注目的話題,因此第一集《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中文版搭配全球行銷英文版第四集的有利消息下,以及其後的改編電影,在台灣一舉成名憑空賣出九十萬冊。這是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的圖書銷售數字,在這之前大概只有一九九六年暢銷四、五十萬冊的《EQ》,以及大概同樣數字的《西藏生死書》、《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而這次,竟然是一本小說創下如此的數字,而且還是青少年小說。從此,臺灣出版界的小說出版想像力被打開,挾全球化之力,可以將國外暢銷的小說做到這種程度,不再是不可能的夢想。

當然,你也知道第二、第三個引爆點是什麼,就是《魔戒》和《達文西密碼》。《魔戒》在電影拍攝前老早有了由大陸引進的六冊裝譯本,但一直賣不動,直到電影上映前一個月以新的譯本搭配電影宣傳上市,透過大眾傳媒和網路社群,引爆了驚人的銷量,如此龐大的作品一樣照賣不誤,讓讀者非趕風潮似的不買不行。更為奇特的是《達文西密碼》。憑藉的只是國外的口碑、銷售記錄,以及新奇、節奏快速的情節,在沒有任何其他影視相關的搭配之下,從2004年8月中文版上市便創下銷售熱潮,兩年後電影上映只是錦上添花,這本書又讓臺灣出版界、書店通路圈看到一個新的可能。一本書,讓所有出版相關從業人在摸索了十餘年沒有出路的情況下,見到一條坦途,出版公司開始知道怎麼樣行銷、包裝一本有潛力的書籍,連鎖書店知道怎麼透過通路的龐大力量讓讀者願意去買一本強力推薦的書籍。因此這兩年我們看到了《追風箏的孩子》、《風之影》、《歷史學家》、《四的法則》、《夜巡者》,搭著大同小異的方式,一本一本攻上暢銷書排行榜,使得2006年的年度銷售前十名,超過一半是這些兩年前不敢想像會賣得這般好的翻譯小說,而且每本厚厚如磚。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臺灣目前有多少文學獎呢?這些文學獎一年會產生多少得主呢?

台北市文化局2003年12月3日的電子報這樣寫:「文學獎,根據詩人向陽的精算,去年台灣的文學獎項總計五十種,全國性卅三種、地方性十五種、學生文學獎二種。通過文學獎評定,授予文學書寫者名位或身分。」由該電子報到現在兩年半來,文學獎的數量只有增加沒有減少,比如說多了2005年因高額獎金而引發討論的「林榮三文學獎」,也是在2005年第一次舉辦的「溫世仁武俠小說百萬大賞」,2004年開始的「奇幻藝術獎」中的「奇幻文學獎」,還有國家臺灣文學館開館之後於2005年首度舉辦的「臺灣文學獎」、剛公佈的獎金高達兩百萬的九歌長篇小說獎等等,各種文學獎項只多不少。而每種文學獎又會分成長篇小說、短篇小說、極短篇小說、散文、新詩、劇本、報導文學、小品文、文學評論等等約莫有三至四種類別,每種類別還要選出首獎、二獎、三獎、佳作等約五名左右,如果以向陽的統計,加上大約十種獎項的成長幅度,一年則可以產生超過一千位的文學獎得主。一年一千人次以上的文學獎得主,在台灣現今文學出版品平均銷售難以突破二千本的情況下,兩者形成驚人的對比。臺灣有多少的文學閱讀人口來形成文學土壤培養文學創作者?文學創作者是不是硬在貧瘠的土地上拚命撒種,而且由貧瘠土壤成長出來的種子也營養不良,造成弱勢的種子更難發芽、成長的狀況?

要瞭解臺灣的文學獎以及文學獎所帶來的文學創作現況,應該要先瞭解在臺灣所謂文學獎的定義和施行方式。現今臺灣的文學獎大都是由媒體主辦,公布比賽規則,邀請創作者將其尚未發表過的作品投來參賽,然後決定首獎、二獎、三獎、佳作等名次若干,這種作法和在台灣的讀者常聽到的外國的文學獎是很不同的。瑞典的諾貝爾文學獎、法國的鞏固爾文學獎、英國的曼布克獎、美國的普立茲文學獎、日本的芥川賞、直木賞等,都是贈獎給已經發表的作品。前面提到的知名文學獎除了日本的芥川賞、直木賞與諾貝爾文學獎之外,都是自該年度已出版書籍裡面的評選出該評審團所認為的年度最佳文學書籍,芥川賞、直木賞則是自已發表的小說作品中(出版或在刊物上刊登過)選出一定時間範圍內的最佳作品。

在臺灣的文學獎中,針對已發表作品贈獎的比較有名的如民國五十四年創立的中山文藝獎,其審議細則裡面便規定作品「須為國人最近五年內完成且已出版之作品」,受理推薦甄選。或者如吳三連獎基金會的「吳三連文藝獎」、「國家藝術基金會的國家文藝獎」,是以終身成就獎為定位;「吳濁流文學獎」則是以發表過的作品為評審對象,「洪醒夫文學獎」是以往爾雅出版社發行年度小說選時選出該年度最佳小說所頒發的獎項,近年來換了出版社出版年度小說選之後,該獎就變成了「年度小說獎」。

除了這些以終身成就和以發表的作品為敘獎對象之外,較為知名的文學獎項大都是徵件性質來選取未發表稿件的「競賽」,獎勵創作與發表的意義低於競賽的本質。這樣的文學獎性質和主辦單位大都為媒體脫不了關係,各媒體為了獨攬作品的發表權,當然以未發表而得獎後能在自家報刊刊載為徵選目標。也因為是媒體而不是獨立的基金會主辦文學獎,所以徵件的形式不斷受到媒體生態變化的影響,也連帶地影響了文學創作。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從我與出版業扯上關係到今年也是第七個年頭了,這些年來的出版,特別是這四、五年我更深入參與之後,有點感嘆我生不逢時,因為百花齊放活力旺盛的時代我只是拚命買書,等我加入之後整個出版正面臨一個銷售衰退的局面,即使2003年SARS之年都比現在有活力得多。與以往相比,現在的出版創意、種類、花樣是變多了,但銷售卻是呈現恐怖的斷裂現象。這幾年大家會看到許多小說賣得非常好,許多與電影相關的書賣得非常好,還有生活性的書、美容性的書也都突破以往的銷售限度,銷量屢破新高成為話題。但沒辦法成為話題的書更多,退書量一年一年增加,非連鎖書店一家關一家,以往可以賣兩三千冊的書,到了2006年往往不到一千冊。讀者都往暢銷書集中,其他書籍爹不疼娘不愛,讀者的閱讀眼光廣了、挑剔了,但下手卻集中了。開會時,老闆突然問,「你們覺得現在出版市場是谷底了,那這個谷底會維持多久?」同事們一一被點名回答,一年到三年不等,輪到我時,我說:「我比較悲觀,五、六年吧!」我沒有說的是,現在還不是最底,最底應該會發生在2007年底到2009年底這兩年左右。環顧一下同事的回答,除了一位同事說:「我看不出來有什麼原因可以回升」之外,我的答案是谷底最久的。而老闆的答案是「二十年」,以他前瞻性眼光講出這樣的評語,大家不能說心底都蒙上大片陰影。

我不知道老闆推測的原因為何,但我的答案由來的理由有幾點,這幾個原因都存在,只是這些原因會存在多久,多就會有變化,就變成個人主觀直覺測量的差異了。我的理由:


一、出版市場通路的價格破壞持續進行。

從2001年開始,網路書店的銷售由緩趨向高度成長。消費習慣改變是一個大原因,便利商店通路的加持也是一個大原因,另一個大原因是藉由免庫存和實體店鋪經營所節省下來的成本,因此降低的費用所被轉換成價格破壞的武器。價格破壞之後,短期內為了吸引消費者,所有的通路一定跟著做價格破壞戰,然而這一割喉,就是要求出版社再降低進貨價格,也犧牲通路市場的利潤來博取銷路,每一方都被割到喉嚨。

專營網路書店的業者想要把餅通吃,在各種機會上打擊、嘲諷開實體書店,但網路書店的業績其實是實體書店供養出來的,少了一家書店,網路書店就少了一個展示真實書籍的場所,也減少讀者接觸到真實書籍的機會。長此以往,最後的平衡會維持在實體和網路兩者不得不相濡以沫的恐怖平衡上,但那時恐怕已是兩大集團獨佔的局面。讀者能夠選擇的機會變少,只剩大型出版社能夠維持經營,爭取實體和網路兩大通路的合作,出版量變保守,種類也少,會變成衰退的冰河期。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IMG_stage.JPG

◎本文與居樂斯合寫

2006年的舞台演出由年初的《歌劇魅影》登台盛事展開,風風雨雨演了兩個月,一票難求,票價也是高得難求。要回顧一年來的舞台演出(戲劇和舞蹈),想要蒐羅在全臺灣各地演出的大小表演實在不易,本文僅只是不同觀賞表演口味的兩位筆者一些私人的喜好。畢竟在觀賞演出前便做過了篩選,想看、不想看,能看、不能看,太遠、得工作、有約會等等各種因素干擾著觀賞表演,我們僅能提供在剛好的時間、剛好的情緒下的觀賞感受,選出了下面六部值得回味想再見一面的演出,以及四部不想再見的演出,這些演出限於環境因素以及宣傳因素,表現出來的劇碼相當主流且不具顛覆性,但這時代,想看到什麼前衛的演出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了。




期盼再相見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