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14 Wed 2009 23:29
我從小就是討厭菸味的人,父系家族裡面沒有人吸菸,母系家族裡面只有一兩位平常少見面的姻親會吸菸,所以我幾乎是在沒有菸味的家庭長大的。討厭菸味,除了個人喜好之外,菸味會讓我不適,為了看表演去陳年菸酸味加上新菸味不斷的live house,常常是看到紅著眼睛流眼淚出來,非表演太感人,而是菸味令人欲涕。

大學的時候,我第一次碰到學校不禁止學生抽煙的階段,跟以往中學或小學階段大不相同,我也第一次和認識的人因為香菸起衝突。有同學喜歡在同學聚會時吸菸,我非常厭惡,即使是交情好的同學,我還是當面指責:「你這是強姦他人的肺部。」雖然這種當面詈言的方式是建築在不損及情的情況下,當然也不會有什麼效果,沒有吸菸者會顧及到點一根煙把整屋子的空氣污染是多麼不道德的行為。

許多人開始吸菸,除了青春叛逆期偷偷摸摸的自我宣示行為以外,能正大光明吸菸大概就是上大學,沒人管了,自由了。更多男人開始吸菸是因為當兵,同袍拉著拉著,也因為急欲在權力環境的修羅場內彰顯自身,也因為荒謬無聊與苦悶(不都是這樣形容吸菸的功能嗎),就開始吸菸了。當然,退伍有期,戒菸無時。男人的吸菸誘惑之路大部分會只於當兵,但有些坎坷的,會在職場上遇到新一輪戰場,我的好朋友就是這樣淪陷的。國中、高中、大學、當兵各階段的抽菸吸引力都度過了,結果卻到了一間煙霧繚繞不見五指的辦公室報到,為了不只被別人強姦肺部同時也可以強姦別人的肺部,開始抽菸。

於是,當公共場所開始分開吸菸區和不吸菸區,公共運輸工具和公立場所開始禁煙後,我覺得真是不錯,總算可以在都市已經煙塵毒氣夠多的空氣之上,不必再加上香菸。

這星期,菸害防製法開始實施後,我突然覺得有點怪異了。我看了實際的法規,內容應該是還OK,但實行方式和媒體報導內容卻覺得充滿肅殺氣,各場所一定要貼上禁菸標示(沒菸不貼還不行),還鼓勵民眾舉發違法吸菸的場所和個人。這實在是太過份了。這不是不知自己是狗仔的媒體下的標:「全民狗仔」,而是鼓勵全民當祕密警察。雖然菸害防製法是2007年公佈,十八個月後施行,公佈和實行的主政政黨已輪替,但對於政府權力人民該小心的卻無二致,甚至要更加小心。

最讓我不爽的是,我這麼討厭抽菸的人,現在卻因為政府越來越獨裁的徵兆,讓我不得不替抽菸者的人權受侵害擔心。什麼爛政府要讓我為本來我討厭的行為的行為者人權煩憂,就因為政府權力逾越到令我擔心其趨向獨裁的關係。這可不是罵七億句「幹!」可以消解的。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相約好旺角
  • 大年初一,且賀版主 [汗牛充棟],[牛角掛書],[力大如牛],[賺進金牛] XD

    --
    我這輩子無法不痛恨菸味,偏偏生就個媲美[菸霧警報器]的敏感鼻子,幾百公尺外的菸味都足以令我嫌惡怒視。更令人髮指的,便是那些聚集人行道上騎樓中央,以菸霧圍成路障,活生生霸佔路面的吸菸客。(我甚且偏執地懷疑,他們故意要讓不抽菸的人同受菸霧荼毒。)

    上次和汪吃飯,我們坐在禁菸餐廳的深處,卻在某個瞬間兩人同時抬頭蹙眉,原來是來客拉開大門,引入門外吸菸桌的一縷惡菸。

    竹家莊那天,同桌只有我嗅到疑似從樓下逶迤而上的菸味。

    前陣子發現你鄰座的 P 身上味道淡了,一問說是戒了,我大大賀喜他一番。還玩笑問道,戒掉後想必人緣越來越好吧:P

    --
    菸害法施行後,我沒感覺到多大好處,卻發現街頭騎樓的吸菸者變多了。猜想是室內處處禁制,全都被逼出室外。

    上次看駱以軍寫禁菸心情的長文 [往事如菸],雖然無法消減我對菸的惡感,但我相信這便是他的親人不忍奪去這麼個 [菸霧沁入身體如古玉的沁色] 的小說家手上那支菸的原因吧。

  • YZ
  • 去竹家莊那天,印象中我也有聞到菸味,怪哉。我常會在想來不應該出現菸味的環境聞到菸味,大概都是該店員工偷吸菸,比如電影院,怒不可遏。

    不過,對於法西斯式的公權力,我更怒不可遏。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