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y.jpg

為了想吃到唐僧肉,為了騙倒前往西天取經的唐三藏師徒四人,眾妖精各顯神通合力變出一座龐大的機場和候機室,也煞有介事地假扮成等候登機的客人和航空公司人員……。這是林奕華《西遊記》的開場,在觀眾還在入座觀眾席的燈還沒暗下時,舞台上便開始登機的演出。即使宣傳海報就是以機場候機室當作背景,我還是被這樣的開場震了一下,感覺還滿不錯的嘛。不過就在燈暗、劇情(如果算劇情的話)開始進行,說是唐三藏臨時取消不來了(這是誰傳來的消息?三藏大師撥電話來取消機位的嗎?)之後,眾妖怪相互怪罪打鬧之後,一切就不妙了。

包括中場休息長達四小時的《西遊記》打打鬧鬧,但結構很明顯,全劇成四段,上下半場各一段,四段主題分別是「人人都愛豬八戒」、「人人都怕孫悟空」、「人人都恨唐三藏」、「人人都看不見沙悟淨」,每一段都會穿插一段影片,自稱是吳承恩的人在不同身份的不同旅行狀態,分別呈現豬八戒、孫悟空、唐三藏、沙悟淨的個性,當作是每一段落的楔子影片。豬八戒愛吃、誇大,孫悟空急躁、求勝,唐三藏好為人師,沙悟淨沈穩、低調,從影片到舞台上的表演,藉著旅行這個不斷穿插的主題來勾勒現代人的各種慾望。

主題很清晰,想法很有趣,意圖富有哲思,由此論述來看,應該會是一部很不錯的作品。可是不會這可能是一篇良好的論文:理性地爬梳、建構理論和找出新的詮釋觀點,就會因此可以成為一部好的表演藝術作品。所以自好幾年以前我就不參加什麼演後座談之類的活動,因為通常編、導會在這種場合挑明了說這齣戲的主旨是什麼(就算一開始沒想到要說,觀眾也會很用功地問),彷彿主旨、主題、用意、企圖正確了,一齣戲就該成功,觀眾也沒話可說。編、導把主題解釋清楚了,觀眾也就該明白剛剛可能霧裡看花完全摸不透的一切,就覺得座談上說得真好呀,原來是這個意思,我懂了我懂了,皆大歡喜興高采烈地回家。如果有這麼簡單就好了。如果真的覺得是這麼簡單也就真的大事不好了。

以上所提的那些,或許可以稱之為作品的「骨架」,若是骨架之外血肉不足實在無濟於事。觀眾看得到的大部分就是血肉形體,進而由此觀察內裡骨架狀況。直接拿出X光片來證明骨架良好,那也太無味了。

林奕華《西遊記》的第一段在宣佈唐三藏不來之後陷入大亂,不會思考、不願思考的眾妖怪對被要求思考後續怎麼辦苦惱不已,所以就來了一場題目超簡單的「大家一起來」(如果你知道這個節目,想必一定有30歲以上)益智問答比賽。比賽中不斷瞎鬧,嘲弄彼此兼嘲弄時事也嘲弄觀眾(但觀眾一定不自我承認被嘲弄,而認為那是講其他人),掰出各種笑話、情境,最後來個兩對夫妻、情侶嘶吼悲泣對唱〈廣島之戀〉。接著進入第二段「人人都怕孫悟空」部分,諧擬「超級星光大道」的「超級月光大道」,極力惡搞醜化每一個部分,然後蹦出來一位來挑戰者(王耀慶飾演),透過比看看誰罵得比較快的方式奮戰群雄及評審而大獲全勝。一方面符合孫悟空大鬧天宮的情節,另一方面藉由諧擬電視綜藝節目不斷擴張各種耍嘴皮子笑點,將所有角色扁平化之後再醜化來達到「笑」果,但王耀慶演出的角色對戰功力明顯不足,看起來對手根本是自願落敗,讓這一段顯得矯情而張力不足,也讓人家覺得孫悟空就只是一隻胡亂跳的潑猴而已。

林奕華也很聰明地會適時給予觀眾刺激,經過一個半小時的上半場休息二十分鐘之後,接下來輪到唐三藏的主題,卻是以泳褲秀上場,當場讓所有人精神為之一振。雖然走秀的題材至找在前年林奕華的《情場如商場——班雅明做愛計劃》就從頭到尾玩了一次,尺度的開放也不會有《戀人絮語》般徹底,但畢竟讓觀眾重新打起精神,可是慢慢地也看到許多上半場胡鬧歡樂地部分在下半場開始貧乏,想歡樂歡樂不起來,想戲謔卻漸漸無力。進入第四段,影片上的吳承恩所描述的旅行可能是很多人覺得最舒適、愜意的,不多求,只想好好享受一段流浪的時光,靜靜地看一本書、喝一杯咖啡。可是影片之後的戲碼卻是最令人不耐的「公主的羅馬假期」段落:富商千金在直播電視節目上徵求伴遊(仔細推究起來還真有點不雅),最後的參賽者是朱(豬)先生、唐先生、孫先生、沙先生,師徒四人會齊要搶公主,唉,真不知道該說什麼,而且還有孫悟空粗俗不堪的牛馬做愛笑話。(據說後來的場次修掉了這笑話,那我看到算是福氣囉?)雖然大家對於不那麼外顯的沙先生有較多好感,但看他這樣一直傻下去、迷惘下去,公主想選也難以下手呀。好好一個在影片中怡然自得曖曖內涵光的沙悟淨,到結尾竟然是個楞小子,嗯,幹得好呀。

一位學劇場的朋友看完戲後說:「不知道係要說什麼,所以我去買了節目冊。」節目冊裡面的文章當然是講得骨架昂揚,但血肉呢?這是我在劇場裡坐了四小時後的最大疑問。找了這麼多優秀的演員,偏偏要使用這麼多扁平的固定角色不斷耍弄。吳承恩《西遊記》裡面的旅程,孫悟空一番十萬八千里轉眼可到,但偏偏卻得當行者一步一步走,在旅程中師徒四人慢慢瞭解彼此、慢慢更懂一些佛法、慢慢更瞭解各種歷劫的意義。可是林奕華的《西遊記》號稱是fantasy的旅程,可是全部都在消費唐三藏、孫悟空、豬八戒、沙悟淨在取經旅程前的刻板扁平形象。一路取經之後的頓悟和證道呢?林奕華一點也不在意,因為只要有足夠可以消費的話題就可以,像是原地踏步卻假裝旅行前進,但步伐也踏得太粗魯了點。拉到另一個角度來看,這種原地亂踏步實在像極了臺灣的現況,也許,更後設一點看,也許林奕華真的看穿了台灣的現況,這樣耍耍弄弄空洞誇大是台灣目前的真實面目,而觀眾也很可能為了演員、為了噱頭於下次演出《三國演義》或《紅樓夢》時再度買帳,就像我們依然買政客的各種新噱頭的帳。

咦?那這篇文章標題是什麼意思?這是為了向劉鎮偉拍的兩集《齊天大聖東遊記》、《齊天大聖西遊記》致意,是電影裡一段很重要的台詞的開始。平平從《西遊記》而來,劉鎮偉的嬉笑怒罵惡搞扯爛的背後中心想法讓許多人在影片結尾頓悟,一開始你不知道什麼是噹噹噹噹噹,但經過這段旅程就會知道這神秘的噹噹噹噹噹是什麼。而我從林奕華《西遊記》裡沒有這種旅程後的頓悟,硬要說有的話,也只是請不要再告訴我們這個社會很破爛所以你們會來看這齣一樣體現破爛的戲,這是我們早已經知道且無能為力的事,就別再戳了,請想點補破爛的吧。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io
  • 去年去看了水滸傳,真有一種幾近崩潰的感覺...
    我心裡默默在林奕華的名字上畫了一個大叉叉。
    沒想到他去年羞辱了水滸,今年又來惡搞西遊,
    我只希望三立電視台早日將林導演挖角去拍連續劇,
    結束劇場噩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