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達佑是村子裡公認的可愛女孩,她天真活潑善解人意,對誰都會露出可愛的笑臉。阿達佑慢慢長大,到了十六歲以後,開始不斷有小伙子追求,但阿達佑總是笑瞇瞇地,沒對誰好也沒對誰不好。這些小伙子畢竟年輕,沒什麼耐性,兩三次接觸沒明確結果,也就轉移目標。而阿達佑總是每天快快樂樂,她的快樂樣子反而變成一副讓人琢磨不透的樣子。

有一天,阿達佑看到在她每天固定幫忙農作的田邊大樹下坐著一個沮喪的男子。阿達佑笑笑地過去安慰他,原來這個男子被情人無緣無故拋棄,情人在沒有任何預知的情況下離開他,沒有任何理由,然後投入別人懷抱結了婚。這名男子叫里杉,因為情傷,他常常跑去那樹下坐著吹風。每次他一出現,阿達佑就跑過去陪他,希望可以藉著她的笑容至少化解一下里杉的憂傷。後來里杉跑去樹下坐,也不知道是因為傷感解懷,還是為了看到阿達佑。後來阿達佑和里杉結了婚,生了小孩,過著一般人平淡安穩的日子。

有一天,阿達佑沒等到里杉如常下工回家,她等到隔天,里杉才魂不守舍地回家。原來里杉遇到了之前的情人亞爾若,為了知道亞爾若的下落,里杉跟蹤她,看她進了一棟房子,里杉在門口守了一夜,只是為了再見到她一次。亞爾若也見到了里杉,里杉走過去要和她講話時,她卻立刻把門關起來。里杉才想起他該回家了。回家後,里杉告訴了阿達佑一切,他覺得無力再面對阿達佑的笑臉,覺得自己辜負了她,但他自己也沒辦法控制這一切,不知如何是好。阿達佑對里杉怨在心裡,但又不能發作,她知道里杉這時候需要支持,還是一樣笑臉面對他。但是阿達佑越表現出開朗的樣子,里杉就越感到羞愧,他已經無法感受到阿達佑如沐春風笑臉的功用,阿達佑越甜美只是越讓他感到慚愧,也越體會到她對亞爾若莫名其妙的懸念。

阿達佑感到事態嚴重,她想唯一的解決方法應該在亞爾若身上。於是她透過關係慢慢地接近亞爾若,慢慢地變成亞爾若交往圈子的一員。但阿達佑也苦惱怎麼去解決這件事,現在她認識亞爾若,但也不知道怎麼去問她對於里杉的感覺,也許亞爾若講出她當初拋棄里杉的理由,讓里杉能夠諒解,也許就好了。終於到了那一天,有一個阿達佑和亞爾若獨自相處的機會,阿達佑問了她關於里杉的事,亞爾若眼眨也不眨地說:「我不認識他呀。」阿達佑再也忍受不住,一反往常的笑臉大哭了起來。亞爾若莫名其妙地看著眼前這位朋友,不知道她為傷心,只能安靜地看她不斷地哭,同時不斷地幫她拭淚。

終於,阿達佑把所有的力氣哭完,看了看眼前迷惘的亞爾若,嘆了口氣,就離開了。離開前她把亞爾若的手帕還給她,然後就再也沒再來找過亞爾若。亞爾若握著手帕,感覺到手帕裡有什麼東西,她攤開來看,是一顆顆小小的像是植物的果實乾,她拿起一顆嘗了一口,舌頭和心頭都揪了一下,她一輩子還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弱慢
  • 這三篇愛情的場景中,我最喜歡這一篇。
  • 小島
  • 我嘗了一口,舌頭和心頭糾了起來,我已經有許多次這樣的經驗,許多次,可是,可是每次都像是第一次。
  • anarchichi
  • 我也最喜歡這篇。
  • Knight
  • 這個故事真的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