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和你在一起,這有什麼錯?」
愛情能有多深,這恐怕不是人身所能測量的。試之以肉身,毀之以狂暴。


3.jpg

鄭文堂的新作《深海》在我看來,是他最圓熟而飽滿的作品。最先知道阿堂導演是看公共電視上播出的《濁水溪的契約》,這部電視單元劇的畫面質感完全是電影式的,所以一下子便被吸引,再加上兩位演員戴立忍和莫子儀的互動,更讓這部影片增加吸引力。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莫子儀這位演員,但完全沒發現他是幾年前那部眾所讚譽的短片《野麻雀》(黃銘正導演,1997)裡面的兩位男主角之一(好啦,我承認我一向不善於認人),直到看了這部片,以及陸續阿堂導演拍的《夢幻部落》,再加上我來台北之後看的劇場表演,才對莫子儀這位優秀的新生代演員有點認識。如果說阿堂導演有識人之能,啟用莫子儀擔當男主角而且能激發出火花,那導演在《深海》裡也讓我們看到蘇慧倫和李威所激發的不一樣的火花,也是有洞穿演員的慧眼。特別要提一下李威,他為了演電子工廠的領班,為戲增加體重(這對我這易胖體質的人來說,一增就減不下去,實在可怕),演出一個暗暗存著魅力,但又低調而喜歡安穩生活的上班族的角色,一脫以往演出偶像劇的外放突出演法,讓我還滿感到欣喜的。《深海》的故事大綱是,蘇慧倫飾演的阿玉和陸奕靜飾演安姐的在獄中結識,出獄後安姐在旗津經營一家酒吧,阿玉去投靠她,因而結識酒店的常客陳桑(戴立忍飾演),阿玉以為陳桑要了她就會愛她,但陳桑不過是花天酒地一番而已,阿玉為此幾乎崩潰,於是安姐安排阿玉到工廠上班。工廠的領班小豪(李威飾演)喜歡上了阿玉,追求之後兩個人開始同居,但後來小豪無法忍受阿玉對情感無時無刻的需求,於是兩人大吵之後阿玉企圖自殺。阿玉出院後回到安姐家與其同住,在這樣兩個人相扶持而沒有感情干擾的世界裡,好像可以擁有一點點喘息的空間。

故事被我這樣短短幾字說完,但故事是存有內力的,特別是阿玉與小豪那一段由認識到分開的過程,刻畫動人。(我還為此抱怨電影的預告片剪的都是這一段之外的片段,因為比較有動作感,比如阿玉和陳桑的爭吵。但實際上,我確認為阿玉和小豪這一段才是深海的核心,但這是潛入汪洋深海的緩慢毀滅過程,無法以幾秒鐘的預告片剪出,於是被放棄了。這樣的深潛感受,只有在電影院裡可以慢慢體會。)對於小豪那種需要愛情,但又不想整天被綁在女友身邊的感受,但又知道有重度憂鬱的阿玉對於世界的不安全感,只有小豪是她唯一依靠的想法,我完全可以體會。愛情就是這樣進退兩難。所以李欣芸做的配樂不能免俗地用了恰恰,這是多少人用以象徵愛情的音樂,可那音樂真好聽,難怪得到去年金馬獎的最佳配樂,如果有興趣可以上到官網就可以聽到。當然音樂的優美,襯托出來的是感情互動的艱難,我一向認為如果不是存心傷害,在愛情裡永遠沒有誰對誰錯,就只是契合度的問題。但這個契合度卻隨時干擾著我們,我們想要這樣想要那樣,但對方偏偏不依,那也無計可施。恰恰跳得不同步,可是不成形的,但世間就是有人對於不成形的恰恰還是無法割捨。一旦投入愛情的深海,要像鯨魚一般悠游可不是容易的事,我們怎能像鯨魚一樣忍受無比的深海壓力呢?

相較於阿堂導演之前的作品,不管是《濁水溪的契約》、《夢幻部落》或是去年上映的《經過》,《深海》呈現了不一樣的視覺風格和故事脈絡,也許在高雄拍片的陽光和空氣影響了整部影片看起來的質感,那個世界是空曠的、自由的,但人卻受限在於自己的感情囚籠裡,對比相當明顯。對於我這樣一個成長於島之南的人來說,南北氣候的差異影響我非常大,也許並不是我自己敏感苛求,由《深海》的畫面品質來看,似乎建議臺灣的導演們多多到不同的地區拍戲試看看。看侯孝賢的《童年往事》、《風櫃來的人》的感受和楊德昌的都市風格,以及侯導後來的台北顯影,所呈現的也就是不一樣的視覺感受。(突然想到,《深海》正在拍攝時,侯導的《最好的時光》第一段同時也在旗津拍攝,這樣說來,倒是大家都開始嘗試了。)

當然啦,到高雄拍戲應該多少也有先前謝長廷當市長時的得獎補助計畫所影響,但如果鄭文堂往後的風格會由《深海》這樣繼續發展下去,而且也能繼續開發演員不同的面貌,我到是很樂意繼續當他的影迷。



《深海》官網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giff
  • 我可以體會小豪那種西藥愛情

    西藥愛情是什麼意思啊?很玄!
  • YZ
  • 需要愛情...............,匆促打完不校稿就是這樣......後面還有很多錯字...........


    不過,西藥愛情,對冷是聾的,實在頗有詩意。
  • hoij

  • 西藥愛情
    真是經典

    剛剛再看了一次
    惠菁寫的電子工廠的愛情
    又有更深的感觸
    我們的內心都住著一個佩玉,也同樣住著一個安姐。
    我們都有依賴和強悍的一面
    尤其在這電子工廠流水線般的世界,
    為了不被深深的砍傷
    西藥愛情
    一顆恆久遠
    兩粒活更長

    亂入
  • tsae
  • 我一直想說hoij是我哪一位同事的名字
    怎麼提到惠菁了
    還好想起來了
    這期的壹周刊有惠菁的文章寫深海的事
    電子工廠提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