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目前有多少文學獎呢?這些文學獎一年會產生多少得主呢?

台北市文化局2003年12月3日的電子報這樣寫:「文學獎,根據詩人向陽的精算,去年台灣的文學獎項總計五十種,全國性卅三種、地方性十五種、學生文學獎二種。通過文學獎評定,授予文學書寫者名位或身分。」由該電子報到現在兩年半來,文學獎的數量只有增加沒有減少,比如說多了2005年因高額獎金而引發討論的「林榮三文學獎」,也是在2005年第一次舉辦的「溫世仁武俠小說百萬大賞」,2004年開始的「奇幻藝術獎」中的「奇幻文學獎」,還有國家臺灣文學館開館之後於2005年首度舉辦的「臺灣文學獎」、剛公佈的獎金高達兩百萬的九歌長篇小說獎等等,各種文學獎項只多不少。而每種文學獎又會分成長篇小說、短篇小說、極短篇小說、散文、新詩、劇本、報導文學、小品文、文學評論等等約莫有三至四種類別,每種類別還要選出首獎、二獎、三獎、佳作等約五名左右,如果以向陽的統計,加上大約十種獎項的成長幅度,一年則可以產生超過一千位的文學獎得主。一年一千人次以上的文學獎得主,在台灣現今文學出版品平均銷售難以突破二千本的情況下,兩者形成驚人的對比。臺灣有多少的文學閱讀人口來形成文學土壤培養文學創作者?文學創作者是不是硬在貧瘠的土地上拚命撒種,而且由貧瘠土壤成長出來的種子也營養不良,造成弱勢的種子更難發芽、成長的狀況?

要瞭解臺灣的文學獎以及文學獎所帶來的文學創作現況,應該要先瞭解在臺灣所謂文學獎的定義和施行方式。現今臺灣的文學獎大都是由媒體主辦,公布比賽規則,邀請創作者將其尚未發表過的作品投來參賽,然後決定首獎、二獎、三獎、佳作等名次若干,這種作法和在台灣的讀者常聽到的外國的文學獎是很不同的。瑞典的諾貝爾文學獎、法國的鞏固爾文學獎、英國的曼布克獎、美國的普立茲文學獎、日本的芥川賞、直木賞等,都是贈獎給已經發表的作品。前面提到的知名文學獎除了日本的芥川賞、直木賞與諾貝爾文學獎之外,都是自該年度已出版書籍裡面的評選出該評審團所認為的年度最佳文學書籍,芥川賞、直木賞則是自已發表的小說作品中(出版或在刊物上刊登過)選出一定時間範圍內的最佳作品。

在臺灣的文學獎中,針對已發表作品贈獎的比較有名的如民國五十四年創立的中山文藝獎,其審議細則裡面便規定作品「須為國人最近五年內完成且已出版之作品」,受理推薦甄選。或者如吳三連獎基金會的「吳三連文藝獎」、「國家藝術基金會的國家文藝獎」,是以終身成就獎為定位;「吳濁流文學獎」則是以發表過的作品為評審對象,「洪醒夫文學獎」是以往爾雅出版社發行年度小說選時選出該年度最佳小說所頒發的獎項,近年來換了出版社出版年度小說選之後,該獎就變成了「年度小說獎」。

除了這些以終身成就和以發表的作品為敘獎對象之外,較為知名的文學獎項大都是徵件性質來選取未發表稿件的「競賽」,獎勵創作與發表的意義低於競賽的本質。這樣的文學獎性質和主辦單位大都為媒體脫不了關係,各媒體為了獨攬作品的發表權,當然以未發表而得獎後能在自家報刊刊載為徵選目標。也因為是媒體而不是獨立的基金會主辦文學獎,所以徵件的形式不斷受到媒體生態變化的影響,也連帶地影響了文學創作。

在媒體日益發展,各種不同類型媒體的多元競爭之下,傳統的報紙副刊不斷受到經營的壓力,往輕薄扼要的方向演變。2006年的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獎的徵件字數限制是四千字以內,聯合報文學獎的短篇小說字數限制是六千字以內,這樣子的徵件辦法也就形塑了想藉由文學獎來自我印證的創作者的寫作篇幅,也形成創作者為得獎而根據各種徵獎辦法與評審習慣而量身打造作品的現象。大概也因為如此,在台灣很少看到如歐美日本出版那麼多的長篇小說作品。針對長篇小說所舉辦的文學獎,也大致和商業利益脫不了關係。像是舉辦過三次的「時報百萬小說獎」,每兩年舉辦一次的「皇冠大眾小說獎」,也是以徵件的方式舉行,鼓勵創作與出版的立意與立場和普立茲獎等相比不夠宏偉明確,為了各自的出版品服務的性質還是放在首位。

由文學獎來看臺灣的文學發表園地和文學出版,會發現大多數的獎項具有牟利性質,也就產生利益立場來形塑或限制文學創作,而不是往更多的文學可能性來發展,再加上始終未有夠中立而強大的文學獎基金會形成足夠的輿論基礎來號召創作者與讀者,普遍來看各種獎項的影響力逐年降低,甚至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也不再將得獎作品集結出版。文學獎變成年輕創作者逐鹿獎金的場合,已經有一定出版資歷的作家和得過一些獎得作家不被鼓勵繼續參選,這又是另一種文學獎的「歪風」,如果徵件的文學獎都變成新人獎,怎麼會有成熟的作品透過文學獎介紹給讀者呢?

這就像考試引導教學一樣。並不是考試引導教學不好,而是怎麼的考試可以讓教學多元化、均衡化;文學獎的立意應該也是在此:怎麼讓這個社會的文學閱讀和創作有多元而均衡的發展,身為考試者的文學獎主辦單位,應該要由此多想想。如同自稱自三十歲起開始每年當文學獎評審的張大春為2003年時報文學獎頒獎所寫的而廣被流傳的文章〈應該、已經和可以〉裡所提的,不要去想「已經」有什麼樣的作品得獎,不要去想「應該」怎麼樣迎合評審才可以得獎,而是要去想小說「可以」怎樣寫,「小說還可以幹什麼?」而主辦文學獎者應該也要如此思考,文學獎還可以幹什麼?文學獎還可以怎樣找回讀者和創作者對於文學的熱情?




- 相關閱讀 -
國家不幸詩家幸
美感的動力
谷底到何時?
小說:下一個文化殖民領域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弱慢
  • 要不要試試成立一個像英國布克獎哪樣的文學獎,把台北書展與它一起合辦。
  • YZ
  • 哈哈哈,這件事前陣子已經和老闆談過,不過台北書展不是我們啥小東東講要動就可以動的。

    不過你講到放在書展一起弄,算你有眼光。
  • 弱慢
  • 如果連你老闆都說不動,要實踐可能真的會很難哩。
  • YZ
  • 就跟你說囉,連我老闆也不能決定什麼的,因為他現在不是主事者。而且我也沒去試圖說動他,我只是把想法和資訊給他知道。
  • 星子
  • 原來文學獎的背後隱藏著諸多問題
    不過之前我讀到歐洲的某些文學獎也逐漸向出版社的利益靠攏
    這個問題應該是世界性的吧!

    對創作人而言:堅持自己的道路則是永遠的課題,不管外在條件如何

    說到底,寫出自己理想中的作品才是最終的目標

    好像太高調了,也許僅是自己小小的夢想吧!
  • 無差別
  • 藉由PCHOME電子報進入此處,若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

    我想此文做為出版產業生態的導覽是極為恰當的,做為讀者也會對於這種的共生循環感興趣,然而,究竟多少人會對於這樣的一件事認為'恩,好像有點重要'或是'是啊~跟國外的文學獎差很多耶',我的意思是,究竟台灣有多少閱讀人口?

    目前遍尋網路,似乎只有2001年Net and Books曾經發表過一個'台灣都會區閱讀習慣調查':一個月內一本書也不讀的人接近四成;讀書人口中每人平均每天讀書時間是1.9小時。
    以及天下雜誌在2002年的一個全民閱讀大調查:台灣人平均每週花在閱讀的時間是7.5小時,等於每天平均不過一個小時。多數民眾每年花在購買書籍的費用並不高,有三成四的民眾,每年買書的費用不到新台幣一千元,七成八民眾每年購書經費在五千元以下。

    其實對於這樣的數字如何反應現實狀況,老實說持悲觀的看法,假設有6成的人最近一個月內有'閱讀',扣掉租書店的漫畫、羅曼史閱讀人口以及抽樣誤差後,能剩多少?所以我想,台灣出版社藉由文學獎來炒作未問世作品的做法,講白就是'想太多了',真正持續閱讀的人,自然有自己的判斷能力,而普羅大眾是否在意各種不同的文學獎?

    既然是以文學獎帶動行銷,不如學學直木獎,先出版有潛力的新秀作品,舉辦文學獎後,再透過CRM管道去深入評介,或是像弱慢所說的,在每年的書展同時發布過去一年的新秀大獎,這些應該才是有效的行銷管道吧~
  • YZ
  • to 星子:
    「不過之前我讀到歐洲的某些文學獎也逐漸向出版社的利益靠攏」,其實我覺得炒作讓更多大眾去認識是很好的,只是審查的標準問題。不過這是隨時代會改變的,但臺灣的問題跟這些不一樣,而是完全脫節於社會。

    to 無差別:
    你提出的問題很大,關於閱讀率降低的問題是我其他文章想談的,請參考一下<a href="http://www.ccuart.org/kieslowski/archives/2007/02/post_6.html" rel="nofollow">〈谷底到何時?〉</a>,本文只純粹談文學獎操作。
    出版社主辦的文學獎其實佔很少數,主要是一些官方單位和媒體,官方單位想要辦一個活動衝業績銷預算,媒體想藉此拉抬聲勢,第一目的都不是鼓勵閱讀鼓勵創作(鼓勵閱讀先,再來才鼓勵創作),所以搞成現在這樣子。
    你講的直木賞的例子,不就是本文要說的嘛。嘻。
  • 無差別
  • 呵~
    感謝您的回應,我也寫了一些拉拉雜雜的請參閱<a href="http://blog.roodo.com/no_difference/archives/2785651.html" rel="nofollow">台灣閱讀知多少</a>。<br />
    是低,可能因為職業並比較會去看那樣的數字,
    也沒仔細看清楚,主要的還是官方跟媒體辦的,<br />
    官方,消化預算那就甭提了...自己也是半個公務人員,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
    至於媒體辦的,那就更妙了,2大報花錢請評審、給獎金,卻又不出版,是怎樣?錢太多嗎?<br />
    還是認為後續出版的書打上XX文學大獎得主,就可以多賣幾本嗎?所以參照您精闢的分析後,深深認為,<br />
    繼續這樣搞,在推廣閱讀角度而言是無意的,<br />
    疑~這好像是他們的首要目的耶XD
  • YZ
  • 以前媒體(報紙)辦的文學獎,主要目的是要賣報紙,但現在不行了,但又不好意思停辦,又不敢再刊長的作品,所以徵文字數越縮越短,變成現今的模樣。乾脆都叫極短篇好了。
  • 小杜白雲
  • 其實若不為五斗米折腰,又何需抱怨文學獎呢?
    若要為五斗米折腰,那就把符合文學獎條件的作品當成一種訓練也可。
    反正這是程度的問題,到了受不了文學獎的條件時,創作自會找其出路,文學獎的品質也會受到唾棄!

    如果真的抱怨到底,恐怕所有的文學獎都會不見吧!
  • YZ
  • 若如小杜白雲的批評,那這就像:要念書當然會自己念,何必抱怨聯考、推甄、各種入學制度一樣囉。其實什麼都可以不必管的。
  • 小雲
  • 不小心從別人的網誌連到這篇文章 ^^"a
    大大的文章很讚,我也算是出版類的人吧,看大大的文章真是心有戚戚焉,唉...^^"a
    就像生物會尋找出自己的出路
    我覺得我們出版也將會尋找出適合的出路的
    一起加油~ ^_^
  • 貝蘇爾
  • 啊! 那麼說的話 我的努力不必因為不得獎就被抹滅了
    就算文學獎也很主觀不是嗎? 那我大致上不用以文學獎為創作標準......
    引用版主說"不要去想「應該」怎麼樣迎合評審才可以得獎,而是要去想小說「可以」怎樣寫,「小說還可以幹什麼?」而主辦文學獎者應該也要如此思考,文學獎還可以幹什麼?文學獎還可以怎樣找回讀者和創作者對於文學的熱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