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對於《異形》系列,是少數系列電影中我能一步步跟著看下來的。或許應該稍微修正一下,我是先看了1986年的Aliens才回頭去看Alien的;然後接著看Alien 3Alien : Resurrection。這一系列的影片在影史上來說,最令人感到注目的是,他首度在主流電影中將星際探險片中的外星人給猛獸化,但卻非低等化。而以幕後來說,其每一集的導演都不相同,但都是剛被好萊塢吸收的新進導演。

當年我一部部看來,前三部都是在不知導演為何方神聖的情況下看完影片的,直到幾年後才知道Alien的導演是拍《銀翼殺手》(Blade Runner )的雷利史考特,Aliens的導演是當時只完成一部《魔鬼終結者》(Terminator)的詹姆斯柯麥隆,而Alien 3 的導演則是後來拍出讓我極度傾倒的《火線追緝令》(SE7EN)的大衛芬契。唯有Alien : Resurrection是早就知道由尚皮耶居內Jean-Pierre Jaunet來執導,而這更增加我的期待心理,在欣賞完居內的《驚異狂想曲》之後,對其瑰美且富想像的創造力深深著迷,亟欲知道他將如何讓蕾普莉與異形的正邪對抗再上高峰,尤其是在Alien 3中蕾普莉以身殉道完成了終結異形的使命之後。


克隆
以基因複製的方式讓蕾普莉再生,再開拍初期便已放出風聲,但沒想到在拍攝的期間,英國的科學家完成了桃麗羊的複製,讓這一切的想像有實現的可能,同時,Alien : Resurrection便成了第一部在桃麗羊之後完成的有關基因複製的電影。

儘管全球議論紛紛關於有一天複製人出現後的倫理道德問題,但我卻極少去思考這些,彷彿是無法去憑空界定這尚未發展的情況。在我的思維中,複製人的最基本印象仍是國中時看倪匡小說《後備》中的勒曼醫院所製造的複製人—那些製造出來專供達貴替換器官使用的可憐生命。

直到影片中出現七個失敗的蕾普莉複製人,我開始感到心悸。先不談成功地培育出一個複製人之後的道德問題,光是培育過程中的失敗胚胎便惹上了相似於墮胎的道德問題。一個醫生,一個科學家,有何權力決定一個生命的存在與否?而培育成功之後,生物時鐘的問題,教育問題,定位問題等等在在影響現今的社會架構。複製人是否會被降為次等人類?被變成奴隸?引發像Blade Runner中的生化人的抗爭?或許我們根本不必考慮到這麼多,光是一個培育生命過程中不小心的差錯都會引發大波瀾。而且,若是有人想藉此讓去世的親人「復活」,那又是會多荒謬!儘管我們知道這其實是兩個相異的個體,但移情作用的威力不可小覷。更何況,掌有這種設備及知識的人,未必不會利慾薰心,用來創造另一種極權或階級。一思及此,令人不寒而慄。母體
《異形》系列是難得一見以女主角為主體的電影,特別是在男性沙文主義極重的好萊塢體系之下。更何況,異形的頭頭也是雌性,和蕾普莉展開雙雌大對決。如果拿出1979年的Alien出來複習的話,將會發現據中太空船的電腦名為Mother,而Resurrection中的太空船卻名為Father,但Father終究被薇諾娜瑞德給取代,而且她還高喊,“Father is dead!”這中間的意味便不言可喻。每一集當中,男性都擔任了反派的角色,比之異形更令人髮指的反派。而這次,利慾薰心的科學家,典型操縱男性優勢(Father)的大沙文者,欲藉各種利用異形的狂想來牟利,卻不惜傷害大地之母。Resurrection延續前面的基調,將母系社會的強悍與平和做了一個良好的延伸,並對父系社會下所產生的強硬黑暗面再作一次諷喻。

實質的母體關係,在片中也多所著墨。其中,蕾普莉為最大的異形媽媽,異形女王以她為母,連混血異形寶寶都不認異形女王而親近她。推算起來,異形寶寶和蕾普莉有較親近的血緣關係,兩者互相混血之後力量都增強了。卻也因為這一點,最後蕾普莉得以再一次打敗異形。在異形寶寶被吸出去時,那不可置信,欲哭無淚的悲傷眼神,和蕾普莉的淚水,編造出此一系列中最感傷也最殘忍的一幕。這種『血親』的割捨,也是母體在成長過程中所必須承受的嗎?

酷兒
各種認同的複雜在Alien : Resurrection中是另一個令人注目的焦點。蕾普莉複製人的難以界定的身世,甚至是和異形的混血;柯兒的非人類身份;異形女王由胎生進化為胎生;異形寶寶的人獸混種,將本片交織成一部斑斕的混血(Hybrid)文本。脫離既定的認同,使一切變得不定,變得都有可能,是這部續集片得以脫胎換骨再顯光芒的根本所在。認同身份、認同主體一直是好萊塢影片最擅長的主題,本片開始逾越這個藩籬,純正的人類並非都是好的,混了異形基因的複製人也並非怪胎,甚至是機器人都能更堅守原則。也因為這種身份的曖昧,這次蕾普莉得以利用她對異形的關係,再次脫離險境。不過,再往深處推看,在顛覆的酷兒之後,更深層的還是一種認同地球的母題,是在酷兒包裝之下的傳統意識。影片倒不至於像提姆波頓的《星戰毀滅者》(Mars Attacks)一般憤世嫉俗,還永遠留給人們一個機會,罪過大都歸給有錢有勢而腐化的高層人士。

創新
在與異形的對決上,本片面臨了前三集風格各異的威脅。第一集的精神壓力,第二集的狂爆對決,第三集的絕望纏鬥,各種在密閉空間的動作方式幾乎都被用盡了,更何況Aliens的導演詹姆斯柯麥隆是最負盛名的動作製造者,這對居內的壓力並不算小。雖然福斯公司請居內來時給了他很大的發揮空間,但是面對前三集的壓力,居內也不得不仔細研究前人的手法,期待可以再造另一個令觀眾印象深刻的全新影片。而我們由燈光、服裝、造型、對白都可以看出居內特有的風格,而最令人印象深刻,也是難度最高的一場戲—潛水穿過廚房那一場—雖只短短的約五分鐘左右,但卻耗了二十二天去拍攝。游泳的場面,兩之異形如鬼魅般倏地潛近,看得真令人大呼過癮。光是這一景便有絕對的理由去再看一次。

傳統
這真是一個複雜的文本,也是一個紮實的作品。在許多天馬行空的創意下,卻又是遵循傳統的。大衛芬契極度的野心將Alien 3中異形的飼主換成狗,主角被寄生然後與異形同歸於盡。但居內將這一切全拉了回來,異形女王再度出現,最後一隻異形再度跟著跑上逃生的船艦,再由傳統的手法—吸出太空—解決,似乎遵循了異形的古典主義,在格律中做出最炫人花樣。

續集
《驚聲尖叫 2》(Scream 2)的宣傳文案這樣寫:續集電影賣座的法則:1.死更多人 2.兇手更令你想不到 3……。一部續集電影的開拍,絕對是商業上的誘因,絕對是賣座電影的撈錢的下一代。因此,續集電影頂著絕對的商業目的而誕生,但同時也穿著初集的束縛誕生,總不能拍出一部完全不相干的東西來稱之為續集。續集所續的,可以是劇情(如《回到未來》、《星際大戰》),也可以是人物(如《蝙蝠俠》、《終極警探》),或者是一個概念(如《捍衛戰警》),而Alien則是一個模式—野心家、異形、女英雄、太空等等元素混合而成的模式,如何去組合則賴創作者的功力。異形系列可以說是續集電影的異數,不但沒有剝削原來的文本,反而加入了更多的元素使其更豐富,Resurrection中所加入的新元素更是比前兩集豐沛許多,不只是動作場面上的,人文上的思維也加深許多。所謂青出於藍!

再看一次
真的,你需要再看一次,彌補你第一次在眾多訊息夾雜之下,來不及思考的部份。再好好地欣賞其場景,燈光,鏡位調度。如果你真的迷上了,去收集市面上的Alien Saga套裝影帶,重新複習前三集。然後,猜測哪一位影壇新銳導演將會執導第五集,又將會有何瑰麗的作品來震撼影迷們!不過,別太緊張,AlienAliens間相隔了七年,AliensAlien 3間隔了六年,Alien3Alien : Resurrection間又隔了五年,所以別想像其他續集電影般在一兩年內便看到後續。忍著點,長時間的間隔與製作也許是另一個讓異形系列保持優異的因素。


☆原刊於【私人讀舒適】第二期(05/12/1998)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