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年的金馬影展,一來沒錢,二來沒時間,三來有突發的事情,所以看的片非常少,總共不到10部,到現在唯一票選給了五分的只有《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沒辦法,這是我的啟蒙片,雖然當天放的拷貝狀況非常差,音軌糊成一團聽不清楚,而且也沒字幕。雖然當年片中的小演員都以成人模樣現身,但不稀奇,都是大家熟悉常見的演員,但放映期間電影院還兩度防火警鈴亂想,搞得非常掃興。我看得比較愉快的,就是《巴黎小情歌》(Les Chansons d'amour、《天然子結構》、《巴布狄倫的七段航程》(I'm Not There),其他很多好片因為會上院線,我都省下來以後再看,免得擠影展喬時間,所以這樣評比也不是很準確。

《巴黎小情歌》難免讓人想起幾部以往在臺灣上過的香頌片,比如《法國香頌DiDaDi》之類的,但當年看《法國香頌DiDaDi》是在絕色影展一次六片看完的時候看的,精神不濟呼呼大睡,根本不知道演了啥,所以也比不出來。比較讓我驚訝的是,《巴黎小情歌》導演克里斯多夫‧歐諾黑(Christophe Honore),就是之前拍了《母親,愛情的限度》(Ma Mere的導演,當年這部片在金馬影展列為超限制級,但卻讓我看了百般無聊,到底超限在哪?可能是我以超限的預期心理去看,就沒那麼超限了,但電影本身也拍得不夠好。

20071105225523010.gif
老班底《母親,愛情的限度》的男主角路易‧嘉黑(Louis Garrel)來演《巴黎小情歌》的男主角,雖然覺得他的長相有點「怪異」(哈,他可是法國大眾情人),從看貝托魯齊的《巴黎初體驗》(The Dreamers第一次見到他,到《母親,愛情的限度》再到《巴黎小情歌》,大概在這部片裡面的他才呈現一個讓我覺得放鬆而怡人的面貌。放鬆而怡人,對這兩年的我來說,非常重要,也許是生活裡面太多煩躁和壓力,讓我對於人的喜愛傾向這種類型。路易‧嘉黑在《巴黎初體驗》和《母親,愛情的限度》裡的角色,雖然年紀小,但卻壓抑、怪異,雖然我還滿喜愛《巴黎初體驗》的,但對路易‧嘉黑那個疏離的角色,喜愛程度就不如令一位美國演員麥可‧比特(Michael Pitt)

先岔一句話出來講麥可‧彼特。最早看到他是在《拿命線索》(Murder by Numbers,飾演心理狀況奇特的謀殺者,和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演對手戲。之後不斷地在許多電影裡看到他,雖然不是因為他而去看,但看到時突然發現都還滿驚喜他的演出。最近令我驚訝的是他在葛斯‧范‧桑(Gus Van Sant)的《超脫末日》(Last Day裡所演的角色是影射超脫樂團的主唱Kurt Cobain,其頹廢的氣質抓得精準,片中彼特自彈自唱自己譜寫的曲子,是這部片讓我精神最振奮的時刻。

回到《巴黎小情歌》。雖然從小看影評,就提到法國電影的一個重點是展現其生活風格,但我一直覺得這是多餘的,雖然不免同意電影、電視是威力強大的文化武器,將強勢文化不斷對文化被輸入者灌輸其生活品味及價值觀,但我始終覺得那是次要的。(雖然文化帝國的操作者們不這麼認為)可是在《巴黎小情歌》中,讓我深刻體驗這種所謂「生活形態的展示」,也可能是我直到最近才對這些開竅,可能是最近在粉刷、裝修新家,可能最近服裝換季,可能最近我看了兩本劉維公的書,等等種種原因讓我拋下更重要的情節主線,去看片中人物的生活。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G_6585.JPG

去年,因為操作一本翻譯小說上了排行榜,在網路活動上和書店通路上搭配的方法還算有趣,導致那一陣子一直有朋友或記者問我:「試讀本是打造暢銷書的重要因素?」我的回答都是否定的,在我看來,試讀本只是一個短期內宣傳的方便工具。想要暢銷,得看這試讀本如何鋪送到準確的讀者手裡才會有效,並不是做了之後放到書店的DM桌讀者就會自動發現然後買帳。

我的意思是,試讀本背後還要有通路的強力配合,願意一起來做宣傳搭配,讓你的廣告物、試讀本能夠到達最精準、最多的消費者手裡,這些消費者的某一部份才能夠變成你的書的讀者。這是我的看法,而且大概在那一段時間裡我覺得我的看法沒錯。許多同業開始複製當初我們操作的方式,但很難達到同樣的效果,除了背後通路的配合度之外,還有我說的「聖鬥士法則」:在聖鬥士面前,同樣的招數不能夠使用兩次。同樣的招數對消費者一再使用,效果就會快速遞減,買書的消費者和其他消費者不因買的是「文化產品」而另眼相看,必須要有更多、更新的刺激和誘因,才有可能讓你的新書得到大多數人的注目。但這半年看下來,我必須要修正我的看法,各出版社的試讀本越做越多,而且不只做成試讀本,還做成報紙、電子報紙、光碟,越來越多的宣傳品花樣。而這似乎變成小說類暢銷書運作的不變法則,因為讀者、書店、媒體界定重要書、重點書、大書的依歸就是這些宣傳品。這變成很有趣的狀況,人們不再看書本身好不好,而是看出版社願意砸多少錢來堆砌一本他們認為的大書,做了這些花錢的廣告物,才能夠顯示出出版社的決心和氣魄。

書本身內容的影響力退而求其次,因為消費者在書海中已經失去選擇自己要的書的判準力;也因為生活、工作太繁忙,沒有多餘的力氣去選擇自己要的書;也因為其實沒怎麼想看書,只是因為身邊的人可能都知道或在看某一本書,所以想要有一種群體的認同感,於是就買了那本被大量訊息堆出來的書。原本試讀本存在的原因是,為了輔助文學性書籍的閱讀感受傳達。非文學性的書籍,在話題性、功能性上較強,容易為讀者辨識,但文學性的書籍目的是陪讀者走過一段閱讀時光,像是時光伴遊,感受性強過功能性。

因此試讀本的目的也在於先讓讀者實地感受(雖然現在的試讀本的內文版型可能都和實際出書後不一樣),讓讀者預先判斷是不是需要這本書,讓讀者先帶回家仔細讀看看,覺得合胃口了再買。所以試讀本裡所採用的章節應該是最吸引人、最吊人胃口的部分,有點像是電影預告片一樣。但根據我的觀察,並不是所有是讀本都考慮到如何吸引人的這個關鍵,或者是根本沒辦法摘出可以呈現書籍魅力的短篇幅內容。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今天是h*ours咖啡館最後一天由Ryan及Ken當爐掌櫃,週三之後將由新老闆阿Joe(到底是不是寫作「阿Joe」我也不清楚,跟著叫,說不定是「阿舅」、「阿究」或「阿就」)開店迎客。Ryan及Ken「退休」的日子從好久以前就在講,講到三個月前變得確實,然後突然就變成在眼前將要發生的事實了。

每次要回溯到底何時第一次到h*ours總是模糊,大約是2003年底或2004年初,不必懷疑的是,我是因為跟橘子約了談事情才來到這邊。橘子說他在h*ours寫稿,所以我就過去找他,一兩次之後就跟老闆Ryan熟了,再多幾次之後也就慢慢認識自稱自閉的另一位老闆Ken,進而把h*ours當成自家廚房兼書房兼遊樂場看待。

這是一篇注定寫不好的文章,因為這咖啡館跟我太接近,我的生活一部份就在這裡發生,要怎麼能拉開距離寫?這是我每週五下班後固定來報到休息喝咖啡的地方,對於一個你的靈魂安憩之所,你怎麼寫得好它?除了剛開始來的頭幾次,之後我幾乎都是喝熱拿鐵,可以數得出來的次數喝熱桔茶、花茶、卡布其諾。固定喝熱拿鐵到Ken只問我喝不喝咖啡,就會幫我把我要的弄好,而且我也會不吝批評。我常笑說,我大概是最「奧」的顧客,嫌東嫌西挑剔很多,但在台北我喝過咖啡的地方,大概也只有Ken煮的咖啡讓我最喜歡。甚至今年去英國玩一趟回來,我第一件事就是跟Ken說:「還是你的咖啡好喝,英國那些貴三三的咖啡都不及你做的,你是世界一流的。」然後照樣我還是不時給予批評,今天的咖啡味道怪怪的,今天的這杯怎麼有鹹鹹的味道?今天的……,我覺得我沒被趕出去真是萬幸。

每一家咖啡店(不是那種連鎖的速食式咖啡店)個性都和店主人的氣質緊密結合在一起,決定讓人肯固定來喝咖啡,除了環境、食物、飲料之外,排第一的恐怕是人的因素。在h*ours混久了,就開始跟店老闆混熟,也會認識也常來混的其他客人,大家進而變成朋友。這是人的因素,通常也是讓你想繼續去的因素。不知該說Ryan厲害還是天生如此,在我一個人過去時,他會不時來跟我聊聊,以免我無聊。而我也常看到他跟熟識的客人聊天,自然地像朋友一樣。這樣說怪怪的,因為大家都已經變成朋友了,這種以朋友的關係而存在的顧客關係,恐怕是h*ours很大的特色。另一個特色是,Ryan之前的工作都和出版相關,閱讀是他的最大興趣,店裡那排書架上的書都是他自己看完搬來的書,以及客人搬來的書,我也曾把我看過的書搬到這裡來貢獻。可能是這樣,也讓不少做出版的客人到這邊來,算是某種磁場相吸作用。一些出版界的新訊息,我竟也是透過Ryan這個訊息中心得到,想想也滿奇妙的。

對h*ours越熟,就越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地方,有時就會約朋友來喧鬧,也常來這邊慶生,店就會被我們搞得吵鬧不堪,瘋狂不已。Ryan和Ken當家的最後一晚,許多朋友都特地來了,有些甚至就專程來打招呼。我約了一些朋友,去買了仙女棒,打烊前大家把花火燃起,快快樂樂地燦爛度過這「最後一夜」。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驚喜!

入圍「華文部落格大獎」年度最佳生活品味部落格決選。

雖然一開始我不太清楚我該參加哪一類,看一看「生活品味」類應該和我的書寫重疊度最大,就這一類吧。但老實說,我的生活品味應該滿怪異的,哈哈。應該重視生活品味的人會在部落格寫煮義大利麵、烘焙西洋糕點吧,哪像我在寫炒米粉的。不過這就是我的生活品味。

謝謝大家。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因為安排了電視台採訪林懷民老師,我在會議之後趕緊過去八里排練場看狀況,也想見試一下雲門的排練。

到排練場前,剛好和主播的採訪車錯身而過,主播已經訪問完了,剩下記者和攝影還在拍攝。第一次來的我躡手躡腳由後方走進去,和同事默默坐下,不敢打擾,《九歌》排練進行中,是〈迎神〉和〈東君〉的段落。和在劇場看不一樣,幾乎沒有距離,每位舞者眉目清楚,林老師坐在一旁的桌前監看、紀錄,不時出聲提醒。

距離近,相對的壓迫就大,可是編舞者不能因為這樣看就讓舞蹈力道減弱,這是得放到一千多人的大劇院裡的,編舞者的腦袋裡得有具體的演出場地空間感才行,想像現在看到的舞放到劇院裡是什麼樣的表現。〈東君〉排完,大家休息,我趁機過去問候林老師,談一些新書活動前的準備,老師很隨和,一切以低調、實用為準,其他都讓我決定。在團員休息、談話間,飾演東君的余建宏和飾演女巫的雲門助理藝術總監李靜君還是不斷地練他們對舞的部分,老師邊和我們談,一邊指導舞者。

老師指著余建宏說,你看他,amazing,很棒的舞者。但這舞,以後就要斷絕了。我本以為老師說的是如果《九歌》封箱,或是他不再演,由其他人演出時,就不一樣了。結果老師說,現在的小孩跳不出來啦,都是都市小孩,沒有那種生猛的經驗。連高爺、矮爺都沒見過。

我知道他的意思了。沒錯,現在的年輕人不再有那種剽悍之氣。《九歌》這一段裡面的祭祀傳統,似乎也只能模擬。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去愛丁堡找弱慢時,被交代要帶一些食物去,我就到超市選了一大袋關廟麵,也帶了太白粉、蕃薯粉,弱慢說要做蚵仔煎。1P給他帶了一罐唯力炸醬,我想到弱慢是新竹人,那就再帶一包米粉吧。本來這些東西是想讓他之後慢慢吃的,雖然那邊有中式超市,可畢竟都不是台灣貨。結果沒想到這些東西卻在我們去的幾天中幾乎全進了我們肚內。

那天去愛丁堡動物園,然後再趕去郊外的羅絲琳禮拜堂(Roseline Chapel),可是我都忘了《達文西密碼》書中的情節,電影也不想看,只記得有這地方就來看了。禮拜堂建築風格獨具,風景很好,太陽下山前我們搭公車趕回愛丁堡。弱慢說要煮蚵仔煎,但得趕去一家有賣海鮮的超市才行,六點前。一定來不及,我們「健步如飛」地走,果然超市已經打烊,只好轉往另一家買別的食材。我看弱慢一臉臭臉,就說:「今晚我來炒米粉吧。」

IMG_5784.jpg
(羅絲琳禮拜堂內部)炒米粉並不是我的拿手菜,我只炒過兩次,林文月《飲膳札記》那篇〈炒米粉〉倒翻過許多次。只是前兩年朋友在我家聚餐,我炒了米粉(那是第二次做),結果讓原本看輕我的圖米米大驚,她對她的廚藝非常自豪,但她說她不會炒麵、炒米粉(這反而讓我感到訝異),竟然我會做她不會做的菜,很厲害。所以一有機會她就宣揚我很會做炒米粉,搞得我很不好意思,也讓我後來不太想做這個菜(雖然我自己很愛吃),彷彿我只會做這似的。

但在愛丁堡,沒辦法啦,就做吧。在超市買了勉強可以的硬硬高麗菜,一盒豬裡肌,一盒蝦仁,就這樣回家做。比起我在台灣做的料,大概只有三分之一,我被圖米米笑說炒米粉的配料跟米粉一樣多,上次準備的料就有九種之多。在異邦,就勉強啦,不然想買也難以買到,比如魚板,我不知道去哪兒找。

回家洗洗切切,肉難切,切絲不成勉強切成丁。菜葉洗完,撕開。蔥蒜爆香,丟入肉丁,加醬油、沙茶醬,再把高麗菜丟入煨軟(但不軟),然後入蝦仁,記得鍋內的水要加多,等會米粉會吸,油也得多一點,保持米粉潤澤。同時另一鍋煮好滾水,米粉下去燙一下吸一點水便立刻起鍋到正好炒好配料的鍋內,不斷地翻動米粉,使其均勻受熱,讓之前的肉汁菜汁可以西到米粉裡,便可以起鍋。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之前幾位朋友在談買金馬影展套票的事,我奇怪,說:「有這麼嚴重嗎?這幾年我每年都買套票,但沒有排隊什麼的,都是到了直接買,怎麼今年搞得像是搶一把五元的青菜一樣?只有蘇嘉全買得到?」而且今年套票數量增加到4000套,怎麼會比往難更難搶?今年片單也沒去年好呀。

所以我就安心地呼呼大睡到星期天中午,然後在要去吃飯、喝咖啡途中順路跳下車衝進誠品信義店買票。我想,應該跟去年一樣,B2服務台前一個人都沒有,那時我反而遲疑了,問過服務人員後馬上買到兩套套票,跳上車。可是,車一在松高路靠邊,就看到有一列人龍打傘排隊,係哩,同時還給我飄雨了,碼的咧。我不信,已經開賣一個鐘頭了,就算有三百人排隊,也早該消化完了吧。我立刻滑下手扶梯到B2去看,大仗陣的工作人員列在服務台兩旁,我搞不清楚排在外面的那些人如何到B2室內來,戶外階梯也只到B1吧。於是我重回1樓戶外,想說排一下速戰速決,卻看到迆邐而下的人龍順著階梯排下在B1的戶外咖啡座廣場蜿蜒曲折地排,超過一百人吧。好吧,我餓扁了,跳上車吃飯去。心裡想,吃完再順路去台大店買,雖然台大店可能最快賣光,但買不到就算了,誰怕誰。

吃完飯,兩點半,在台大店排了二十幾分鐘,買到票,第四百八十幾套。所以說,三個鐘頭賣不到五百套,又不是電腦連線劃位,這真是太誇張了,速度真慢。

好笑的是,還有人員大聲在誠品台大店內說:「劃位要去博客來喔!」大概創下先例叫誠品書店的客人去他們最大競爭對手那邊劃位,有趣呀有趣。

更有趣的是,接下來博客來就出包,號稱測試已久的系統就洩漏了拿著套票序號登錄的會員名單。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