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在森林裡的陷阱中救了一隻小狐狸,把牠放了之後,就忘了這件事。沒多久,狐狸回來報恩了。

狐狸叼來了兩隻雞放在少女的門口,少女對狐狸微笑,搖搖頭說:「我不需要呀,我自己養了雞。妳不要再去叼別人的雞給我了。」少女把狐狸送走,把受傷的雞放到後院養護。

隔天開始,狐狸下午便每天陪著少女出門,或到園裡採拾蔬果,或在前院做女紅,狐狸總是靜靜地陪著少女,直到日落才又回到森林裡。有一天,少女在縫補衣服時,嘆了一口氣,狐狸瞪大眼睛看著她。少女看著狐狸,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心思說給牠聽,少女的情人被徵召到前線戰場打仗,受了傷回來,沒多久就過世了,因為他的忌日快到了,想起他,少女不免哀切。狐狸點點頭,一反往常地就跑了。

隔天,來了一位美少年,衣著光鮮亮麗。少年說,是狐狸找他來的,要代替牠陪伴少女。少年每天下午出現很溫柔地伴著少女做事,少女很開心,多了一個人陪她解悶,而且又挺細心溫柔,就把狐狸忘了。過了半年之後,每天半天的陪伴,少女漸漸感到不足,而且少年看久了,覺得有點異樣,他美麗的臉龐看起來似乎和那狐狸有點相像,少女猜想,大概是狐狸變的吧,決定要試他一試。當天下午少年來的時候,少女就說:「你回去吧,不用再陪我了,你每天這樣待著也不是辦法。」少年說:「妳不需要我了?」少女說:「我需要一個真正能陪我、供我衣食的人,不是這樣半天的陪伴。」少年喪氣地走了。

過了兩天,少年又出現,他指著少女家背後不遠的地方,憑空出現了一棟新房子,少年就拉著少女搬了進去。少年雖然搬進去和少女一起住,但常常還是會出門,有時天亮才回來,但少女不以為意,她為新的環境歡喜不已。

過了一年多,少婦(已經不能稱做少女了)跟青年(也不再算是少年了)說,舊房子裡的東西都搬過來了,這些日子裡也添了不少東西,但還是感到很寒嗆,她希望屋子裡可以更豐富一點。青年聽了聽就走出去了,隔天一早青年把少婦喚醒,她睜開眼睛一看,滿屋子佈置得堂皇有致,少婦很開心地親了青年一下。

就這樣慢慢地,每隔一段時間少婦就跟青年要求一些東西,慢慢地當年平凡的少女漸漸變成一個小富婆,也因為家裡後來也出現了傭僕,她也變成了小腹婆。有一天,少婦抓住正要出門的青年的手,說:「你不要再這樣常出去了好不好?晚上都待在家裡吧,你再去弄來一輛馬車,以後我們可以常常一起出去遊山玩水。」

青年的臉漸漸嚴肅起來,迅速冒了幾根像狐狸的鬍子,說:「我為了妳,把自己賣給森林之神,得每天去向祂報到,所以妳才有這一切。妳不要我去,好吧,那就不去了。」青年手一揮,漂亮的房子沒了,他們回到原先的舊房子裡,青年也不見了,出現了當年的那隻狐狸。牠咧嘴一笑,跑走了,再也沒回來過。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ia
  • 我喜歡這個故事。哈。。
  • YZ
  • 現在是投票支持哪一篇是嗎?嘻嘻。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