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男的異想世界》(Queer Eye for the Straight Guy)兩三年前開始由美國發威,由電視劇延伸到各種時尚相關產業,這個節目變成了一種指標,連之前我在抱怨頭髮不好整理,同事脫口而出:「你這個應該怎樣怎樣,《酷男的異想世界》裡面有教。」我當場無言,《酷男的異想世界》像是追求體面與品味的教科書,不懂就太遜了。

最「正面」的同志印象莫過於將同志與品味劃上等號,即使在宗教、道德方面同志還是備受貶抑,但一般大眾的印象同志已經和某種良好品味等同了。這當然是個大誤解,這種優秀品味的印象可能是來自某些對於同志刻板印象的延伸,或是同志們因為各種職場限制,而較易在拘束比較小的設計、時尚、美容等產業被看見,於是乎便被貼上了這樣的印象。如果認真調查,在竹科工作的同志一定也很多,而且也會長得像一般被暗地取笑的高科技男。性傾向和美感應該沒有絕對的相關,美感只和認同與生存的環境相關,當同志可以公然現身的場所越多,聚合在一起的耳濡目染所創造出來的集體品味,比之天生而來的性傾向更有影響力。每每轉電視看到《酷男的異想世界》時,我心中必定升起的疑問就是:到底這些被教導的人在過了那重要的一天之後是不是就恢復原狀了?學習是要持續的,《酷男的異想世界》裡的五位帥哥想必也不斷在學習,但這些被教導的直男們有多少會願意自動自發地挪出時間來關心頭髮、服裝、飲食、藝文呢?臨時惡補出一套可以和法國女孩約會用餐的法語會話之後,下一次約會呢?品味當然是學習而來的,所以《酷男的異想世界》中的五位帥哥才能到處教導異男怎麼修飾自己門面。而學習是無關乎性傾向的,而且世界上有那麼多不怎麼有品味的酷男(queer),也證明品味和天生性傾向的遙遠距離。

與酷男較有關係的品味是什麼?與其說像是電視節目裡面教的,倒不如說是桑塔格在〈敢曝筆記〉(“Notes on Camp(1964)”)裡所整理出來的自奧斯卡‧王爾德以來所揭露的同志感性:誇大、裝飾、人工化、雌雄同體、嘲諷、都會風格等等。「敢曝」當然不能等同於同志感性,但至少可以當作一種可資辨認(某部分成員)的特徵,也可以當作運動(movement)的手段。敢曝可能是直男、直女(異男、異女),酷男、酷女(同男、同女)的某種刻板印象,但這種印象的能動性極大,可以變成自我彰顯與突顯身份的手段,而不只是被動的、被貼上的標籤。敢曝也是酷男、酷女吸取他人品味、踐履身份的方式。不管怎樣去看敢曝,敢曝必定是突出的、被看見的,這也是同志運動的主流論述目的之一。但是《酷男的異想世界》裡面教的可不是要求被看見,而是順從於某種菁英品味的儀態,進退舉止得宜像個紳士。

對。像個紳士。

想起紳士,大家的印象中便是十八、十九世紀歐洲男性貴族穿套裝戴大禮帽的樣貌,這也就是《酷男的異想世界》中的品味來源,來自從前貴族社會所流傳下來的禮儀態度,像是《追憶逝水年華》裡普魯斯特想要捕捉的逐漸頹圮的貴族想要緊抓的那部分一般。這一切和酷不酷異無關,只和貴族、身份地位以及金錢有關,和富過三代才懂穿衣吃飯有關。與性傾向無關,只與銀行存款、生活方式有關。更明白地說,《酷男的異想世界》裡的五位酷男所教的一切,和他們是不是同志無關,只和他們是這一行的專家有關。教人打理服裝的帥哥換成另外一位不是同志的服裝專家,還是可以幫觀眾搭配出得宜的服裝;教你做菜的同志情人換成梁瓊白,一樣讓你的手藝在女友面前大有面子。

這一切完全和性傾向無關,只和專家有關。好友Ryan點出核心:酷男只是包裝。酷異之眼只是一副平光眼鏡,純粹裝飾沒有大用。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nooorman
  • 或許會有很多人不同意你認為酷男是天生的,不過,異男真的是腦袋裡只有性器官的簡單生物,並不存在你的提問:臨時惡補法語與法國女孩約會,那下一次呢?多數的異男都很簡單,管他那麼多,先上了再說。

    異男之所以沒有品味,是因為他們的生活跟本不必在乎品味,只在乎有沒有男子氣概,即使這樣的男子氣概只有他自己認同。邋遢、粗俗就是男子氣概的表現,只要有女孩可上就好了,管他那麼多。

    像個紳士?資產階級刻意模仿貴族的上流文化並非男性賀爾蒙發達下的結果,它被稱做「文化」就是因為它必須經由學習才會的,也是資產階級或貴族為了維持階級差異而刻意經營的,大多數的異男那管那麼多,有宣洩男性賀爾蒙的管道就好了。

    當代的異男之所以被迫必須要越管越多,只是因為當代的異女對於擇偶的對象越來越嚴刻而已,在在印證了「性擇」之說的精確性。

    (粗俗言語過多,與貴版華貴的氣氛不合,在此致歉)
  • YZ
  • 酷男不是天生的,難道是地生的嗎?

    你說「邋遢、粗俗就是男子氣概的表現,只要有女孩可上就好了,管他那麼多。」又說「當代的異男之所以被迫必須要越管越多,只是因為當代的異女對於擇偶的對象越來越嚴刻而已。」這樣是不是先說女生會被這種邋遢、粗俗式的「男子氣概」所吸引,但後面卻又出現另一種說法,是不是相互矛盾呢?

    「當代的異男之所以被迫必須要越管越多」,你這句話反倒讓我看出你認為品味是酷男的事,現在異男被迫越管越多管到品味上去了,這實在和我所說的相違背呀。

    敝板沒有華貴,你去哪裡生出來的華貴牌絲襪?
  • nooorman
  • 很難定論,到底是先天的還是後天的,至今還有爭議,不過你認為性傾向是先天的,美感是後天的,先天與後天沒有必然的關係,這一點很清楚。

    我的觀點並沒有矛盾,我提出「性擇」假說,你可以說它是先天的也可以是後天的,先天的部分是異男都要找到異女求偶,後天的部分是異女往往佔有擇偶的關鍵地位,是異女挑選看上眼的異男,而不是異男挑選異女,所以異男只好在伴相上投其所好,以利中選的機率,好繁衍後代。

    達爾文天擇說可以解釋大部分地球生物的演化,但他對於孔雀及其大而不當的尾巴感到困惑,這樣的尾巴應該在天擇上消失才對,直到性擇假說被提出後,孔雀的尾巴終於有了合理的解釋。

    異男看到異女就會孔雀開屏,這個求偶的天性沒變,只是社會的氛圍變了,開屏的樣式與顏色被異女挑三撿四,跟不上時代的孔雀只好拖著邋遢的尾巴上節目了。

    我想,異男花時間在裝扮上是與性傾向有關的,也與社會的風氣有關。
  • YZ
  • 以性擇論,酷男和直男(既然一開始就用酷男,所以我還是使用相對性的直男,而不是異男)的外表都是為了求偶,那為什麼酷男的品味就會被認為高超一點呢?

    你把性擇說扯進來其實只是另闢論場,和我原先談的「品味只和社會地位及流傳下來的儀禮有關,跟性傾向無關」就把論點越搞越複雜。

    那直女的品味選擇何來?(對不起,這邊又更複雜了。)
  • nooorman
  • 我認為「品味只和社會地位及流傳下來的儀禮有關,跟性傾向無關」這一句話有疑慮,我認為品味跟性傾向有關。

    酷男吸引酷男,直女吸引直男,我認為理論上應會形成不一樣的文化與品味。你不是也談了王爾德的敢曝嗎?就我所知,沒有直男真的敢這麼曝。

    我也認為,是直女對擇偶的條件不同了,才使得很多跟不上直女品味或是找不到配偶的直男得被迫改變自己。如果不是直女變了,你認為像酷男的異想世界會這樣吸引直男的觀看嗎?

    直男是很現實的。
  • nooorman
  • 回答你另外一個問題「那為什麼酷男的品味就會被認為高超一點呢?」

    不,對直男而言,這與高不高超無關,與能不能把到眉妹有關,只要這一招有效就學,沒效就不學。到目前為止這些招數還算通過了市場的考驗,所以直男就加減學一點,以備不時之需。

    直男的頭腦是很簡單的,全都是由性器官構成的。
  • YZ
  • 再補充一下,敢曝,我也提到,常是因為策略使用而將其突出的,其中帶有太多的政治因素。

    或者我不應該說(一切的)品味與性傾向無關,而是針對該節目所強調的品味是和酷男的性傾向無關。
  • 直女
  • 我對市場所炒作出來的所謂「品味」真是反感。

    一個男性只要乾乾淨淨自然率真就很舒服,當然不要過於不修邊幅到遊民的地步,或不懂搭配到令人難受都不好

    但計較於少扣一個釦子多打一條領帶就是有品味,即使本人是個斯文敗類也無妨?我不這麼認為。

    人的本質還是最重要的。
  • YZ
  • 但是呀,通常要做到「乾淨整潔」都很難囉。

    那女生是不是也只要「乾淨整潔」就好呢?
  • 瓦礫(直到無以復加)
  • 光是乾淨整潔,就帶有一整套沈重的Dress Code哩。
    臉上要不要淡妝、衣服要不要燙平、頭髮要不要修剪「整齊」(齊?羽毛剪?湯麵頭?打薄?髮尾線?空氣剪?燙捲?燙直?)、怎樣算「乾淨」(沒荳荳?化妝水?緊縮毛孔?去角質?妙鼻貼- -)...
    性擇的重點是性,還是選項們各自展演的性暗示?(如少女般光滑、嬰兒般的肌膚、正確完美的乳腺─胸肌形態、下巴輪廓、髮線遮蔽臉型、眼影剪水勾線、亮粉爆擦...)感官也是性器官。這些選擇不只跟兩腿之間的性器官有關哩。
  • 弱慢
  • 所以,號稱直到無以復加的瓦礫,腦袋全都是由性器官構成的囉?(噗)
  • liwei
  • [一個男性只要乾乾淨淨自然率真就很舒服,當然不要過於不修邊幅到遊民的地步,或不懂搭配到令人難受都不好]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說
    相較於整體社會(父權社會)對於直女的要求,直女對於直男的要求依舊是少了、微弱了那麼些啊


    (甚麼妳的心是美麗的才是最重要的!!根本都是騙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