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介與莎耶加是自中學就認識的青梅竹馬。中學期間,他們各自都沒有和其他人交往,將彼此保持在異性友誼的第一位,雖然沒有明說,兩人之間也沒有很清楚的親密動作,但好像彼此就這樣認定了。同學們也把他們倆當作一對,安靜的一對,並不會特別去作弄、取笑他們,因為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證可以拿出來講。兩個人頂多就是偶爾放學一起回家,但也都是好幾個同學一起,或假日出去玩、看電影,但也都不是兩個人獨自出去,頂多比較有話聊,做什麼事都湊在一起。

考上大學的那一個暑假,莎耶加問啟介願不願意一起到湘南海邊做三天兩夜的短程旅遊,啟介說好,兩個人就出發了。這是他們第一次單獨出去玩。途中兩個人雖然為了節省旅費而同睡一房,但啟介很有分寸地沒有逾越什麼,莎耶加也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同以往的表示。最後在回家的車程上,莎耶加靠著啟介的肩頭睡著了,啟介的手輕輕握著莎耶加的手,但啟介不確定睡著的莎耶加知不知道。

大學時期,雖然分別念不一樣的學校,但都在同樣的城市裡,啟介和莎耶加還是常常聯絡,有空閒時也常約出去,有時莎耶加就只是跑去啟介住的地方陪他一個下午,兩個人在起居室或聊天或聽音樂,過著外人看起來像是情侶,但又找不到親密證據的生活。大學畢業之後,莎耶加也搬出家裡自己到外面住,啟介問過她是不是兩個人合找一個大一點的地方一起住比較經濟,莎耶加想了想,覺得要再找適合的房子太麻煩了,那還是就維持老樣子吧。工作了五年,兩個人也各自搬過一兩次家,但總是沒有確切的動力住在一起,也許是貪戀一點單身的自由,也許真的就是怕麻煩,或者,怕感情變質。他們都很珍惜這段平和良好的感情狀態,雖然進展緩慢,但似乎也沒什麼奢求,覺得兩個人這樣過也很好。唯一麻煩的是雙方家人催逼婚事,但他們彼此都不和對方講這些煩惱,也許等對方誰先提了再說吧。

有一次,啟介到莎耶家住的地方和朋友一起煮東西吃,後來送朋友回家再幫忙莎耶加整理完之後已經很晚了,過了末班電車時間,莎耶加就留啟介過夜。這一夜,是他們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兩個人都覺得很奇妙,但心裡面似乎覺得褻瀆了什麼,但又不好跟對方明說。不過這次以後,莎耶加就多了機會在啟介那邊過夜,啟介也常到莎耶加那邊去,雖然親友問他們這樣要撐到什麼時候,但兩個人總是不願意進一步做什麼,覺得這樣過下去不也很好嗎?

莎耶加發現自己懷孕時,跟啟介說了,啟介說,那結婚吧。他們兩人分別跟家裡講了決定結婚的事,大家總算鬆了一口氣。這一年,啟介和莎耶加36歲。兩個人決定先訂婚,等到小孩出生後再結婚,他們想讓小孩子跟他們的婚姻一起開始。大家都傻了眼,怎麼會有人這麼會拖延,一件好好的婚事早該在十年前便完成的,卻一直拖到現在。

莎耶加生產那天,血崩,陪產的啟介被匆忙搶救的護理人員隔開退到產房外,他生平第一次感到無常的急迫。沒有宗教信仰的啟介跪著流淚祈禱,最後憂心得昏厥過去。等啟介醒來,家裡人告訴他母子均安的時候,他匆忙地跑到莎耶加的床前,把一直握在掌心的戒指幫莎耶加套上。

莎耶加看了戒指說:「等好久啦。」啟介說:「對呀,等好久啦。」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居樂斯
  • 我的天, 你寫得真好。
  • 小史
  • 呵呵
    寫得再美也是假的
    真實生活沒有
    所以才要看電影呀^^
    幫我們完成想像 未知 可能/不可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