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與出版業扯上關係到今年也是第七個年頭了,這些年來的出版,特別是這四、五年我更深入參與之後,有點感嘆我生不逢時,因為百花齊放活力旺盛的時代我只是拚命買書,等我加入之後整個出版正面臨一個銷售衰退的局面,即使2003年SARS之年都比現在有活力得多。與以往相比,現在的出版創意、種類、花樣是變多了,但銷售卻是呈現恐怖的斷裂現象。這幾年大家會看到許多小說賣得非常好,許多與電影相關的書賣得非常好,還有生活性的書、美容性的書也都突破以往的銷售限度,銷量屢破新高成為話題。但沒辦法成為話題的書更多,退書量一年一年增加,非連鎖書店一家關一家,以往可以賣兩三千冊的書,到了2006年往往不到一千冊。讀者都往暢銷書集中,其他書籍爹不疼娘不愛,讀者的閱讀眼光廣了、挑剔了,但下手卻集中了。開會時,老闆突然問,「你們覺得現在出版市場是谷底了,那這個谷底會維持多久?」同事們一一被點名回答,一年到三年不等,輪到我時,我說:「我比較悲觀,五、六年吧!」我沒有說的是,現在還不是最底,最底應該會發生在2007年底到2009年底這兩年左右。環顧一下同事的回答,除了一位同事說:「我看不出來有什麼原因可以回升」之外,我的答案是谷底最久的。而老闆的答案是「二十年」,以他前瞻性眼光講出這樣的評語,大家不能說心底都蒙上大片陰影。

我不知道老闆推測的原因為何,但我的答案由來的理由有幾點,這幾個原因都存在,只是這些原因會存在多久,多就會有變化,就變成個人主觀直覺測量的差異了。我的理由:


一、出版市場通路的價格破壞持續進行。

從2001年開始,網路書店的銷售由緩趨向高度成長。消費習慣改變是一個大原因,便利商店通路的加持也是一個大原因,另一個大原因是藉由免庫存和實體店鋪經營所節省下來的成本,因此降低的費用所被轉換成價格破壞的武器。價格破壞之後,短期內為了吸引消費者,所有的通路一定跟著做價格破壞戰,然而這一割喉,就是要求出版社再降低進貨價格,也犧牲通路市場的利潤來博取銷路,每一方都被割到喉嚨。

專營網路書店的業者想要把餅通吃,在各種機會上打擊、嘲諷開實體書店,但網路書店的業績其實是實體書店供養出來的,少了一家書店,網路書店就少了一個展示真實書籍的場所,也減少讀者接觸到真實書籍的機會。長此以往,最後的平衡會維持在實體和網路兩者不得不相濡以沫的恐怖平衡上,但那時恐怕已是兩大集團獨佔的局面。讀者能夠選擇的機會變少,只剩大型出版社能夠維持經營,爭取實體和網路兩大通路的合作,出版量變保守,種類也少,會變成衰退的冰河期。


二、暢銷書種的排擠

這兩年已經出現大暢銷書支撐銷售,大者恆大的局面,以往小型出版社或者大型出版設想以一些可以回本的小書來保持多樣出版的作法已經行不通。小書缺乏行銷資源,就失去了能見度,再加上媒體視圖書出版新聞、文化新聞為票房毒藥,不太做報導,也使讀者失去藉由媒體來獲得新書消息的機會,只剩下跟影視政治相關的書籍能夠曝光。影響所及,使得出版社紛紛投注精力在話題書和所謂的銷售大書,其他的書籍在種類和印製數量上就會慢慢萎縮。自解嚴以來百花齊放的出版狀況,到此告一段落。政治放開來的,由市場來終結。


三、文學閱讀的誤導及萎縮

臺灣一年會產生一千人次以上的文學獎得主,在台灣現今文學出版品平均銷售難以突破二千本的情況下,兩者形成驚人的對比。臺灣有多少的文學閱讀人口來形成文學土壤培養文學創作者?文學創作者是不是硬在貧瘠的土地上拚命撒種,而且由貧瘠土壤成長出來的種子也營養不良,造成弱勢的種子更難發芽、成長的狀況?

現今臺灣的主要文學獎大都是由媒體主辦,公布比賽規則,邀請創作者將其尚未發表過的作品投來參賽,這種作法和在台灣的讀者常聽到的外國的文學獎,通常由該年度出版品中評選出最佳者的方式是很不同的。這些文學獎性質和主辦單位大都為媒體脫不了關係,各媒體為了獨攬作品的發表權,當然以未發表而得獎後能在自家報刊刊載為徵選目標。在媒體日益發展,各種不同類型媒體的多元競爭之下,傳統的報紙副刊不斷受到經營的壓力,往輕薄扼要的方向演變,也形成創作者為得獎而根據各種徵獎辦法與評審習慣而量身打造作品的現象。大概也因為如此,在台灣很少看到如歐美日本出版那麼多的長篇小說作品。

這就像考試引導教學一樣。並不是考試引導教學不好,而是怎麼的考試可以讓教學多元化、均衡化;文學獎的立意應該也是在此:怎麼讓這個社會的文學閱讀和創作有多元而均衡的發展,身為考試者的文學獎主辦單位,應該要由此多想想。


四、環境的束縛

先抄兩段楊照〈我們還能怎麼辦?〉:

「在封閉、貧乏的年代,沒那麼多五光十色的現象,所以必須去探索有限現象背後更多的意義靈光;然而今天卻是:過多過飽足的現象,讓人沒有餘裕、更沒有胃口去深究現象之間的關係,以及現象背後的意義。

「現象以其快速炫目的變化,壓在空洞的意義上,進而讓人忘卻了意義層次的存在,以為現象,現象所占據的時空,就是一切。現象的浮動變化,製造了一種迫切感的假想:啊,那麼多那麼亂的變化不時發生,接收捕捉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想別的?」

……………

「越是投身在如此現象變化追逐中,我們的經驗能力越薄弱、越匱乏。真正的困頓、疲乏,其實是「無聊」所造成的。被太多太多老是同樣的東西搞得無聊不堪,再也燃不起熱情活力來,當然覺得疲憊不堪。

「然而,面對這些「無聊」而來的疲憊,流行的藥方竟然是『放空』、『慢活』。我們已經太無聊了,卻還要我們乾脆去發呆,這算哪門子答案?

「無聊,只能用豐富來對話。豐富,就只能從找到不同的、新鮮的,看待世界的角度去培養。迫切的時代裡,反而正是被視為沒有迫切需求的「思想」,找出世界新關聯新意義的工作,才能將人自無聊憊懶中拉拔出來。

「錯亂錯置的迫切感。最迫切需要思想的無聊深淵中,人們卻主張生活太迫切了,所以沒辦法等待思想。越沒有思想,當然就越找不出自無聊深淵中爬出的途徑了。」


我有點「斷章取義」地把這兩段文字字原先的脈絡裡面取出來,先不管楊照這兩段文字要引導出往下他的論點是什麼,他也明白地點出現代人對於思考的困境:被太多無聊的訊息和現象轟炸,過於無聊而疲憊到不想思考,以為不去思考是逃離這一切的良方。當然楊照指出,唯有更深刻地思考才能破除無聊,但大部分的人立即的反應是躲避,躲避了幾天,然後又不得不去面對龐大的無聊轟炸。很少人會想到能夠解決這一切的是深刻地思考,讓思考抵禦無聊的轟炸。

不思考,當然也就不會需要思考的良伴:書籍。為了逃開無聊而躲避思考,也連同書籍一起躲避掉了。我會以為這是現代人躲避閱讀的原因,跟什麼世代閱讀習慣斷層,或是年輕人不讀書之類的理由沒有太大關係。這兩年動輒數十萬冊銷量的書籍,我常在通勤時看到年輕人閱讀。閱讀只是種類集中,不是總量減少,而且需要多一點思考的閱讀比以往更容易被避免了。這樣所產生的後遺症,不必再分析,大家也都可以想像得到。









由這幾個現象來看,出版的長期低靡甚至導致崩壞是必然的,只是差別在於會崩壞多久?因為價格戰,所以出版品的定價會開始拉高,定價拉高不會首先因為紙漿成本上漲,而是更致命的價格割喉戰先來觸發。高價造成消費緊縮,通路又不得不再割喉促銷,之後就有可能出現臺灣一直沒出現的精裝本制度來把價格抬到最高,所有的市場局面就會為之大變,那就不是現在的市場狀況了。也許那個時候會是形成比較向歐美日本的出版市場局面,也在經歷價格割喉之後使從業者瞭解價格割喉的可怕,而像日本一樣形成統一定價局面。

這似乎會是另一個比較好的未來,但現在來說這個,實在也像是尼安德塔人在聊現代人了。




- 相關閱讀 -
國家不幸詩家幸
美感的動力
誤導的文學獎
小說:下一個文化殖民領域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Jia
  • 好長。
  • 金倫
  • 看了心有慼慼焉,
    尤其看著文學書的起印量,從幾年前至現在,真是不可同日而語啊。
  • YZ
  • 寫這篇文章,好似馬奎斯寫小說,預知南美洲的命運,也像薛西佛斯,預知是預知了,但卻一點辦法也沒。
    大概很多人都如此《預知死亡紀事》,卻也無法阻止。
  • mingwangx
  • 我對於「一些可以回本的小書來保持多樣出版的作法已經行不通」這件事最為擔心害怕。「只出暢銷書」這種指令似乎快變成出版老闆的口頭禪了。
    我每每為之垂淚。
    銷量在堪堪打平或者小賺的書,真的不值得出版了嗎?
    身為讀者,期待五花八門的閱讀可能,身為沒有任何資金背景但是投身出版業當勞力階級的我,需要五花八門的企劃製作可能。而銷量在堪堪打平或者小賺的書,正是這雙重可能的存在條件啊!
    左右看看,這種可能好像是越來越不可能了。
  • YZ
  • 我們好像都只能努力熬到這場「瘟疫」過去。若二十年計,彼時你我何許年也?
  • italo
  • 少了一家書店,網路書店就少了一個展「是」真實書籍的場所。
    (不好意思,挑了個錯字!)

    許久沒來這,看到你語重心長的這篇,有點難過。
    網路書店危及實體書店的生存,或是讓出版業的獲利縮減,
    它不見得是敵人,在整體景氣走下坡的時候,
    也是重新思索出版業方向與本質的機會吧!

    有點言而無物,一起加油囉!
  • Orpheus
  • 還有出版社薪資普遍過低,導致編輯流動率高也是一大問題。
  • YZ
  • to Italo:
    也許是我行文的誤差,讓你覺得我說的是網路書店危及實體書店,其實我的意思不是誰危及誰,我只是感慨新的消費通路樣式出來,但卻沒有辦法開發相對多的市場,而只是重新分配原有的市場,甚至新的網路通路也以瓜分實體市場為主要目標,而不是將目標放在使用網路但卻少上實體書店的人。

    雖然(想像中的)這類讀者開發的難度很高,不如去爭取實體書店讀者來的容易,但如果新通路者沒有這種新的抱負,那整體產業可預見的未來也不怎麼樂觀。

    至於出版的本質,我認為更應該避免價格化出版。一旦被價格化,要做到有價值就很難了。



    to Orpheus:
    編輯在出版業中的薪資是算較高的了,但跟其他產業比卻是微薄得可憐,所以難以吸引到夠多人才,只能吸引到夠有熱情的人才。如果只重視編輯(台灣傳統出版業的狀況),整體產業還是難以熱絡跟擴展。台灣的出版因為市場小,所以利潤空間小,能給付的薪資也少,造成如今這樣的局面。(但這問題還是很複雜了,不只這個因素。)
  • YZ
  • 本文剛剛改寫過,將原先過程的第三個理由簡要書寫,原來的常文完整刊載於下一篇。同時增加第四個理由,這個理由是很多人在談閱讀困境時會提到的現象,但成因,我引的是楊照的說法,個人認為比較準確。
  • 線
  • 突然看到朋友傳來的文章,把這篇收到黑米裡去了。
    <a href="http://www.hemidemi.com.tw/bookmark/info/476215" rel="nofollow"><a href="http://www.hemidemi.com.tw/bookmark/info/476215" rel="nofollow">http://www.hemidemi.com.tw/bookmark/info/476215</a></a>

    然後。以下是我留在黑米的話。

    谷底到何時?我不知道耶。老闆,你問我,我會跟你說我心裡沒有谷底耶!因為我還有好多書沒有看。台灣也還有好多書沒有出。而且有好多好多人跟我一樣,有好多好多書沒有看。
    我比較樂觀,是因為書是無窮無盡的。除非台灣人不要看書。

    我只是覺得每天都有好多好書可以看。但資訊太多了。必須有人要替讀者做分類或是介紹。

    反正有谷底也沒有什麼不好。才有機會往上爬嘛。XD實在太樂觀了。

    初到。多話了:P
  • YZ
  • 現在就是台灣人不太想看書,我身邊也有很多人一年連一本書都不買的,就算不買書,還是有很多資訊就讓他們看都看不完了。

    做了出版和不做出版,感受也是超不一樣的。
  • 線
  • 我身邊也是一堆人不買書的。
    但不買書的原因,有絕大部分是,他們不知道要看什麼書。且他們不知道自己喜歡看什麼書。每次有人問我,最近有啥書好看或是啥資訊是不可不看的,通常我都會先問他,想看什麼?

    其實這些不買書的人,多半不知道做出版的人的感覺是什麼。就如同他們不知道,你到底為啥要守著辛苦的出版,做那麼番偉大的文化事業。唯一能告訴他的方式,就是讓他看書。看你做的書,看你喜歡的書。

    那是辛苦且漫長又花時間的工作。要讓人把焦點拉回書上。
    不過我還是覺得那是樂觀的,因為多賣一本,真的就是一本。而那多賣的那一本,會影響多少個下一本?是無限大,也是無限小的。

    做出版啊!做書。真的需要強而有力的心臟,堅而不倒的信念啊!
  • KLN
  • 我在新竹上班,小孩六年級.每幾個禮拜我都會帶他去書店買書,他看過了神犬天狼星,棋神物語,小狼小狼系列,安房直子的書是他一開始接觸的書, 最近在他看他自己選的"死亡之眼".前年我用了GASH 卡當獎勵,養成了他可以自己閱讀的習慣,我想我應該是幫出版社和書店新添了一位長期的買書人.
  • YZ
  • 感謝。
    懂得閱讀的人,自閱讀裡面得到的喜悅回饋是最大的。

    希望上了中學之後,您的孩子仍能夠盡情地享受閱讀之樂。這是很關鍵的時期,但在台灣的學生常在這時期被打壓、限制閱讀----除了要考試的,其他的不准碰。

    那閱讀在孩子的心中,就變成一種功利手段,很可惜的。
  • Orpheus
  • 前面說的太快,應該說不只是編輯,而是出版社各個環節的工作人員流動率都偏高,經驗與專業無法承接,久而久之形成斷層。

    還有大環境的因素,以台灣勞工高工時低工資的狀況,如果平常除了上班回家還要帶小孩,真的是撥不出多少時間來看書。我有些朋友大學時代也是狂買書一族,但現在卻一年買不到幾本,經濟壓力、時間過少都是一大原因。
  • YZ
  • 唉唉唉,我想要不是我在做出版的話,可能碰書時間也會大大大大大大幅銳減。

    整個環境(準確一點說是北部的都會環境)對於閱讀真的很不利(相對的對於某些即時性、工具性的閱讀需求就有利),但偏偏大台北都會區的書籍銷售佔了全臺灣的五成到六成,可是人口才只有兩成,剩下八成的人口只買了四成的書。對於這個現象我的看法是:

    1. 因為絕大多數的出版公司都在北部,所以行銷宣傳地利之便,形成北部的訊息較為迅速、密實。

    2. 北部都市化較高,商業運作模式需要比較新的資訊來之稱,所以對於書籍的需求較大。

    3. 當然,以各連鎖書店的分佈密度來看,大台北地區也都佔了將近一半的密度,市場需求如此,通路分佈如此,當然也就造就如此的銷售區分。

    4. 這三年來陸續結束營業的非連鎖書店,大都分佈在中南部。除了獨立營業不易取得較好的折扣、書店坪數不大不易爭取顧客之外,一般他們對於經營書店的know-how跟不上時代,也是造成銷售下滑而不得不結束的原因。當然這也讓非台北之外的圖書銷售佔比再度下滑。

    5. 所以,網路書店應該去追求其他八成人口的銷售藍海,去補實體書店沒辦法做到的部分,而不是投入兩成人口的廝殺紅海。這樣才能追求更均衡而廣大的整體市場。
  • akongchen
  • 這個世界上,連那些販毒、販女人、販小孩...等等傷天害理的行業,都不曾滅絕,這麼善良的行業應該也不致於做不下去吧~
    因為人類歷史上,自從閱讀行為開始以來,就不曾停止過,出版人應思考各種出版的可能性,有閱讀需求的地方就是市場。大家要比的,應該是誰先找到這個時代和即將來臨的時代的閱讀需求!
    剩下的問題只是基本工資的高低是不被人接受吧?但再少錢的工作也還是有人做,不是嗎?我想隨著編輯軟體的進步,將來出版從業人員也許會走向個人化工作室的型態,就像平面設計工作者那樣!反正人事成本只會越來越高,老闆們不想請人或請不到人,那大家就剛好來按件計酬!不是有很多人校長兼撞鐘的嗎?
    台灣太小,其實只是個假問題,香港、新加坡不是比台灣小?別人的出版業就能做,為什麼?很簡單,因為他們那兒沒有民進黨政客力推本土化的鎖國政策!政府對各行各業的封閉管制,讓大家只能在這個島內賺自己人的錢,能有什麼發展性?
  • 無差別
  • to akongchen:<br />
    同意您從供需觀點看問題,只怕是到了那時代沒有人有熱情再去出版有質感、溫熱的實體書籍,<br />
    另外,我想您太看的起官僚體制了,其實大多官僚無法也無能做太多的決定,<br />
    所有政府機器都是在預算編列、消化、主計審核、議會質詢,<br />這樣的循環中度過的,什麼鬼黨都一樣,
    當然官方推動是任何文化活動的助力,但在台灣,民間活力、觀瞻永遠是先進於政府數步之遙的,<br />
    把餅做大與否,其實都是看老闆,否則隨便搞個控股公司,還是一樣世界跑透透的。<br />
    我認為關鍵還是在於閱讀習慣的養成(這議題很大)、商業行銷的細膩深入(這議題也很大)、<br />
    最重要的是老闆不怕賠、有熱情(這更難:P)
  • YZ
  • 沒有老闆是不怕賠的呀。因為不怕賠,很快就當不了老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