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而我一兩次在部落格文章上帶到一些工作態度,但從沒正式談我過的工作,因為我很難去寫個人實際生活而沒有任何顧慮。我會顧慮到這件事寫出來後,過一段時間我會不會自己看了覺得羞愧,會不會有朋友輾轉看到不滿,會不會有洩漏工作機密的嫌疑,總總原因讓我不寫。可是我的生活被工作佔去七、八成,不寫這些,得把剩下兩、三成的生活氣力拿來另外想文章,雖然總也是想寫才寫,但總覺得沒辦法在那七、八成中順理成章地摘一些出來實在滿可惜的。

今天寫下這個題目,我自己看得都心虛,我沒有什麼好辦法、意見要來分享,可能抱怨比較多,感嘆比較多。

我在出版業工作,可能一些網友看看我的文章猜一猜都猜得出來,但實際的工作內容可能就不是那麼清楚了。許多人可能會猜是編輯。在台灣,編輯幾乎等同出版業,可是很抱歉,我是當企畫的。那出版公司裡的企畫要做什麼事?這個問題大概是自我從事這一行以來就被問到現在,值得寫另外一篇或兩篇文章來解釋加抱怨。先簡單一句話說明,就是要把書籍形塑出來之後讓讀者知道然後想要閱讀、購買。

就這麼簡單一句話,可裡面百轉千折呀。(嘆)選一個自己的興趣當行業,有好有壞(這大概也需要另外一兩篇文章來談),好處是比較能夠有自我成就感,壞處是若因工作麻痺了之後,這興趣也就可惜了。但我覺得是興趣的工作好處多一些,最大差別在於有興趣的話可以有較多熱情和動力來維繫工作以及想法,比較能夠累積,並從累積中激發那瞬現的靈感。出版是手工業,非常需要從業者的興趣、熱情和手感,從業者對一本書沒有感覺,到頭來一定會被敏感的讀者發現。這也是出版的有趣之處,手工業就不像工廠生產線大量製造一模一樣的觸感、味道、溫度,裡面是會有人的質地在的,人的質地也就是書籍最大的內涵之一。

當出版企畫也必須面對這種人的質地因素,雖然不會直接經手做編輯、設計,但書籍的目標讀者設定、行銷方向設定,處處充滿人味,所以一個再怎麼優秀的企畫,面對自己不喜歡的書籍或沒感覺的書籍,或是工作量太多沒有足夠時間去培養出感情的書籍(這很常見),或是編輯不善於表達或不願表達,在前製階段無法讓其他相關同事感受到書籍的重點進而而產生感覺(這更常見了),當企畫的因為職責所在,也只能依靠專業和經驗,盡力把宣傳做好。(在這裡,請注意,我說的是宣傳,不是行銷,前段的工作沒做好,那就不必談行銷了,就只能論宣傳。行銷有4P,宣傳/促銷只是其中1P。)通常這樣的狀況在台灣的出版業還滿常見的,最大原因是企畫這工作不受重視之故,所以往往由行銷淪為宣傳小弟小妹。(又可寫一篇抱怨文章)如果真的沒感覺的書,那這樣也就算了,心痛會少一點,可是如果是非常有感覺的書呢?看到一本自己覺得很棒的書無法多做些什麼介紹給更多人,那種心痛的感覺可也是會連續讓人一兩周睡不好的。

最近身邊的朋友都知道,我拚命在努力口頭傳播敝出版社剛出版的一本小說《最後一秒的溫度》,實在是因為我太喜歡了,急著要把那種喜歡的感覺傳遞出去。但這樣一本不被認為是大書的小說,丟到市場上面去絕對是溺死在書海。絕對是,自我手上丟出去溺死的太多了,恐怖呀。除了我能夠騷擾的朋友之外,我就只好去騷擾一些書店的店長,向他們表達我對這本書的愛(噁),說明為什麼我喜歡這本書,這時就得想一些罄竹難書的瑰麗形容詞來描述我的讀後感。

但是,新書那麼多,有人會鳥我嗎?我不知道,也只能盡力。之後,若有書店被打動的,就再進一步問問看需不需要我幫忙做簡單的POP之類的輔助宣傳,如果能做最好,不能做也無法勉強,畢竟書店空間有限,每本書都這樣搞會很恐怖的。然後呢?然後還能幹嘛?我也不曉得。後來發展出來的是部落格版主的書評方式,但部落格的特點之一就是自主性,能夠掙到足夠的網路書評創造口碑效應,實在是可欲不可求的機緣。

再來呢?再來我也沒輒了。現在要「做」一本書是那樣的困難,在台灣已經沒有有效的媒體傳播出版訊息和評論了,做出版新聞的都被當作是「良心事業」,(既然是良心,但為什麼大家都輕視良心?)所有媒體無不競相在第一時間把藝文版面廢掉,拿去做八卦、娛樂、政治口水、挖肚臍眼。三年前辦一場新書發表會,隔天大家都還可以在媒體上看到某某作家出新書了,現在去哪裡找這些訊息?實在不知道真的是閱聽人不想知道這些新聞,還是做新聞的人認為閱聽人不會想知道這些;或者其他八卦政治口水方便超做搏取注目,靜態的出版新聞就對不起囉。
我的親友們有很多人一年不看一本書,也不上書店,所以沒這類新聞也無妨吧。但那些固定會閱讀的人呢?哪裡得到新書出版消息的?到書店裡去搜索才決定要買的嗎?除了網路之外好像也沒其他管道可以知道一本書的訊息了,而網路又是更大的海洋呀。

偶爾出版的什麼話題書,而是媒體有興趣的,難得出現在報紙或電視新聞上,隔天我們就會接到這樣的詢問電話:「請問報紙上那本某某某書要去哪裡買?」『書店都有賣喔。』「書店喔?」『是呀,各書店都有喔。』「那你們公司在哪?我過去買。」『不好意思,我們公司沒門市,不方便這樣購書。建議您到書店去,說不定也會有更好的折扣。』「啊書店在哪裡呀?」『………』我一直覺得台灣的書店不夠多,所以沒讓民眾好好養成閱讀習慣,而這兩三年陸續聽聞書店關門,我認為那純粹是書店老闆不懂得如何經營。(當然,這又是另外一、兩篇文章該談的。)

像現在這樣有效的書籍宣傳方式幾乎只能透過書店跟讀者互動,被書店吃死死也不是什麼驚人新聞了(說不驚人,其實大家都很心驚的,因為真的發生了,雖然知道一定會發生)。媒體不願,網路不可靠,通路養大了會反噬,實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結果興趣變成是撐住自己在這個不知道算不算夕陽工業的手工業裡的最後一絲力量。

朋友呀,告訴我吧,你怎麼知道一本書,然後決定要去買的?

(我在這篇文章的括號裡說了另外要寫幾篇文章呀!(大驚))



-延伸閱讀-
[行銷作業]:附加價值
[行銷作業]:一條危危顫顫的鋼索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Jia
  • 《最後一秒的溫度》看完了。好看!但是,跟溫度有什麼關係呢?困。
  • Yalutsangpo
  • 小说应该是比较难找准目标顾客的一种书吧,非虚构类的书籍的目标顾客会比较清晰。

    我是一个非文字职业的普通读者,通常比较依赖于口口相传来选择书籍。有时候,POP这种东西越是多,反而会产生不信任感,因为那是广告啊,哪有广告说自己卖的东西是不好的?

    口口相传除了身边的人以外(对于非文字职业者来说,其实这样的朋友很少),大多数还是通过网络上的朋友。如果你觉得某人的blog是对你的胃口的话,那他/她推荐的书籍多半也不会太让人失望。

    另外就是杂志书评吧,类似于纽约时报书评这样的。但是可以信赖的杂志其实也不多,书评的作用是推动你到书店去翻一翻那本书,最终购买行为的产生,在大多数情况下还是需要在书店里亲眼读到书里的一小段,或者是序言之类的。

    还有就是名人效应啦,比如康永哥推荐的书就很有可能被我买下来。但是这同样面临目标顾客定位的问题,什么样的人推荐什么样的书,不是乱来的。

    归根结底,就是说要找到你的目标顾客所信赖的信息源。但即使你努力到最后,有些好书可能本身就是那种寂寞的气质,是没有办法变成best seller的。

    话说回来,我也很久没看小说了。年龄越大可能越倾向于非虚构类的书籍吧。
  • YZ
  • to Jia:
    體溫呀!
    情人間最親密的就是體溫呀。
    另外,故事裡的瑞芝在情緒波動時,不都讓周圍的空氣翻天覆地地變化嗎?


    to Yalutsangpo:
    推小說和推非文學類的書真的差很多,差別在哪裡?這可以談很久,但最近我都會推薦人見看這篇文章:〈小說是三十萬字寫三十字〉(http://211.72.170.43/?p=255)。
  • Yalutsangpo
  • to YZ

    我数了一下今年读过的书,十四本里面有四本小说,有一本在宣传推广的影响下读的,两本是在朋友或其他非宣传渠道的口碑影响下读的,还有一本是追了好多年的Harry Potter系列。

    去年读了十九本书,三本小说,其中一本是张大春的小说集,是因为先看了他的非小说类的《小说稗类》才去找他的小说来看。

    对于专业人士来说,小说和非小说的市场推广大概是有很大差别吧。对于作为普通读者的我来说,小说可能更注重作者的branding和style,非小说可能更注重实际内容。但资讯来源都是一样的。其实花钱买小说确实会更谨慎,因为小说的好坏更不容易判断,就像恋爱一样,需要化学反应。
  • tui
  • 如同郝先生說的,進入小說世界需要三把鑰匙。

    如何推廣一本小說?只能從想像力和同理心著手了。只是,我們要如何激發他人的想像力和同理心?這兩者都是非常主觀與個人的特質。無論我對書的愛有多深,表達得多濃烈,永遠只能留待他人決定受感動的程度。

    於是,我只能想像他人的想像力。同理心,只能留待讀者翻開書之後,看書能不能自己説話;而,那個看書的人,又會不會聽?

    我覺得小說與非小說之間的讀者分野,有種類似「看山不是山」的階段性變化。總會在人生的一個階段,我們會特別需要感受別人的感受吧。

    把這些話寫在這裡,也是感嘆比較多。因為,我就是那個快因無力沉重而麻痹的人哪。(嘆)


  • kowei
  • YZ大哥: (在網路世界還是不要呼喊真名比較好喔?)

    不要沮喪, 我就很需要你啊!
    我也想跟有熱情和夢想的人們一起奮鬥!
    前提是自己必須要努力做出好作品..
    我相信真心會被看見, 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突然想到, 也許書與人之間也需要緣份吧~
  • YZ
  • Dear Kowei:

    實在說得我很心虛咧。哈。

    總覺得這個工作就是把人關進小小的籠子,讓你想辦法在籠子裡面跳支舞來的。不過若真的跳起來,那也很厲害啦。

    最近籠子越來越小,越來越難跳,不過也有偶然間騰空轉起圈來的時候,小小欣慰。

    你很認真創作,也很有想法。我們下次合作應該多花一點時間在想法上的激盪,看看能不能跳支好看的舞出來。

  • kowei
  • YZ大哥:

    用"在籠中跳舞"來形容真是太貼切了!!!(感動落淚)

    我總是有很多事情想做, 後來才知道不是單純發夢就可以,
    公司要營運下去, 勢必也牽涉到"成本控管"問題,
    用YZ的比喻法的話, 我覺得自己像是在籠中變戲法的
    新手魔術師. 真希望即使道具有限, 也能變出好看的魔術.

    很期待將來能一起作出很棒的秀喔! 恰恰恰!!!XD
  • 去蕪存菁
  • 以前中國時報每個禮拜有的開卷有益(現在還有嗎?),是找好書的來源之一,可能是某編輯的推薦,可能是某出版社花前買的版面,不管什麼原因,那是一個找書的好地方(不過報紙好像快活不下去了?)。還有就是書店最顯眼的位置,一堆堆排在那兒的書(不知道書業有沒有像唱片業一樣有所謂的上架費,可以放在最顯眼的位置),總而言之,也是可能會引起我購書的原因之一,再來是電子報,訂閱一些文學的電子報,啊!還有破報,破報常會有無名小卒的讀書心得,也很受益。
    有時候主流書(排行榜前十大的那種)其實不太吸引人,當然會暢銷不是沒有原因的,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操作手法的關係?也發現台灣寫影評的人多於寫書評的人,如果可以有個<a href="http://www.funscreen.com.tw/" rel="nofollow">放映週報</a>(http://www.funscreen.com.tw/),為何不能有個「閱讀週報」?雖然現在有小眾在寫書評,但如果一個部落格一個部落格、一個作家一個作家、一個出版社一個出版社慢慢連,真是很累啊,有沒有一個集合的平台呢?除了<a href="http://www.anobii.com/" rel="nofollow">aNobii</a>之外。
    註1:放映週報由中央大學電影文化研究室製作,專門發表電影二三事。
    註2:閱讀週報不能也是發表書籍二三事嗎!?
  • YZ
  • 謝謝。
    中國時報的開卷周報在中時最近改版後移到週日出刊。

    「放映周報」的方式很好,所以前一陣子<a href="http://www.ccuart.org/kieslowski/2007/05/post_135.html " rel="nofollow">我有一個大夢想</a>,想做一個共同的部落格平台,讓所有出版社來放各種小說類的新書資料。(各種資料,包括活動、介紹、書評等等)數量多更新快,讀者自然會注意。不過目前這部落格停滯不前,有很多的問題我之前沒好好想,也沒更多時間好好做。很可惜。

  • 去蕪存菁
  • 很棒的夢想,如果有需要幫忙的話,可以跟我講,大忙可能幫不上,但還可盡點綿薄之力啦!(也可以一起討論)<br />我有個問題,如果將書封面及封底及封底介紹文字刊載至部落格是否有侵犯智慧財產權呢(在未經詢問出版社同意之前)?還是跟cd一樣,有截取內容百分之幾的限制呢?(比如把博客來書摘轉至blog)<br /><br />加油,有夢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