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619.JPG
(這是現在在台北的書架之一)



沒想到終於輪到我來寫「敗家日記」了。以往在BBS上看到購物版、敗家版、血拼版中所述的事實,覺得不可思議,不過當事情輪到自己頭上時,那種魅惑的動力硬是不由分說地將自己拉著往前跑。當然,比較起來,我這舉動應該不算很敗家,光是在金額方面便比人家不過。

我認識有人看到一件據說「很便宜」的DKNY外套,五折,便迫不及待地刷回來,15000元新台幣一下子出口袋,也聽過朋有的朋友在法國兩天就花掉盡300000大洋台幣的。對於這種事蹟,我只能以理解神話的心態去想像,並不太能將其放進我的生活來體會,畢竟窮人家的小孩眼目及思考範圍有限。

七月之後便沒了助學金,過著窮苦的生活,又逢暑假,到處玩,把一點點積蓄也花光,窮到縮衣節食,不敢在外用餐,看到書不敢買,不敢逛唱片行的地步。可是書店和唱片行是我精神動力的加油站,不去實在很痛苦,所以只好盡量克制自己的衝動,以空間換取時間,多逛幾圈,模糊掉自己想買的慾望,將癮蟲發作的時間延後,等待,等待那遙遠的助理薪資。

終於,薪資在千呼萬喚、望穿秋水下撥入帳戶,馬上便被我花掉一半:繳積欠許久的卡款,請客,然後到書店及唱片行「還願」。在長達四個月的「斷糧」狀態下,我每每徘徊在這兩個精神加油站,以手指觸摸每一本呼喚我的書背,呼嗅每一張喜愛唱片的迷魅氣味,幾乎都在每一個被我再三流連的書本、唱片上做了記憶條碼,真的要買的時候,我幾乎可以不必思索,只要在書架、唱片架中穿梭而過,雙手隨手一抽,我便可以把這些我早已愛撫許久的子民們,通通拉回我的懷抱。可是,諾亞方舟的預算有限,負荷不了過多的救援,只好留下一些等待下一次的船期。要決定哪些先讓我帶回家,便傷透了腦筋,原本意興風發的大掃蕩,結果變成難以抉擇的「生離死別」。缺少大將之風,以及暢快淋漓的果敢,若呂正惠見到的話,一定鄙為小器。

昨天入帳後的第一件事,還債,繳完卡款,本想先去誠品買夏宇新的詩集《Salsa》,我已經眼睜睜地望著它,卻又動不了手一個多星期了,第一件事便要把它給解決掉。可是那時候正值晌午,本人又有午休的習慣,累得不想老遠跑到誠品,便打消攻陷夏宇的念頭,轉向校門旁的明目書社。

猶記得上上個月在明目,也是眼睜睜地望著卡西爾(Ernst Cassirer)的書,卻是沒有預算買下來。今天去一看,卡西爾已經白雲千載空悠悠,但是還是買了七本書,都不錯,至少都還沒有台灣的繁體字版,免不了要讀這些我很厭惡的簡體字。

(作者,書名,出版,購買地點。)
J. Lyotard,談瀛洲(譯),《後現代性與公正遊戲:利奧塔訪談、書信錄》,上海人民出版社,明目書社。
Arif Dirlik,《後現代氛圍》,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Edward W. Said,《賽義德自選集》
Terry Eagleton,《歷史中的政治、哲學、愛欲》。
Walter Benjamin,《本雅明文選》。
李銀河,《同性戀亞文化》,今日中國出版社。
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我的藝術生活》,中國電影出版社。

以上第二到第五本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的「知識份子圖書館」書系,這幾本在台灣都是沒有出版的,例如本(班)雅明,台灣應該只有台灣攝影季刊出版,許綺玲翻譯的《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和《說故事的人》兩小本,而另外可以買到的是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的《啟迪》(Illumination)。薩伊德的部分,台灣慣譯成如此,而非賽義德,最先出現的是《知識份子論》,再來便是今年9月出版的《東方主義》,這一本所選的論文大部分也是台灣所未出版的。

其實每次去逛明目大陸書,都會有一種沮喪感,覺得台灣跟對岸比起來真是一個缺乏文化的地方,雖說那邊的共產出版社幾乎都是國家出資,可是相對比起來,我們的政府出版品(如果可以這樣比的話)所做的未免太不足、太片面了。

前天訪問高雄阿蓮錦飛鳳傀儡戲團,提到大陸的傀儡戲狀況,薛團長說大陸那邊還有教授傀儡的學校,相較之下,台灣僅剩8團的慘澹情況令人不忍。在這邊很多都要劃歸在市場體制下生存,好處當然是富競爭力,但壞處就是消滅了弱勢及特色,變得大眾化,平淺化。而文化因為不像經濟、工業是實質接觸得到的,被忽略是自然的事,特別是在像台灣這般急遽開放,十幾年要做別人花幾百年建構出來的體制,文化被被犧牲也毫不為奇了,只要決策人不能夠體會到這一方面的嚴重性,而多借國家之力加以保護的話,未著根的文化之苗可是會被各方的洪水沖走的。

牢騷發完,繼續紈褲下去。

晚上的血拼行程來到唱片行,又是一陣難分難捨之後,勝利者出線。

(標題,演奏(唱)者,出版,片數,購買地點。)
《布拉姆斯:間奏曲與狂想曲等》,Ivo Pogorelich,DG,1,大眾唱片行。
《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全集》,Wilhelm Backhaus,DECCA,8。
《莫札特:鋼琴奏鳴曲全集》,Glenn Gould,SONY,4。

想了好久的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全集終於到手,之前一直猶豫要買誰的,我本來是傾向買吉利爾斯的,但因為吉利爾斯的只有26首奏鳴曲,沒錄全,便選擇學弟極力推薦的巴克豪斯,吉利爾斯和顧爾德的版本(兩者都不全)留待當作買給自己的新年禮物。

顧爾德的莫札特很具爭議性,跟任何人彈的莫札特都有很大的不同,倒變得和巴哈較接近。相較之下,說不定我之前燒的那一套季雪金的莫札特鋼琴獨奏曲目全集,還比較能彰顯莫札特的特色。不過身為一個顧迷,這一套不買不成的。

波哥瑞李奇也是我所喜歡的演奏者,剛好又遇上布拉姆斯,不買不可啦。找布拉姆斯的鋼琴作品實在滿辛苦的,奇怪的是大眾都不太進布拉姆斯的室內樂,害我為了找這位我所著迷的作曲家作品,常常望唱片行興嘆。

再下一個行程是誠品,夜間的誠品。台南誠品週年慶,兩週內都營業到半夜12點,這次是第一次這麼晚到台南誠品血拼。不過今晚猶豫了一下,只揀幾本買,其他的可以在可以買到75折的書店買就好。

(作者,書名,出版,購買地點。)
Marcia Tucker, Karen Fiss(編),吳介禎(譯),《藝術論述:後現代藝術與文化的對話》,遠流,台南誠品。
Eric Hobsbawm,李金梅(譯),《民族與民族主義》,麥田。
Eric Hobsbawm,楊德睿(譯),《原始的叛亂》,麥田。
虹影,《帶鞍的鹿》,三民。

虹影的書是「某網友」極力推薦的,不然我也還不知道三民幫她出版了這一本短篇小說集,還有上星期買的唐山出的詩集《快跑,月食》。霍布斯邦的書我一本都沒看過,但麥田目前為止幫他在台出版的六部我都買進了,只是不知道哪一天「瘋了」,就開始來讀。

隔天,就是今天啦,看完不可思議的韓國電影《魚》之後,路過舊書店,本只想去找上次沒買的《香港電影風貌》而已,結果…

(作者,書名,出版,購買地點。)
李昂,《北港香爐人人插》,麥田,金萬字。
西西,《哀悼乳房》,洪範。
Gayle Greene & Coppelia Kahn(編),陳引馳(譯),《女性文學批評》,駱駝。
何春蕤(編),《性/別研究的新視野(上)、(下)》,元尊文化。
焦雄屏(編著),《香港電影風貌》,時報 。
鄭學稼,《魯迅正傳》,時報。
李尉昂(黃仁宇),宋碧雲(譯),《長沙白茉莉》,時報。
陳少聰 譯著,《柏格曼與第七封印》,爾雅。

同樣是「某網友」的推薦,我才會買《北港香爐人人插》,不然前年書剛出版,我因為看到王德威的評語,連看都不想看了。《長沙白茉莉》原來便已經出版過,我都還以為商務的OPEN系列中的是新譯本咧。

九本書丟進機車置物箱,再轉往成大書城,看看那邊有沒有夏宇的詩集,果然皇天不負血拼人,讓我找到了。

夏宇,《Salsa》,夏宇,唐山發行,成大書城。

接下來下午又到處血拼,血流成河,慘絕人寰。

Edward W. Said,《東方主義》,立緒,金典。
山田詠美,《風葬的教室》,方智。
虹影,《女子有行》,爾雅。
虹影,《飢餓的女兒》,爾雅。
虹影,《K》,爾雅。
黃碧雲,《七宗罪》,大田。
大江健三郎,《靜靜的生活》,時報。
Herta Müller,《風中綠李》。,時報
Italo Calvino,《命運交織的城堡》,時報。
Italo Calvino《蛛巢小徑》,時報,方家書店。
村上春樹,《麵包店再襲擊》,時報。

這些書都想買很久著,一直積壓著。《東方主義》9月出版,9月3日跟大學室友聊天,談到此書為他們的參考書籍之一,我當時並未知道已出版中譯本,室友還說「早就有了」,害我以為我書店逛得不夠勤快。不過這本70年代的重要後殖民著作,卻到90年代底才有中譯本,到底是本國學者英文底子好,還是學術引介、出版過於懈怠呢?若說是英文好,以台灣被美國文化殖民的態度來念作後殖民,到底還是跳脫不出去。

山田詠美的書也是「某網友」極力推薦的,看來那天他所推薦的虹影、李昂、山田詠美、廖偉棠四位的書我都買了,還真是乖呀。除了《七宗罪》之外,黃碧雲還在大田出了《突然我記起你的臉》、《烈女圖》,本想一併買了,但荷包實在有限,便先帶回懸念了一年多的《七宗罪》。大師名作坊的書不必說,鐵定收集。

村上的書,這一本我也延了三個月才買,八月時報出版的兩本村上春樹都不是賴明珠翻譯的,我猜她應該刻在忙著翻譯村上今年的新書《史托普尼克的戀人》。除了這一本《麵包店再襲擊》之外,還有另一本《螢火蟲》,在八月時一起出版,《麵包店再襲擊》我猜是當年皇冠的版本。《螢火蟲》我之所以沒買的原因,是因為大學時買了故鄉出版社的《村上春樹短篇小說選》,裡面便包括了《螢火蟲》裡全部的五個短篇,以及《迴轉木馬的終端》裡面四個短篇,所以根本沒有再買的必要了。

此外要附加說明的是,《迴轉木馬的終端》從前在遠流出版過,也是賴明珠的翻譯,我大學時便有了,所以今年版權移到時報出版時,我便沒再買。大學時也買了故鄉版的《舞‧舞‧舞》,所以我也沒再重買時報賴明珠版,不像當年買了可筑書店出版的大陸譯本《挪威的森林》,因為用語太過大陸化,一點都不像村上,便賣掉重買後來的時報版。

台灣最早的三本村上小說:《聽風的歌》、《失落的彈珠玩具》(1973年的彈珠玩具)、《遇見100%的女孩》,雖然我不是最早的「人間叢書」版,卻也是漂亮的「紅小說」版,跟後來的「藍小說」版大大不同,有一點小小的遺憾是,我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是後來的藍小說902,村上春樹作品集,不是當初的藍小說3了。雖然我最初是讀以磅數較大的回收紙印的,連封面也不同的藍小說3,但要買時已買不到了,以上是我的村上收藏的一點小小版本研究。

最後完成此次敗家行動收尾的是四套CD:

(標題,演奏(唱)者,出版,片數,購買地點。)
The Essential MICHAEL,NYMAN BAND & Michael Nyman,argo,1,大眾。
Prospero’s Books,Michael Nyman,argo,1。
Greatest Hits,Billie Holliday,COLUMBIA,1。
Something To Live For,Ella Fitzgerald,VERVE,2。

其實這四套是多買的。下午在所上看電影,突然想到上次看《建築失之腹》的配樂,記得大眾有一些Nyman的唱片,便去找了,結果便多了這幾張出來,添加敗家成果。

兩天敗家下來,數字驚人,接近五位數,喔喔,可以好好休息一陣子了,敗家癮蟲吃飽喝足,應該短期內不會再多出來擾亂吧。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ia
  • >.
  • kieslowski
  • 我實在不敢相信你那一點點書便受到這樣的對待,那我現在這龐大的「家累」怎麼辦喔。

    我媽每次都說,要不要買一間房來放你的書?

    我的書,在台南家裡,早已經入侵到客廳的櫃子、爸媽房間的好幾個櫃子裡了,實在不知道怎麼去處理,特別是許多都還沒看過的,根本不能送人。

    唉唉唉~
  • 路人
  • 其實我的書也不少,看到你的書,實在慚愧~
    不過我現在已經學著如何控制買書的慾望~
    我告訴自己,每買一本書,就要花10倍以上的錢買存他空間,
    因為在台北驚為天人的房價~一坪20萬元,能放的書卻是有限,
    因為愛書,會疼惜書況,
    因位愛書,會不忍送人,
    於是,圖書館便成為我最好的朋友了~
    在我賺錢的錢不足以買空間及書櫥時,
    只能花時間去圖書館或是書局了~唉~
  • kieslowski
  • 我現在已經盡量克制了,書不僅侵蝕我的生活空間,也侵蝕我的荷包。

    加油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