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寫的陳大為
詩:陳大為,出自《盡是魅影的城國》

簡寫的「陈大为」整整少了八畫
退還了各種古中國的意象
詞的運用萎縮
好比形容犀鳥只用簡單的「龐然」
「垂天之雲」乃不可思議的譬喻
中文節節敗退 敗退到烏江
如霸王卸甲簡單形聲的奧妙
四季簡成一季
身份證簡去了廣西和桂林

夜色垂直 如大寫的M
以立碑的姿態空降
龍 自華校的操場負傷而逃
剩下一些成語:
「茍延殘喘」、「薪火相傳」
在拼音的國教體制之外
「碩果僅存」的唐詩
跳下黑板 用嘹亮的平仄逼我去聯想
所謂的北國
都不知長什麼樣子的冬天
以數學 我把中午減去四十度
那雪呢 大雪紛飛成小雪初情的畫面
冰箱豈能當作冬季的簡寫

在怡保 我讀著簡化的「中国文学」
走進書店 書籍簡化成文具與字典
我的世界被字母圍剿
卻常常聽到:五千年的文化
「文化」僅有空洞的八畫
連儒家都簡化成演講者的口頭禪
這裡頭 沒有誰讀過四書
只會把告子的「食色性也」
誤作孔子傳世的名言
總之大夥兒喜歡簡寫糾葛的狗政治
繁複的移民史
整大個吉隆坡簡寫成
一個葉亞來
葉再簡寫成:叶
連植物 都失去最起碼的草樣子
崇尚簡寫的華社需要一部
繁體的文化大辭典
精準的文字學
把叶還原成葉 把儒家
研讀成十三經不必標點的鏗鏘文言

我不願被姓名簡寫
尤其蠢課本 和條那虛脫的龍
從辭海 我結識一匹
無從簡寫的麒麟
跨越文言與白話 都市和城池
用先秦散文和後現代詩
來填飽我的聖獸
我保證
不會讓南洋久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eslowski 的頭像
kieslowski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