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fox.jpg
(圖片來源:http://www.am-soft.com/pprince.removed.htm)

小王子又回來了,回到我的記憶中,回到我的眼簾裡,回到掌控我淚水的閘門。擺放詩集的長櫃前立著兩隻黃色的狐狸,一隻往前迎風,一隻擺首回顧,是我的大學畢業禮物。擦拭詩櫃時卻折斷了往前的那隻,剩下的狐狸頻頻回顧,而孤單還是孤單,一直到小王子出現。

狐狸不知道小王子從哪裡來的,只是偶然地遇見,小王子發出一句由衷的讚美,「你長得很好看喔:」小王子從沒看過狐狸,也不知道牠是哪一種生物,有什麼樣的習性,只是由他所見到的美好來想像這個遇到的生物,一個未來會為他哭泣的朋友。

我抽出抽屜中的錢袋,裡面裝著從前出國時用剩下的錢幣,有日本、英國、法國三個國家的錢幣,花花綠綠的,都是回國時用剩下來的紀念,其中唯一一張是特意留下來的,藍色的50元舊法郎,小王子乖巧地站立在紙幣上頭,還有三隻藏在浮水印中的小羊。法國人把聖修伯里和小王子放在每天使用的貨幣上,還有德布西,居里夫人,真的是最浪漫的國家。(變成歐元之後,真是可惜了。)可是走在巴黎的時候一點都不喜歡這個城市,等到開始覺得有點意思了,卻要走了,然後就在往後的日子裡一直回味回味,又不敢想得太用力,怕會像嚼口香糖一般味道越來越淡。
當你像小王子般出現時,讓我的頻頻回顧有了新的注意力,看見你金色的頭髮和淡藍色的衣裳,我像狐狸般地愣住了,看見了一個全新的物種,開了全新的眼界。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被誠品的朋友抓去要辦系列活動,但因為我的工作裡面有太多類似的事情,所以直覺地想推掉。反正一開始也不是想找我,是想透過我找主編同事來做,人家聽到編輯會覺得有文化,但聽到企畫會覺得充滿銅臭(但可憐都一樣沒有錢)。後來種種原因(不多說了)就接下吧,馬上找居Q來幫忙一起玩,心裡想,怎樣也要有惡搞成分在,不然就太像工作了,而且這次沒有以往工作上的負擔,就玩狠一點吧。

不過我們這些人,要怎麼玩狠也只是微奸微惡,耍一些小把戲,所以後來整個活動由文學調性轉向比較文化產業操作層面的,以比較詼諧地由藝文從業青年苦海求生的定位來設定,火速跟居Q討論之後,便出現了現在這樣的的活動樣貌。原本設定第一個月談文化面貌和音樂,第二個月談電影和出版,結果中間殺出一個中秋節,所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音樂的部分延伸到第二個月第一周去。

秉持著苦海求生也要惡搞的心,讓大家看看真正在產業裡打滾混取微薄小錢生活,同時想帶著一點自己的趣味和想法的新一代文藝青年是怎麼生活過來的。當然,裡面有大半不只是混取微薄小錢,各式各樣的求生方式令人驚豔。(想知道怎麼錢滾錢過文藝生活,請10/30來和墾丁男孩切磋。)

總之,歡迎大家來玩,九月開始每周二晚上7:30~8:30,在誠品信義店3樓的文學館。
(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1號3樓。搭捷運請搭到市政府捷運站。)

我不是文藝青年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xin_05010422094696831991.jpg


李安《色,戒》預告片出來了,感覺好像王家衛拍《鐵面特警隊》。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接到同學的轉信,請大家上網連署。平常我很懶惰的,沒看到標題明確說明是什麼,我就會不開信,但這封信我放了一天,最後還是打開了,我怕是蘇案或是樂生或是松菸之類的連署,我不能這樣錯過。

打開信之後,讓我憤怒異常,這是某立委請大家連署通過性侵犯施以鞭刑的連鎖信。

當下我立刻以「全部回覆」回信,表達我的反對和怒氣。我難以想像為什麼臺灣人願意加以更多的刑罰、更多不人道的手段來自我束縛?甚至用充滿報復與噬血的心理和手段來面對犯罪,我們已經有滿天飛舞的噬血媒體了,大家還不過癮嗎?或者是被噬血媒體養成的,必須看到更嚴厲加劇的手段才能滿足?該立委以往的「政績」我不清楚,但推動鞭刑的說法振振有詞,訴求的不外是:被性侵者的可憐,以及鞭刑的可遏阻效用。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會把自己置入性侵者的身份,而是置入被害人這邊,還說:想想看,如果是你的女兒受到如此的遭遇…。

這樣的方法,利用人的被害想像,鼓起人民的憤怒,發動腎上腺素,當然一定認為這些色狼該逮該罰,如果鞭刑可以讓他們害怕,那何不就通過鞭刑。更何況,連署網頁說道大部分的民眾支持鞭刑,只是學者反對,學者都是蛋頭,關在象牙塔裡夸夸其言者,不必鳥他們。

但如果不只是分泌憤怒想像的腎上腺素,多分泌一點多巴胺讓腦筋活化一下思考一下,所謂刑罰到底是什麼?以及目前的檢調配合和司法現狀是如何?怎麼願意讓控制人民的制度,而且是常常溢出軌來執行的制度,賦予更新的武器來箝制人民呢?所有的刑罰問題一定得要全盤考量,如果一件一件拆開來看,偷窺的要廷杖、性侵的要鞭刑、竊盜的要被剁手,到頭來聚在一起看,會發現我們生活在一個比監獄更嚴酷的社會,被關的是我們自己。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偶而我一兩次在部落格文章上帶到一些工作態度,但從沒正式談我過的工作,因為我很難去寫個人實際生活而沒有任何顧慮。我會顧慮到這件事寫出來後,過一段時間我會不會自己看了覺得羞愧,會不會有朋友輾轉看到不滿,會不會有洩漏工作機密的嫌疑,總總原因讓我不寫。可是我的生活被工作佔去七、八成,不寫這些,得把剩下兩、三成的生活氣力拿來另外想文章,雖然總也是想寫才寫,但總覺得沒辦法在那七、八成中順理成章地摘一些出來實在滿可惜的。

今天寫下這個題目,我自己看得都心虛,我沒有什麼好辦法、意見要來分享,可能抱怨比較多,感嘆比較多。

我在出版業工作,可能一些網友看看我的文章猜一猜都猜得出來,但實際的工作內容可能就不是那麼清楚了。許多人可能會猜是編輯。在台灣,編輯幾乎等同出版業,可是很抱歉,我是當企畫的。那出版公司裡的企畫要做什麼事?這個問題大概是自我從事這一行以來就被問到現在,值得寫另外一篇或兩篇文章來解釋加抱怨。先簡單一句話說明,就是要把書籍形塑出來之後讓讀者知道然後想要閱讀、購買。

就這麼簡單一句話,可裡面百轉千折呀。(嘆)選一個自己的興趣當行業,有好有壞(這大概也需要另外一兩篇文章來談),好處是比較能夠有自我成就感,壞處是若因工作麻痺了之後,這興趣也就可惜了。但我覺得是興趣的工作好處多一些,最大差別在於有興趣的話可以有較多熱情和動力來維繫工作以及想法,比較能夠累積,並從累積中激發那瞬現的靈感。出版是手工業,非常需要從業者的興趣、熱情和手感,從業者對一本書沒有感覺,到頭來一定會被敏感的讀者發現。這也是出版的有趣之處,手工業就不像工廠生產線大量製造一模一樣的觸感、味道、溫度,裡面是會有人的質地在的,人的質地也就是書籍最大的內涵之一。

當出版企畫也必須面對這種人的質地因素,雖然不會直接經手做編輯、設計,但書籍的目標讀者設定、行銷方向設定,處處充滿人味,所以一個再怎麼優秀的企畫,面對自己不喜歡的書籍或沒感覺的書籍,或是工作量太多沒有足夠時間去培養出感情的書籍(這很常見),或是編輯不善於表達或不願表達,在前製階段無法讓其他相關同事感受到書籍的重點進而而產生感覺(這更常見了),當企畫的因為職責所在,也只能依靠專業和經驗,盡力把宣傳做好。(在這裡,請注意,我說的是宣傳,不是行銷,前段的工作沒做好,那就不必談行銷了,就只能論宣傳。行銷有4P,宣傳/促銷只是其中1P。)通常這樣的狀況在台灣的出版業還滿常見的,最大原因是企畫這工作不受重視之故,所以往往由行銷淪為宣傳小弟小妹。(又可寫一篇抱怨文章)如果真的沒感覺的書,那這樣也就算了,心痛會少一點,可是如果是非常有感覺的書呢?看到一本自己覺得很棒的書無法多做些什麼介紹給更多人,那種心痛的感覺可也是會連續讓人一兩周睡不好的。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