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安排了電視台採訪林懷民老師,我在會議之後趕緊過去八里排練場看狀況,也想見試一下雲門的排練。

到排練場前,剛好和主播的採訪車錯身而過,主播已經訪問完了,剩下記者和攝影還在拍攝。第一次來的我躡手躡腳由後方走進去,和同事默默坐下,不敢打擾,《九歌》排練進行中,是〈迎神〉和〈東君〉的段落。和在劇場看不一樣,幾乎沒有距離,每位舞者眉目清楚,林老師坐在一旁的桌前監看、紀錄,不時出聲提醒。

距離近,相對的壓迫就大,可是編舞者不能因為這樣看就讓舞蹈力道減弱,這是得放到一千多人的大劇院裡的,編舞者的腦袋裡得有具體的演出場地空間感才行,想像現在看到的舞放到劇院裡是什麼樣的表現。〈東君〉排完,大家休息,我趁機過去問候林老師,談一些新書活動前的準備,老師很隨和,一切以低調、實用為準,其他都讓我決定。在團員休息、談話間,飾演東君的余建宏和飾演女巫的雲門助理藝術總監李靜君還是不斷地練他們對舞的部分,老師邊和我們談,一邊指導舞者。

老師指著余建宏說,你看他,amazing,很棒的舞者。但這舞,以後就要斷絕了。我本以為老師說的是如果《九歌》封箱,或是他不再演,由其他人演出時,就不一樣了。結果老師說,現在的小孩跳不出來啦,都是都市小孩,沒有那種生猛的經驗。連高爺、矮爺都沒見過。

我知道他的意思了。沒錯,現在的年輕人不再有那種剽悍之氣。《九歌》這一段裡面的祭祀傳統,似乎也只能模擬。

我看著飾演東君的余建宏漂亮的身形一遍又一遍練習,那肌肉線條讓我不禁想捏捏自己的肥油(哈),人家可是花多少的苦工方能練成今日身形氣蘊。建宏臉上的神情(只是演出時會戴面具)和肢體傳遞的張揚感是很夠的,可是老師想到的是以後呀。

這是文化的因素,老師說。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siapan
  • 很喜欢林怀民的云门舞集,太有感觉了
  • barbara
  • 好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