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陳可辛的新作《如果‧愛》,看到一半竟然出現了熟悉的、蛋又很久沒聽到的歌,齊秦的〈外面的世界〉。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在當兵時,休息時幾個人聚在一起彈吉他唱歌才聽到學弟大肚宏唱,距離這首歌發行已經有六年,這六年間我一直不知道有這首歌。

一邊看電影,一邊回想好像後來我就以這首歌寫了一篇文章,滿耽溺的一篇文章,但一直想不起來寫了什麼。回家後趕緊打開電腦翻舊文章,找到了這一篇:


外面的世界

大肚宏略事休息,搓了搓手,繼續輪指彈下一首曲子。和弦簡單地反覆著,但卻極為清麗動人。大肚宏用比他平時談話更高亢,但卻也更清柔的嗓音唱起來:

在很久很久以前,你擁有我,我擁有你
在很久很久以前,你離開我,去遠方流浪


在老師的研究室內,聽說一個一年級的學妹休學在家,結果卻因不明的病因過世了。我連忙問:『是我的直屬學妹嗎?』印象中,我今年新進來的直屬學妹好像在上學期休學了!我不確定,畢業都快兩年了,已經有兩屆的學弟妹不認識了。『不是吧!我也不清楚是不是你的直屬學妹。』沒見過面的直屬學妹?自我以下,第二屆的是學妹,第三屆的是學弟,第四屆的是一年中只遇過兩三次的學妹,然後,我就畢業了。入伍服役,再一年之後才見到我直屬第五屆的學弟,那時他已經大二,而且轉系了!再談下去,一切真相大白,走了的果然是名屬第六屆,我緣慳一面的直屬學妹。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
當你覺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會在這裡衷心地祝福你


晚上和她去看完電影回來,在車上再度談起學妹的事。她說:『這種感覺很可怕。曾經一個活生生的人在你面前談關於休學的問題,如今卻……』我粗暴地打斷她的話,我的情緒正因電影和學妹的事而產生激烈的反應。『在部隊中我也有同樣的經驗。一個別連的弟兄犯了錯,到禁閉室懲戒了一周,期滿後先到營部來待撥。那時,我是第一個接觸到他的。他的眼睛佈滿了紅色的血絲,充滿疑慮和不安。他身上沒了錢,我還趁次日外出的機會幫他提款。幾天後,他被撥到另一個連隊去,沒了音訊。幾個月後傳回來的卻是他在休假時墜樓身亡的消息。』我永遠記得他那時的神色,慌張且不安,顯現在他佈滿紅色血絲的眼眶之中。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吐出,氣氛變得更沈重。我知道我們同時又想起了一個人,一年多前在金門服役身亡的阿炳,我們的大學同學。
我拉下車窗,讓微微夾著細雨的晚風吹進來。暗夜中望不見雨絲,卻能感覺到那一點一點落在皮膚上的寒意。『你有沒有聽過〈外面的世界〉這首歌?』她點點頭,『我是聽部隊中的一個學弟唱的,他唱得極好。我問他這是誰的歌,他說是齊秦的。很動聽,每次和他彈吉他唱歌時,一定要他再唱一次這首歌。』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
當你覺得外面的世界很無奈,我還在這裡耐心地等著你


我在唱片行中猶豫不決,到底要買齊秦的精選輯,還是九一年那張原收錄此曲的老專輯?兩張唱片裡面都有這首歌。我躊躇、思考,逛到古典樂部門,挑了一張李斯特的鋼琴曲唱片;再逛到西洋流行音樂區,Bob Dylan的新唱片怎麼一直缺貨?再逛回來國內部,終於決定買那張老專輯。
我和著大肚宏的歌聲輕輕哼著,他靈活地撥弄吉他,簡單的和弦架構出美妙動人的樂章。我覺得他唱得比唱片中的齊秦還要好。

每當夕陽西沈的時候,我總是在這裡盼望你
天空中雖然飄著雨,我依然等待你的歸期


3/20/98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