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袁笙仁出門和幾位大學同學喝下午茶,他們這幾個好朋友已經固定每個月找一天大家聚在一起聊聊。袁笙仁其實很期待這次的聚會,昨晚受到的驚嚇讓他想找人好好傾訴一番,可是當大家的話題轉到工作和情感上的困擾時,便讓袁笙仁不知道怎麼開口。因為他一直是大家羨慕的對象,工作成果好,感情又穩定,另一半更令人羨慕,一旦聊起這些話題,袁笙仁幾乎沒有任何開口的餘地,只能聽其他人長吁短嘆。

他們包括袁笙仁在內三男兩女,都是是第二次優生計畫的對象,他們這些優生計畫群往往因為自小所受的特別權利,以及一般人對於計畫的疑慮,往往是對他們保持距離。所以優生計畫群的社交對象大都是群內的人員,他們也因為無法忍受一般人對他們的懷疑眼光和格格不入的想法,所以也不太想去找他們作朋友。

所謂「優生計畫」,是2141年時由合國聯所主導,針對修正2036年開始施行的「伊甸園計畫」所做的修正措施,這也是合國聯第二次通令各國強制執行的方案。公元2027年跨國性的伊甸園團隊成功地找出控制與篩選人類基因的方式,其中華語國際的阿卡狄亞生物科技和英語國際的泰坦精密科技是研究團隊的主力,法語國際和西班牙語國際的兩家公司因為參與的部分一直未有突破性進展,最後是在阿卡狄亞和泰坦兩家公司協助下才完成預定計畫,所以法語國際和西與國際便被降低原本伊甸園計畫的股權。這樣的結果引起兩大國際的不滿,向當時的聯合國提出抗議,但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五大常任理事國中有三國分別屬於華語國際和英語國際,當然對於這個抗議不予理會。2031年法語國際為了取得更優勢的股權,其集團內的幾個國家的極右派政府聯合草擬出一份伊甸園計畫的執行方案,這份方案打動華語國際和英語國際內勢力強大的極右派政府及政黨,轉而接受此份執行方案,同時也轉移給法語國際更高的股權,以取得計畫的順利執行。五年之後,也就是2036年,三大語言國際開始推動「伊甸園計畫」,兩年內全球各國為了取得同樣的技術,全數加入「伊甸園計畫」。

後來的歷史學家稱「伊甸園計畫」是新新納粹主義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這個計畫的宗旨便是要讓人類的基因純化、單一化,由各國研擬出國內各族群的理想基因模組,然後開始進行新生胚胎的基因改造,修正掉各種先天性的基因缺陷,欲藉此產生更完美的人類。計畫施行之初當然有很多反對的聲音,但各國政府迫於被國際排擠而無法得到科技轉移,便以各種高壓或懷柔的手段執行此計畫,十年之後這些伊甸園計畫下誕生的兒童個個成長良好,社會的醫療成本和教育成本都降低三分之二以上,此時幾乎大家的疑慮盡散,紛紛支持伊甸園計畫,在也沒有人承認時年前自己是對此計畫有所懷疑的。

但是2136年伊甸園計畫實行世紀紀念研討會上,卻有多位學者提出令人憂心的急救報告,指出半世紀以來人類的創造力急速降低,學者舉出各種證據合理懷疑這是伊甸園計畫純淨基因後的影響。這些報告一出引起舉世嘩然,因為這些學者皆是當時世界上頂尖的基因科學家和社會學家,而且不少還是任職於阿卡狄亞和泰坦兩大生物科技集團,他們的言論也相當程度地代表這兩家公司的意見。於是合國聯開始運作召集幾大語言國際聯盟研擬對策,然後將伊甸園團隊改組成「優生計畫機構」,研擬修正伊甸園計畫的方式,五年後合國聯正式通令各國開始實施第一波的優生計畫。

「優生計畫」簡單來說,便是恢復2036年伊甸園計畫實行前的基因多樣性,學者認為多樣的基因看似各不相關,但實際上需要有不同基因的人類相互作用後,才有可能激起更多不一樣的文化發展,人類社會的創造力才能由多樣選擇中累積出前進的力量。很多歷史學家感嘆,這其實是很簡單的道理,早在二十世紀中期,也就是兩百年前,便有很多生物學家提出生物多樣性的見解,只是生物多樣性只被運用在不同種類生物的概念上,未能擴展到社會性和文化性的發展上。後來2027年基因控制與篩選的技術發展純熟,人類以為自造物者之手取得自我控制權,天真地想要創造出亞當夏娃般純淨的基因,整個興奮的情緒早已沖昏頭,把其他研究所得的教訓都拋在腦後,而初步實行伊甸園計畫的「成功」(當時以為的成功),更讓所有有疑慮的各學科學者不再懷疑,因而導致後來人類創造力的下降,不管在藝術、文化或科學領域都呈現發展停滯的狀態。

第一波優生計畫開始讓全球已經逐漸趨於一致的膚色開始變化,各類膚色的新生兒開始誕生。不過有些學者卻批評「優生計畫機構」太過膽小,於是2150年開始實施第二波優生計畫,開始讓新生兒有不同的性傾向。

這一波計畫一推出,著實讓許多學者噤聲而持觀望態度,因為關於性傾向的基因控制一直有爭議,雖然研究指出控制男性性傾向的基因在第二十三對染色體x基因的Xq28區塊上,但女性性傾向的基因控制區探詢卻一直沒有明確的進展,再加上不管男性或女性性傾向的研究上,不斷有社會學者指出環境的影響因素,導致性傾向的基因控制一直在基因學與社會學間爭論不斷。一直到2027年伊甸園團隊宣布取得所有基因控制的技術,學界對性傾向基因控制的懷疑還是未曾停歇。後來伊甸園計畫的實施實際讓同性戀幾乎絕跡,基因學者稱這是基因科學的大勝利,但社會學家確認為這和極右派政治勢力的普及有關,嚴密的基因監控使得個人隱藏自我性傾向而屈就標準化,同時也使同性戀發展環境絕跡,所以這不光是科技的「成果」,也是政治和社會控制同時並進的影響。

也因為這些研究成果的影響,第二波優生計畫的實行不僅僅只是在基因控制上著力,各國政府也開始打造對同性戀具有善意,甚至是禮遇的社會環境。這些被篩選出來參與第二波優生計畫的家庭都享有減稅的優惠,同時家庭配水量也增加百分之二十,這些優生計畫誕生的子女也享有十六年教育費全免的優待,購買任何物品票券都享有終生半價優待。這些優待當然使得被選作參與計畫的家庭無所異議,但卻也讓計畫外的人感到眼紅,所以後來這些第二波優生計畫的對象長大後很難和計畫外的同儕深入交往。

計畫施行之初,也許是百年前對於同性戀的以偏蓋全印象,所以「優生計畫機構」要求各國政府限制這些計畫對象只能接受文、藝、史、哲類的教育,同時限定他們也只能從事這幾類的工作,而且一定必須和同性結婚。這是「優生計畫機構」揠苗助長的心態所致,後來一直受到計畫實行家庭聯盟的反彈,許多家庭擁有家傳事業,卻因為子女被限制職業類別而無法繼承家業,也因此各國政府受到國內經濟發展的壓力下,開始開放計畫對象的教育選擇權和職業選擇權,但是結婚權還是未開放。

由於袁笙仁是2157年出生的,所以他的教育階段都還是在法令的限制之下。即使當年他的理科成績非常好,小笙仁還是被迫放棄念物理的心願,開始往設計方面發展,先念建築後轉念工業設計。等到他大學畢業時,雖然就業選擇權已經開放,但是他已經無法選擇其他工作,所以還是只能往設計部門鑽。他的其他同學們也一樣,也有不少人是被迫念設計的,現在也有一些人開始回到學校去念當初想念卻沒辦法念的學科,畢竟像笙仁這樣在設計界混得很好的人還是不多。

袁笙仁看著他的同學們從羨慕他的話題,開始轉移到對於從前政策的不滿,同時羨慕現在的小傢伙們,他們擁有比較完整的人權,決定打消跟他們「訴苦」的念頭。他後來清晰地想一想,這件事畢竟非同小可,牽涉到太多機密科技問題,現在他時在慶幸沒再聚會一開始便講了出來。

不過現在想起昨天的事,袁笙仁的背脊還是會一陣哆嗦。

昨天傍晚李家正下班回家,故做神秘地拿了一只精緻的小盒子給袁笙仁,要他打開來看。袁笙仁看那盒子上印著書寫優美的ABC三個字母,知道那是阿卡狄亞生物科技公司(Arcadia Biotechnology Company)的縮寫,他打開來一看,竟然是一對漂亮的戒指,每一只戒指都是由一對絞在一起的兩色金屬構成螺旋。這兩色金屬,不仔細看其實都算是銀色,但就著光一看,其中一種金屬會在銀色之外閃著藍光,另外一種則是閃著黃光,在光線下看著這絞在一起的銀底戒指,有一種魅人的神彩。

漂亮的戒指讓同樣是設計師的袁笙仁看待了,所以他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竟是:「這是誰設計的?」李家正笑著對他說,「這個以後再告訴你,但是你要先答應我的求婚。」本來因為驚訝而為嘴垂微張的笙仁,這時嘴張得更大了,呆呆地看著李家正不發一語。李家正倒也急了,連問他說你不願意嗎?袁笙仁這才被他喚醒,高興地往李家正嘴唇吻去,說:「你有看過這樣的拒絕嗎?」李家正大叫了一聲,張臂緊緊地抱住袁笙仁叫著,袁笙仁發現李家正眼淚都流出來了,他也不禁開始紅了眼眶。

本來事情到這邊都算圓滿,只是後來李家正跟他說,因為兩個人準備正式共度一生,許多他的事必須告訴笙仁,結果這一番話讓笙仁摸著已經戴在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無法反應。李家正嘆了一口氣說:「還好,這還算是他預料之內的正常反應,你先別急著考慮,你有的是時間思索,你要反悔我都可以接受。」雖然說得一副坦然的樣子,但袁笙仁可以感到李家正那渴切的眼神,所以他回過頭不敢正視他。然後他們就上床睡覺,袁笙仁不太確定李家正是真的睡著還是裝睡,不過他卻是一夜無眠,直到用了很久沒用的舒眠氣。

李家正告訴他的是他自己的身世。原來阿卡狄亞生物科技公司是李家正的家族企業,是他父母所創立,那是公元2000年的事。2009年李家正出生,2027年阿卡狄亞參與的伊甸園團隊正式公布取得基因控制與篩檢技術,2036年李家正27歲那一年,開始實施伊甸園計畫。在後來歷史上被刪除記載的一件大事是,除了控制新生兒的基因之外,同時也進行全民的基因治療,強迫全民進行基因檢測,然後利用病毒進行基因修改的工程。基因修改的工作其實並不如胚胎的基因控制那般容易,因此導致很多基因不全的人出現,也引發很多醫療和社會問題,最後的結果是各國政府進行的秘密大屠殺來進行清理工作。

李家正的父母不想自己有同性戀基因的兒子也被列入治療的對象,便謊稱李家正已經生重病死亡,但實際上卻是利用冷凍技術將他冰封起來,對外舉行的告別式和安葬,其實都只是將冰凍艙封入地下設備中保存起來而已。這個秘密一直只有家族企業核心成員一兩個人知道,連同企業控制碼一起移交,備忘錄上寫著一定得等到同意同性戀基因出現之後才能開啟冰凍艙。

後來優生計畫開始實施,阿卡狄亞公司在技術研發上慢慢落後於泰坦精密科技,於是阿卡狄亞的負責人想到了秘密武器,也就是冰封的李家正,他應該是目前所知唯一逃過伊甸園計畫而存活的人類,他的基因模組是最純正的原始狀態。因此在2179年將李家正自冰凍艙「救」起,李家正像是遊歷龍宮的蒲島太郎一樣完全不知世事的變遷,後來慢慢學習二十二世紀末的社會現象,卻是不免二十一世紀初的喜好,而這也是他的行止令袁笙仁感到奇怪的地方。

阿卡狄亞有了自李家正身上取得的基因序列,向合國聯秘密申報之後,合國聯準備將第三波優生計畫全權交與阿卡狄亞來執行,也同時準備讓阿卡狄亞接手第二波計畫的修正版。泰坦精密科技知道這個決策之後大表不滿,合國聯告知泰坦阿卡狄亞的新進展之後,泰坦便派出了一組商業間諜混入阿卡狄亞來調查,試圖找出到底誰是那個百前的原生人類。不過這些袁笙仁都不知道,也不會知道他其實已經陷入兩大科技集團的鬥法當中,李家正已經利用偽裝技術將全身的基因做了表面偽裝,十年內他的基因檢測都會和現代人無異,他的原始基因圖譜就藏在他左手無名指和袁笙仁左手無名指的雙螺旋戒當中。

袁笙仁正帶著全人類原始的機密踏上回家的路,他滿腦子在思索他這個修改基因人類面對原生人類的愛情到底是真是假,他到底是被洗腦而去喜愛另一個男人,還是基因上本來便如此記載,還是被各種社會壓力所逼迫著。

袁笙仁不知道怎麼解決,到底他的愛情是真是假,他所愛的人來自上一個世紀初,這麼大的決定,教他如何解決?他只好望著手上的雙螺旋戒發呆。

只是他不知道,遙遠的地方也有一個泰坦的間諜也已經盯上了他的戒指。



--完--

後記:其實應該還有故事的,但就先在這邊打住吧。



-相關閱讀-
我要看上篇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nysf
  • 好精采! 期待後續的故事 ...
  • AB
  • 根據The Merriam-Webster Dictionary對science fiction的定義:"fiction dealing principally with the impact of actual or imagined science on society or individuals"
    "Never Die"看來是完全符合science fiction的要求。
    不過目前所看到的,感覺比較像是「故事背景介紹」,似乎少了較細微的描述。
    期待以此為出發點,發展出更長篇的作品。
  • 妙妙
  • 這是我看過最有深度的布落格 每個字都懂 還 不懂
  • YZ
  • 這...,我該哭嗎?
  • 保安貓
  • 讓人想繼續看下去,
    似乎是個很龐大的故事...
  • Yuan
  • ...是巧合嘛?主角跟我的名字相似度真高:P(竟有2字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