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好不好看,有很多的因素,但和其他的藝術創作比起來,電影背負著一個其他創作也存在但較少被提及的因素:真實感。畢竟電影投射在大銀幕上,細節比舞台上的戲劇演出更清楚,對於擬真的要求也更嚴格,幾乎是要重新創造一個現實環境,彷彿造物主一般。所以拍電影得耗費鉅資,尤其一些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大場面(台灣觀眾特愛看爆破追撞等動作場面,覺得這是唯一進電影院的理由),卻也得花掉許多經費攝製,讓長年每天看一集播出兩小時十五分鐘,每集只花兩百萬元電視劇的觀眾百思不解。也許好萊塢拍片成本高出亞洲許多(所以很多片子到東歐、澳洲去拍,以節省成本。《黑暗騎士》捨棄貴三三的紐約,去芝加哥拍),但畢竟各大都市的物價還是很高,而電影都是由大都市出來的,再加上幾乎等價的後製、宣傳費用,拍電影真不是一件便宜的事,更不是室內搭棚演員走來走去就好的事。

一部喜歡的電影,真的要多看兩次。電影不像書,閱讀快慢隨你調,片子放過了就放過了,一個畫面裡面那麼多東西,要顧劇情要顧對白要顧音樂要顧角色服裝甚至有外語要顧字幕,怎麼樣都措「眼」不及。而第二次進到電影院裡面去看同一部片子,你會發現你看到的東西比上次多很多,也更加會發現創作團隊的用心,這是犒賞自己欣賞一部好片的最佳禮物。

看了各四次《九降風》和《海角七號》(平了1998年我到電影院看《鐵達尼號》的次數),一方面當然是某種熱情的支援,另一方面當然也是因為片子裡有強大的動力讓我可以一看再看。觀察其中的細節,發現更多創作者藏在其中的奧秘,每每讓我驚喜不已,像是找到了一樣攤在眼前,但別人都忽略的寶藏。
阿彥(鄭希彥)的房間是《九降風》裡面的重要場景,他的房間是七個男孩的集會場地,有很多場重要的戲在這邊發生。但仔細看這個房間裡面的佈置,會發現一些藏在裡面的塑造角色的重要線索。首先,當然會看到許多《職業棒球》雜誌,以及廖敏雄的海報,這當然是一個喜歡棒球的男孩子房間的標準配備。然後鏡頭轉到床和電視之間的矮架,上面堆了漫畫。誰的漫畫?安達充。講青少年運動漫畫當然無法錯過安達充,講棒球漫畫,安達充更不能錯過。阿彥房間裡面的安達充,在銀幕上一閃而過,準確到可以讓人辨識是安達充,卻看不出來是《CATCH鄰家女孩》還是《H2好逑雙物語》,反正安達充總是長得一模一樣的主角。導演林書宇也喜歡看安達充嗎?還是這是美術設計的意思?我所喜愛的安達充,吸引我的最大因素是他的敘述風格非常電影,擅長利用畫面、空景、象徵來切換,漫畫格就如電影景框格,跟其他漫畫家比起來非常有特色,也非常雋永。即使畫的是少年題材,卻因為他的處理手法,讓漫畫迷長大後還是會繼續閱讀。

阿彥的房間之外,《九降風》裡另外出現的房間還有小湯和阿昇的房間。小湯的房間功能性較弱,單純的必須出現的場景,但阿昇的房間出現兩次,每次都有重要訊息。先說阿昇的房間第二次出現,是他被退學之後,那場我稱為向楊德昌致敬的場景。而第一次是阿彥呼叫大家到游泳池,阿昇正在看書,鏡頭是由書桌前方往椅子方向拍,所以可以看到阿昇的正面和書桌上的一排書。那一排書,我們看到的都是書頁切口,當然書背是向著書桌前的人,但卻有一本是倒過來放,所以在鏡頭上便明顯地可以看到書背及書名,那是一本袖珍本的《倚天屠龍記》。電影裡很多次出現阿昇看《倚天屠龍記》的畫面,金庸是許多男生成長的重要讀物(但現在的小孩好像越來越不愛看了),但父母師長一定會禁止,所以為避免被家長念,阿昇就把書反過來放,說不定前面還有東西擋住,好讓爸媽不會發現。《倚天屠龍記》是一個很重要的線索,武俠小說中重視的江湖義氣,完全反映在後來阿昇被帶入警局的作為上,就像《倚天屠龍記》裡的張無忌,雖然年幼易被騙,他還是死硬地不說出義父金毛獅王的下落。這暗示了阿昇性格上與其他人,特別是博助,的差異,博助從一開始便是退縮的,雖然他的意見很弱,但所有場合他都會表達意見,而且都是退縮的,這當然也要多看幾次才會在一群男生的吵雜中辨識出怯弱的聲音,而且你會發現九個主要角色所有的動作和台詞都非常鮮明在每一場戲裡面層層堆疊推動。

在《海角七號》阿嘉充滿陽光的房間裡,會看到三面牆上安了書架,書架上的書,嗯,從我的書架上搬過去的嗎?怎麼種類這麼相像。導演塑造出來的阿嘉,雖然是落魄回鄉的樂團主唱,但他的內在成分是什麼,電影在歡笑中無法淺白地表述,只能透過他的房間來傳達。後來我每次都在努力辨識阿嘉的書架上有哪些書,最明顯的是床頭方向那幾本,在阿嘉和友子的床戲後大一點的特寫,那是米蘭‧昆德拉的書,還有皮蘭德婁《六個劇中人尋找作者》,甚至還有鍾明德的《從寫實主義到後現代主義》。這這這……,所以我猜阿嘉在台北,不只搞樂團,也搞劇場,是個標準的文青。(這不就是夾子小應的翻版?!)另外一面書架上一排村上春樹,就不難知道為什麼他的新歌要叫〈國境之南〉。想到這些之後,阿嘉的形象更加鮮明,當然也可以體會到導演透過阿嘉這角色所提出的嘲諷:這是一個讓文青靠文藝專業掙不了飯的社會,你還是得靠一些事務性的操作來混飯吃。所以得去當郵差、當警察、當業務員、當黑手,這是故鄉的爸爸媽媽可以理解且認為實在正當的行業,這是在普遍認為《海角七號》的影片基調為阿嘉出場第一句「操妳媽的台北」上的觀眾,可以再深入思考的,導演並不只是單向地操作南北差距對比,其中有非常難以剝離的混雜情緒。當然這也是讓影片豐富的細節,而不是非常專一地講自己的話。


很多人講,要看第二遍,就等DVD出來再看就好,但如果是這樣,可能原先的感動會被削弱,甚至不見。電影院的專屬空間,一群人一起觀賞一件作品的情緒,和超大的銀幕,不是一般人家裡的客廳電視可以取代的。對我來說,我收藏的DVD一向是為了補看過去經典不得不然的作法,或者是收集當代佳片,而這些當代佳片一定是我在電影院裡面先看過,而且可能不止一次,我無法靠觀看DVD而得到欣賞到電影佳作的感動。有多少觀眾認為電影不過如此,可能就是因為習慣以DVD觀賞形式取代電影院,即使家裡面裝設家庭劇院規格的硬體設備,有超大的投影機,但心理上的儀式體驗還是沒辦法與電影院相比,因此而錯過很多好好欣賞傑作的機會。

如果不是拍電影,以電視景框的規格,製作團對不必那麼費心地考慮到阿彥和阿嘉房間裡面的每一個細節,創造出兩個角色的生活痕跡,甚至透過這些痕跡向觀眾傳達另外的訊息。電視景框太小,觀眾在家觀賞時的干擾太大,電視非得用各種廉價、單一又強化的手法來吸引觀眾目光和按遙控器的手指,這是兩種看起來相近但又相異的媒體的差距,所以電影是藝術,但電視頂多是娛樂。藝術是娛樂的最高等級。

你最近看了什麼很喜歡的電影嗎?找時間在去看第二次吧,真的。



ps.《九降風》自9月19日起在台北信義威秀和新竹威秀重新上映,同場先映林書宇獲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的成名作短片〈海巡尖兵〉,機會難得,而且,兩片同映只要150元。







- 延伸閱讀 -
Adachi
我期待——解讀《九降風》之一
當我們年輕 _《九降風》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昏昏欲睡的上班午後
  • 我很好奇,當你打開眼睛耳朵,全面接收電影中傳達的訊息之時,曾經失望過嗎?

    例如:假設你定睛一看,發現阿嘉的書架上排列著的並不是理應出現的[文青書單],而是隨意填充的食譜書,美容書或汽車雜誌...(舉例誇張了點,不過你明白我的意思啦^^)

    對你來說,[電影]這個詞彙本身,是否代表某些必要條件的集合?像是,我曾經感覺某場音樂會[沒有音樂],你會說某場電影[沒有電影]嗎?

    --
    發現你可以改名叫 Wen-ching Lin 耶 XD


  • YZ
  • 失望的電影太多啦,但那些幹嘛寫來?連寫的動力都不會有。比如說本周去看的某片。

    要累積看過很多不夠好的,你才會領受好的。沒有專是挑到好的這回事。

    ㄎㄎㄎ,「阿嘉的書架上排列著的並不是理應出現的[文青書單],而是隨意填充的食譜書,美容書或汽車雜誌...」那他就不會是阿嘉。也就是說,這樣去定位角色的創作者,就不會創作出這樣妳現在看到的作品出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