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000032%5B1%5D.jpg
(攝影:黃翊,主題︰羽毛 Limbs,舞者︰駱思維,拍攝日期︰2003.04.13(同年於T.N - Preview 攝影展展出))


不同的可能性從時間的這一點分裂開來。多年以後,黃翊在心中琢磨著某個充滿神祕意義的時間點時,也許他會循著線索追溯到這一點,是命運,是偶然,是選擇。

多年以後,成為重量級舞蹈家黃翊偶然整理年少作品時,會想起這麼一部被命題的作品〈身‧音〉,看著那些會隨身體擺動發出各種聲音的服裝道具,沈穩的眼神裡閃過一絲年輕的笑意;多年以後,知名的設計師黃翊,想起二十一世紀初年,他將心力投在和後來完全不同的創作領域的那段日子,那時的各種經驗成為他後來設計的活水源頭,不禁感激當年所遇到的貴人們;多年以後,電影導演黃翊復出拍片,半自傳性的題材,在片廠搭起了五十年前淡水和八里的街景,五十年前被祝融所噬的雲門舞集八里排練場在片廠裡面復原,精密的數位運算技術鉅細靡遺地讓搭出來的景在畫面上呈現出歷史的韻味。導演在剪接室看著畫面上投現出來驚人的時空靈光,比記憶還真實、完整,不禁悚然。

每一個決定,就再分裂出一個可能的時空,發展其不同的可能性。黃翊的可能性,在神祕的時間點前看,已經多得驚人,即使他從小就一直非常穩定而懂得自我決斷。神祕時間點一,彷彿《世說新語‧夙慧篇》裡面的故事,發生在黃翊尚未上小學時。大凡展現繪畫天分的,尚未習字便愛畫圖,不像許多其他才能,得依靠教育制度來發掘或訓練。黃翊從小畫畫,也許是天賦也許是耳濡目染,跟著做廣告的父親拿筆畫畫。父親也沒有多教,就是讓他畫,父親在大桌子上畫工作的稿,小黃翊便在一旁畫著他自己的圖。

看著小孩喜歡畫圖,黃爸爸就帶著黃翊到一家有名的大型繪畫教室去上課。黃翊記得很清楚,偌大的教室學生排排坐,畫著那天老師指定的題目:「龍船」。只是黃翊看到教室裡每張圖畫紙上的龍,怎麼都和老師在黑板上示範畫的那麼像,每一艘龍船都是一樣的龍頭,龍鬚捲的弧度、龍角斜插的方向,龍的鱗片、顏色,全部一模一樣。小黃翊馬上警覺、疑惑,回頭問爸爸,為什麼每個人畫出來的東西長得都一樣?黃爸爸說,來教室學畫就是這樣,會被要求畫出同樣的東西,你來這邊學,以後也會畫出一樣的東西來。小黃翊當場跟爸爸走出教室,以後再也沒有另外學過畫。

童年時期看了非常多《小牛頓》雜誌,黃翊認為對他以後的思考極有幫助,在畫畫上可能便趨於展現科學式的理性思考,喜歡描摩各種細緻線條和機械齒輪。大膽一點假設,也許這和後來的的攝影作品重視結構性,舞蹈作品所在意的小細節,設計作品重視的動態空間感,以及新作品〈身.音〉延續之前錄影作品〈Costume、Dance with Visual Effect〉的cyborg(生化人,混合了人體與機械的人類)意念。黃翊對於圖像的想像和自主性,或許可以從這一部分的美感養成經歷找到線索。

被新的教育方法和新的世代讀物影響著創作者,已經開始登上重要舞臺,黃翊正在展現這種新世代養分所形成的新型態作品。

神祕時間點二,活脫是電影《舞動人生》。小男孩去學拳擊,卻喜歡上在同一體育館上課的芭蕾班,開始學舞,之後成為舞蹈新星。黃翊在國小三、四年級時,帶妹妹去上芭蕾課,一些陪姊妹上課的小朋友都覺得無聊,跑去別的地方玩,只有黃翊乖乖在教室外面看,老師就讓黃翊進去一起上課,開始跳舞。

除了畫畫可能受到父親耳濡目染,連舞蹈也有可能。許多男孩子習舞會面對的家庭壓力,在黃家完全沒有,因為黃爸爸和黃媽媽自學國標舞,找國外比賽的影帶邊看邊學,沒跟老師上課,自學有成參加比賽還得獎,後來還開了舞蹈教室,黃翊習舞甚至可以說是被鼓勵的。

上國中前,媽媽問黃翊要考美術班還是舞蹈班,黃翊選了舞蹈班,理由是舞蹈的時間緊迫,有身體發展上的時間限制,這件事得先做。黃翊不是二選一,而是都要做,但選了有急迫性的先來衝刺。考上了嘉義國中舞蹈班,是一所女校裡的舞蹈班,等到考高中時,黃爸爸激勵他說,要就考上北藝大的七年一貫制舞蹈系,不然就別念了。考上北藝大,黃翊便開始在關渡至今的近十年的學習歷程。除了舞蹈系所之外,還可以在科技藝術研究所、電影研究所看到黃翊聽課的身影,他正努力地把種子不斷往外撒。

神祕時間點三,〈身‧音〉。一齣不是黃翊原先規畫發展的舞作,林懷民看了黃翊大學的畢業展後,便向他邀請作品,挑了黃翊和服裝設計師楊妤德合作的錄影作品〈Costume、Dance with Visual Effect〉來發展。舞者的新奇服裝,不利快速換場所以做成錄影作品,舞臺演出變成了新挑戰;利用燈光的設計,將舞臺畫出不同的區塊,每一種服裝設計都能有自己的氛圍。與雲門舞集2合作,臺灣舞蹈界最亮眼的舞臺之一,這次演出勢必成為黃翊日後創作的關鍵。黃翊目前還在進行另一個名為〈Spin〉的計畫,二○○七年已經在法國發表第一部分,跟著一起做的都是合作了很久的朋友,今年秋天將會繼續展演後續成果。

神祕時間點四,〈低語〉。〈低語〉是黃翊作品中的重要標記作品,向舞蹈大師麥斯.艾克(Mats Ek)作品〈煙〉(Smoke)致敬的舞作,連音樂都同樣採用佩爾特(Arvo Part)的 〈Alina〉。作品裡面可以看到黃翊和以往作品的不同發展,他表示自己很愛〈低語〉,但不得不離開,與它告別,才能繼續往前邁進。

神祕時間點五,郭台銘。「我很喜歡郭台銘喔,我是他的粉絲。他除了很會釐清、連結,還有他的自律,都是會激勵我的。他算是我的精神指標之一。」黃翊說。也許哪一天,鴻海尾牙不再是請影歌星演出;也許哪一天,黃翊成了一位成功的實業家。

描述一座閃亮的星系,我們難以說明是哪一顆星讓星系閃耀,不只是獨一的亮點,而是許多許多的星星組成,多元且璀璨。一位能量豐沛且領域多元的創作者,像一團不斷自我分裂擴張又同時收攏重整的星系,在每個不同時間點上整合發展出新的可能,一個人就足以組成一個能量豐沛的創作系統。也許哪一天,你就在某個意想不到的星圖上,看到他充滿自信地閃耀著另一種不同的星光。




關於黃翊
就讀於臺北藝術大學舞創所,極富潛力的年輕編舞家。
二○○四年以《灰階》初試啼聲,獲得「舞躍大地」舞蹈創作比賽銀牌。同年應邀在兩廳院「新點子舞展」發表《The Film-序》。二○○五年獲青霖基金會獎學金赴美,為美國舞蹈節編作《Messed》,被舞評家譽為「舞蹈節最佳舞作」,並與「驫舞劇場」多次合作。
攝影、錄影、裝置藝術,都是黃翊涉獵的領域。二○○七年,以羅曼菲舞蹈獎助金補助的舞蹈影像作品《Spin》獲國立臺灣美術館推薦,應邀於法國Enghien-Les-Bains Centre des Arts國際科技藝術節演出。《身.音》是黃翊首次應邀為「雲門舞集2」編作的作品,與服裝設計師楊妤德聯手打造舞者造型,同時也為舞蹈譜曲。(雲門舞集提供)


(本文發表於《幼獅文藝》)


- 延伸閱讀 -
擊空明兮溯流光——黃翊〈低語〉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居Q
  • 焦慮, 我沒寫的東西越來越多, 工作工作工作......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