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一批或許可以稱為「誠品救難隊」的朋友。這些朋友沒有共同的特徵,由他們的性別身高體重籍貫嗜好等等皆無法歸納出什麼特色,唯一可以讓他們變成「誠品救難隊」的資格是:對於誠品都有一種莫名的責任感,以及一張誠品書店的永久會員卡。

他們關心各種與誠品相關的新聞,卻很少看各種報紙令人髮指的社會新聞;他們在意誠品在哪裡開了什麼樣的分店,什麼時候要開始實行書籍排行榜,卻非常不屑一顧媒體上登得老大的總統金孫、名人劈腿等新聞;他們穿的可能只是NET、佐丹奴,但紅底白字印著「eslite誠品」標頭的發票,總金額佔掉每月收入的三分之一。在一直流傳著虧損經營的誠品十多年歲月,他們像擔憂小孩長不大的多慮父母一般,憂心誠品書店撐不下去關門大吉,不斷地以自身血肉餵食誠品這個他們共同溺愛而寶貝的小孩。「誠品救難隊」隊員鐵雄,曾在誠品工作過,深知書店的經營進貨模式,因此他堅持詩集一定要在誠品書店買,特別是在敦南店。在誠品工作期間,他曾經做了立牌來推薦陳大為《盡是魅影的城國》詩集,在書區掛了一個月,詩集沒怎麼賣,但鐵雄不改其志。後來又替E.P.湯普森的《英國工人階級的形成》搶得一個完美的檯位,又替他寫了一張推薦告示牌,三週下來上下冊售價高達一千兩百元的書籍僅賣掉一套,但鐵雄仍舊認為他做了該做的事。「誠品不該就是賣這些書嗎?」鐵雄一直強調如此的誠品存在價值,因此他堅持要在誠品買詩集,每月固定到敦南店細細瀏覽一遍詩集架位。他說,唯有這樣,書店看報表的人才知道詩集會賣,才會繼續補進新的詩集。「在誠品,詩與左派不可少。」鐵雄如此說,在被許多人認為布爾喬亞的誠品裡。

另一隊員阿丁則是誠品音樂的死忠擁護者,他甚至說:「其他地放買不到我想聽的音樂。」我從來沒在誠品碰到阿丁,但每週卻可以見到他又擁有了哪些新的唱片,不用說,全部都是自誠品音樂來的。阿丁與音樂館的店員越來越熟識,因此他也就越陷越深。誠品音樂的店員有種素養可以幫顧客舉一反三,讓原本想買某張唱片的在結帳時報回一堆相關的CD,而且無怨無悔。

其他的隊員也差不多是這番德行,即使近來誠品正式公佈書店開始獲利,他們依舊以哺育誠品為職志,即便他們的永久會員卡終身不會再更新。

某日,我跟隊員大明到絕色看電影,憑誠品會員卡可享早場優惠票價。以往都只要亮一下會員卡就好,但那天售票的小男生卻要大明把卡片讓他細細檢查。大明瞪了他一眼,把卡片推過去,小男生看了半晌,緬靦地說:「你的卡片過期了。」永久會員怎麼會過期!?我們只好發揮誠品救難隊隊員的精神,好聲好氣地跟小男生解釋,誠品會員的有效日期是以民國計算,永久會員有效日期都是到999/12/31為止,編號都是以GH開頭。二十出頭的小男生不知道民國999年為何物,把卡片推回,票遞了出來,說:「永久會員。真酷。」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orbis
  • 我可是前些日子才知道有永久會員這回事

    真是相當誇張的事情啊!
  • kieslowski
  • 可惜呀,誠品現在已經取消永久會員了,不再發GH卡囉。
  • orbis
  • 就算有我也拿不到啊真是

    話說回來,雖然歷經了幾年對誠品失望的過程
    但現在比較平心把它放在跟其他書店同一水平來比較
    還是讓人不去不行啊
  • anarchichi
  • 阿丁自己來報到了,(汗。。)
    辭去工作成為窮光蛋之後,
    應該要從救難隊中強迫除名了。
  • jia
  • 民國999年耶
    真有她誠品的∼ 酷
    我也沒有終身會員卡∼
    我是昂貴外雜搬運工。
  • joyceclchen
  • 我是阿丁的姐姐
    也是莫名其妙成為永久會員
    會記得偶爾要去誠品買個書
    還有去絕色看190元電視
  • 隱流幻象
  • 看了半天, 我才知道我算「誠品救難隊」一員
    我是從一年期會員每年買到續卡,然後某一年間突然變成了「永久會員」
    年限直到999 (我是不知道這家書店會不會活這麼久啦....)

    會跑去誠品其實理由很簡單, 研究所時除桂林, 書林外,就屬誠品的外文文哲書最多。
    一本八九百塊的外文書,一次去隨便買幾本隔年就可以續卡了,
    根本不是什麼使命感作祟。

    誠品還有一個好處, 就是24小時開店(敦南),半夜也可以去買書。
    像我這種工作不定時者, 半夜買書的機會多的是。

    誠品還有另一個好處,這是最近幾年才發生的。我有朋友在那裏做事,只要去
    逮到人,書籍就可以員工價八折,實惠得很。

    我個人很討厭那裏的布爾喬亞味,有些人在那裏穿得簡直高級到不能再高級,
    去書店不曉得是服裝展示還是幹什麼的。我倒寧可有那種英國Tavistock專賣
    精神分析書的小店,混那種書店還比較有意思。誠品給員工的薪水可以用「剝削」
    兩字形容,要我拿「左派跟詩」跟誠品搭上線,我是一點也沒這雅興。

    誠品十幾年沒賺錢,招來許多人同情,這我也沒什麼感覺。誠品是因為不斷展店才搞到
    沒賺頭,最近幾年展店速度緩了,才開始有盈餘。不過叫我去別家書店買書別去誠品,
    我大概也辦不到,因為誠品的書比較齊全,跑別家是浪費時間。

    我比較期望看到台灣還有其他不同的書店...
  • YZ
  • 寫出這篇文章,偶爾跟朋友討論,其實我們都覺得背後的惡魔黨其實就是誠品老闆,救難隊陷入不知是敵是友的困境。哈。

    至於去逛誠品的人的衣著,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吧,反正我也分辨不出來這些那些衣服的差別和高下。 :P

    買書到誠品,真得是因為他們陳列書、和讀者溝通的方式較貼心,這其實算基本功,但其他連鎖書店怎麼樣也學不會,真怪。不過,學會了,也只是複製至誠品,也沒什麼。我也是很期待看到其他不一樣的書店出來,因為我滿不喜歡托辣斯的,太過龐大的企業總是身不由己的吞噬掉很多東西。

    至於工資,如果普遍調查一下書店從業員和出版從業員的薪資狀況,就會知道這不獨誠品之「惡」,更惡者所在多有。
  • mingwangx
  • 誠品的低工資,擋不住想要進入的新鮮人,而且也留住一批身懷絕藝的資深員工,這就是誠品和其他店不一樣的地方。我大學時代在嘉義店打工,研究所時代在新竹店打工,現在要找正職工作,又開始尋找回誠品的可能性。我想,其他書店的員工大概很少會有這種想法。
    不過,這陣子關於會員卡的問題,實在是民怨頗深,我本身一般打工一般買書辦來的卡,已經5年,也是就這樣付諸流水。
  • 海牙
  • 我以前有研究所同學是永久會員,so我是知道這事。還記得他們好驕傲...彷彿他們是高階人種而我們是未開化的人,唉!
    不過都是人嘛。
    但救難隊倒是第一次聽。我是蠻佩服他們的...我再怎麼將錢花在藝術上也是也限...
    其實我也是固定去逛誠品的消費者,只是近來少了些。
    也許因為專業上的書買的差不多了,應該說這方面的書實在進的有限,買個N年,也差不多都有了。而且他們挑的新書不見得我會喜歡,想買。
    原本我期待Fnac跟Page One可以帶來不同樣貌,選擇是有多一點點,但對表演藝術這偏門的領域還是挹注有限。
    所以後來我還是回到誠品懷抱,偶而再去他店閒晃。相較之下誠品的書便宜多囉!
    但這幾年的誠品好像太Popular到有點"吵雜",唉!也慢慢變了吧...
  • 狗厭
  • 誠品信義店,我們稱之為『誠品果菜市場』!
    一家書店,標榜品味與時尚,招攬來看書的~
    竟都是群炫耀穿著、觀光遊客,
    來書店買書卻不看書的閒雜人等~
    這算哪門子書店?何來品味之有?

    他越是標榜品味,我們越是要把他叫聳~所以~
    『誠品果菜市場』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人都來~
    叫『信義歧見店』?多奇怪?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