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遲考1.JPG


凌遲:一稱古代的酷刑。歷代行刑之法不一,但求使被殺之人極為痛苦的慢慢死去。有的先將犯人肢體斬斷,後割咽喉處死;有的以刀剮頭、臉,斷手足,剖胸腹,再砍頭。
宋史.卷一九九.刑法志一:凌遲者,先斷其支骿,乃抉其吭,當時之極法也。
元.關卿.竇娥冤.第四折:合擬凌遲,押付市曹中,釘上木驢,剮一百二十刀處死。
亦作凌持、陵遲。




我在敦南誠品安和路旁的告示板前佇立,我完全被震撼住了,讓我立刻決定得去看拖了好久都沒能找到時間去看的「2002台北雙年展」。(我想我大概另外找不出時間去看幾乎同時展出的文件展了。)

幾乎是為了這一張照片而去看「2002台北雙年展」的,那是陳界仁的《凌遲考:一張歷史照片的迴音》。

陳界仁,並不是一個陌生的名字,以往零零散散看過他的一些作品,大都是將大屠殺或肢體凌虐的歷史照片以電腦做處理,並將其中的角色換成自己的面貌,如「魂魄暴亂」系列裡的《失聲圖》、《法治圖》、《連體魂》等(這些作品的圖片可參考本文最下方劉紀蕙教授論文的鏈結)。其實我看過的並不多,但這位創作者的名字卻已經難忘,透過各種殘破、拼湊的肢體,展現出他的歷史企圖和人道關懷。一直到了《凌遲考》,我知道「陳界仁」這個名字,已經變成我心中台灣當代藝術家的一個標竿,他的意念、他的思考深度、他的執行力,已經得起任何評論的檢視。《凌遲考》是一段長達二十三分鐘的黑白影片,以三個銀幕播放,有時三個銀幕的影像一致,有時是不同角度的畫面。影片開始是一個人犯被押解到市集中,被綁上木樁,薙髮的人群圍觀,戴著官帽留長辮的官員解開人犯的衣物,為人犯灌下一碗嗎啡,選刀,開始凌遲。同時畫面帶到一群著現代衣物的歐巴桑,個個哀戚面容。

凌遲持續進行,人犯表情迷離地望著天空,他的胸前已經被剜下兩個碗大的血肉傷口,行刑的人將他被縛住的手腕解下來檢視,尋覓下一個下刀的地方,犯人兩手攤伸,宛如一幅殉道受難圖。最後揀定了腰側的軟肉,犯人又被縛住繼續動刀…。最後畫面出現圓明園殘蹟、哈爾濱731遺址(當年日軍的人體實驗室)、綠島的綠洲山莊、中壢RCA電子加工廠等場地圖片,最後一個畫面則是1905年的那張原始凌遲圖。

《凌遲考》並不是一個創新的意念,其意圖還是陳界仁在以往「魂魄暴亂」系列理所呈現的概念。《凌遲考》的靈感出自1905年法國軍隊在中國拍攝到的一張凌遲照片,而這張照片在「魂魄暴亂」系列中的《本生圖》已被使用過,只是這次的作品幾乎總結了「魂魄暴亂」系列的議題,呈現歷史上的大屠殺、強權施暴、種族相殘與自殘,以錄像手法更明確、更精準、更豐富地傳達以往所未能善盡的意義,高度的質感更揉入了歷史紀錄/藝術再現的模糊距離。

最令人震動的是把凌遲屠殺的範疇擴展到不見血的當代領域,影片中一張張凝肅深刻帶著哀戚的當代面孔,是當年RCA工廠污染受害勞工的影像,以及目前許多失業勞工的影像,跨國企業與政府默許的工殤,也是令人夜夜哀啼的凌遲極刑。

《凌遲考》展出的入口處有著警告標示,此作品可能會引發不適之感,未滿18歲以及有心臟病者不要輕易嘗試。引發不適之感的,到底是我們的哪一部份?對於作品呈現的深刻感觸,還僅僅只是鮮活的殺戮畫面?而那些陳界仁所意指,但卻利用無血畫面呈現的大戮,無時無刻不在發生的,令人寢食難安的強權凌遲,更叫人感到切膚之痛。




2002台北雙年展:世界劇場 11.29.2002-03.02.2003
《凌遲考》照片
《凌遲考》錄像
相關文章
強力推薦閱讀,論文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