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人生》裡面的小男孩是最幸福的小孩了,父母為了他的心靈成長,想盡辦法地美化他的苦難遭遇。爸爸在集中營裡受苦,媽媽在集中營裡徬徨,在小男孩面前卻都要一副天真浪漫的樣子,連其他牢友都不忍是破壞一位為人父者的苦心,即使再怎麼不甘願,還是默默地配合爸爸的作法。因為為了下一代的幸福,為了戰爭過後小孩子不會因而人格發展不全,為了以後小孩子的心靈不是充滿了仇恨。所以,大家都裝作美麗了。觀眾所看到的,其實都是小男孩的看法,即使是在小男孩出生前的故事,也是小男孩小時候親友告訴他的父母相愛的美麗故事版本,所以電影裡的對白都是童話式的。德文在劇中來說是沒意義的,因為小男孩聽不懂,所以他只會覺得一個人滑稽地嘰哩咕嚕,唯一的意義是爸爸的翻譯。
小男孩躲在箱子裡時,爸爸被德軍押著經過,鏡頭透過小男孩所見到的孔隙,看見爸爸誇張地舞弄手腳姿態,小男孩嘻嘻哈哈地笑了。所有的苦難我們都看不見,因為鏡頭實際是透過小男孩的觀點來看待世界,看不見苦難是自然的,因為都被他偉大的爸爸給擋掉,連帶我們所見到的也美麗起來。

小男孩的爸爸留給他最大的禮物是童年時的美麗時光,以及保持他美麗的心靈,即使是苦難,爸爸認為一代的錯誤罪過由一代來承擔就好。捧在手心的寶貝要讓他以健康的心去看待世界,即使是屠殺的罪惡,即使是慘絕人寰的悲劇,親身感受後留下來的是怨恨及報復的念頭,知道(而不是親身經歷過)所留下來的卻是警惕。電影中的爸爸是偉大的,編導的用意也極為寬厚,對於侵略的舊敵,只是以愚笨來奚落,並不是採取報復屠殺的意念,不然,人生如何美好?

據說史匹柏對於這種理解苦難的方式很嘔,這是當然的,因為他的背景只讓他學會仇恨,因為他有醜化敵人、要求敵人負責的心態,缺乏了包容。所以《搶救雷恩大兵》裡的德軍必定恩將仇報,厄本必定手仞德軍而後快,為了「彌補」自己當初寬大釋敵的愚昧。

當然我們能諒解史匹柏的感受,對於同樣受到外族猛烈侵略的我們,到底要選擇貝里尼還是史匹柏的理解方式,恐怕因為太過切身,反而不知道該從何下手。雖然史匹柏的作法符合公平原則,不過貝里尼倒是給了另一種較為高度人生理想的選擇。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