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Poetry As Zephyr,
詩宛若西風。

PAZ,帕斯,墨西哥詩人,
1990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PAZ,怕詩,詩讓人困惑,
許多人都搞不懂詩到底是什麼。


本來想另外弄一個blog,主要用途是用來介紹詩作,但分身去經營另一個blog對我目前來說難度太高,所以就在這裡多增加一個分類,以那個取好名字但一直未誕生的blog之名當作類別名屬。在這個分類裡介紹的作品以中文現代詩創作為主,偶爾會摻雜一些翻譯過來的詩。其實不想像一些介紹某某事物的文章或書籍,開章明義就說:「這個某某其實不難,真的很簡單,……。」詩,說難,真的很難,常會讓人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不過這通常發生在寫詩的人身上,或者是要寫研究的學者或寫報告的學生頭上,我們一般人可以免去這種因為讀詩而掉髮的苦惱。深奧的好詩,在讀懂或有所觸通的時候,那真是令人回味再三,無法自已。衝著這一點,詩是怎麼樣也要看的,而且要把那種醍醐之感也分享給別人。以前,要遇到一位可以稱為詩人的人,或是遇到寫詩的人,很不容易。隨著網路的發達,很多人在網路上寫詩(當然其中有很多可能只是分行書寫而已);一些報告也指出,因為網路的關係,讓更多人看見詩,也產生更多的發表空間,吸引更多人投入詩的創作。現在,大概很多人都有認識在寫詩的人的經驗。遠在網路發達(BBS、WWW網頁的興起)的1994、1995年之前,我第一次遇到的詩人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學。高三時,我翻看校刊上的同學作品,沒想到卻看到同班同學有一首詩作也在校刊上,仔細一讀,驚訝地發現詩是這麼地奇怪,超出那時的我對文字的掌握之外。那時候的感受是,這麼少的文字,奇特的文句分行,卻敷衍出有別於散文與小說的閱讀經驗。我立刻去向同學討教,還興致勃勃地試作一番,同學講的我似懂非懂,但我卻知道自己寫的東西有夠爛。

因為寫得爛,加上聯考在即,也救沒再碰詩這東西。說也奇怪,自小念書到大,讀過、背過的詩也算不少,自認當時與同齡學生相比文學程度還不差的我,竟然完全不知道怎麼欣賞詩。現在想想,到底當時學了十一年的國語文是學到什麼東西呀?一直到了大一,不用功,太閒,跟同學亂混社團,混到詩社去,再加上大一國文課上了一位很棒的老師的課,總算開了我對現代詩欣賞的眼。

詩是人類最早發展出來的文類,用詩來溝通,用詩來歡樂,用詩來悲哀,所以,不學詩無以言。但這項人類最早的語言發明,至今卻變得好像象牙塔中的供品,實在令人難過。帕斯說:「文字的發明,使人成了一種自我創造的族類。由於文字,人成了自己本身的隱喻。」文字——詩——人,三者是彼此依靠的,需要彼此的溫度來依存,也需要彼此來分享。希望在這裡每一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對於文字的喜愛,發現自己的隱喻或被隱喻。

我常在想,那位我第一個發現的詩人的我的高中同學,現在已經是一位小學老師,不知道他是不是還繼續寫詩,同時引發小朋友也由詩來發現文字的世界。幾次見面想問他,我都忍住了,怕答案不甚美好,就讓我只留下當年第一次接觸的美好回憶吧。

詩,宛若西風。風吹過了,撫平人心,但也可能就此消逝。怎樣留住西風,就看我們怎樣發現詩。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