蕈狀雲衝起
我化成碎片飛揚
慢慢飄灑而下
自此,妳的世界有一種浪漫,叫


在我的視網膜上
一枚核彈爆炸
城市高樓吹彈可破
湖水捲為片片白雲
人們蒸成香奈兒五號
天空有亮麗的煙火閃耀

忘了是輻射還是氣爆
為妳而容的身體
在瞬間昇華
一個快速膨脹的球體
將我吞沒
在這毀滅的剎那
我想起了妳
只有在毀滅等同永恆的此刻
想妳的念頭得以持續
如同記憶中的茉莉
時時暗示我的反射
在每一個想妳的時刻

想起妳在早晨甦醒時
想起妳在豔陽高照時
想起妳在沈醉曼特寧時
想起妳在楚浮費里尼時
想起妳在帕格尼尼時
想起妳在核彈爆炸時

想妳是龐畢度上跳躍的數字
想妳是康河上的倒映流星
想妳是太麻里的黃花滿山
想妳是窗台上的那一盆茉莉

然而,蕈狀雲衝起
一枚核彈爆炸
在我的眼眶,在我的瞳孔
想你的欲念轟然
血管應聲破裂
一枚核彈爆炸
自我的口,自我的鼻
自我千萬個毛孔
齊聲呼喊著面臨毀滅的快感
日月黯淡星辰逆轉山海無言
雨林共同發出求救的訊號
預知在下一刻將被灰化

然而,這時候
妳是否想起我?【beside poetry】

在〈我喜歡這樣想妳〉之後將近一年,我在台南縣北門鄉濱海的部隊裡寫下第二首相關主題的詩。當兵是我寫詩最密集的階段,無太多事煩心,只是日常的操課勤務勞累身體而已,入伍後變得空白的腦袋在這個時候漸漸恢復,在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上認真整理隨手寫下的片段句子。那些抽離當時生活的文句,是當時生活的一點點安慰。

這首詩還記得是到高雄縣大寮鄉指揮部洽公時的空檔寫的,很奇怪的,這印象一直留存在腦海,那時候書寫時的辦公室環境、溫度、光線。

情感在當兵時像是凍結一邊,沒什麼變化,其實全都是自己腦海裡的想像和透過一封封的書信彼此以試探、暗示、猜測完成的。結果卻有這樣強烈感受的作品出來,只能說形體受禁錮之故,想像和想念的力量實在很大。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