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iday dreaming.JPG

公共電視今天播出《夢遊夏威夷》,這部片是去年底金馬影展的片子,影展後不久便上院線了,是當時後我的電影片單上第三順位的,但因為那天晚上到西門町時,僅剩這部片子可以湊得上,也是啦,有楊祐寧的片子就要去笑一下囉。

出乎意料的,片子相當的好,導演/編劇徐輔君是王小棣訓練出來的,怪不得基本功力紮實,在台灣拍片最容易出錯的基本功夫上結結實實地做好,也讓演員去參與劇本的修改與現場調配,所以我們就看到一部自然順暢無比,所有的路人、配角無一不流暢而發出生活光芒的演出,而不是以往大部分台灣電影、電視裡路人甲乙丙和配角隨便不搭軋的演出。即將退伍的阿洲和小鬼無所事事的屆退老兵,阿洲夢的小學愛慕的小學女同學欣欣出事,所以想去找她,小鬼亂「趴」檳榔西施花心在外,新兵(天兵)林昆河因為女友兵變而攜械逃亡,兩個無所事事的老兵便被差假出去找逃兵。阿洲趁假先去找欣欣,才發現她因為升學壓力崩潰而住進療養院,一陣混亂之中,阿洲把欣欣帶著,跟著小鬼一起去花蓮找昆河...

光是看電影的爆笑劇情和俊男美女就已經夠了,但如果你還要我講更多支持你去看這部電影,其實這是一部以輕鬆生活與歡笑來反應所有社會箝制的影片。兵役、升學壓力是裡面最重要面對的社會制度,兵役制度把所有的青春綑綁在一起,在部隊裡面有變成年資階級相互折磨。

升學制度更不用說了,一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因為念名校被升學壓力逼得崩潰。《夢遊夏威夷》像是這些社會箝制下的一個出口,片中角色們一直做出逾越這些社會箝制的舉措,觀眾就不斷地發笑,但我們發笑,是因為處在這些社會價值裡面,覺得這些舉措實在太「不正常」,所以我們一發笑,其實是不斷地拋出我們的價值判斷去對角色做評價。

一段屆退的故事,讓我想起等待去當兵的《風櫃來的人》或《美麗時光》,不過《夢遊夏威夷》表面上沒那麼深沈,更常讓我想起的是《菊次郎的夏天》,但《菊次郎的夏天》太刻意、太媚俗,只是因為北野武,所以賣了。我也希望這部比《菊次郎的夏天》更自然、更有精神性的片子,怎麼樣也比北野武多賣一點吧!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orbis
  • 難啦!想太多!

    不過這部好像真的賣不錯
    或是大家都在電視上看過了
  • kieslowski
  • 難?
    什麼難?
    要賣得好難?
    還是我減肥成像楊祐寧那樣瘦難?
  • 野狗飛飛
  • 我還是覺得
    若不是有楊祐寧
    你會去看嗎



    害我也租來看了
    好劇本
    但攝影一點誠意都沒有
    沒有夢的攝影語言
    埃埃埃埃埃埃埃
  • kieslowski
  • 是呀,有些電影還是得靠明星的,
    有了明星,我們才有能發現一些其實滿有趣的作品,
    當然其中無趣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