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Sat Oct 18 02:27:55 2003
────────────────────────[←離開] [PgUp] [PgDn]


早上盥洗完,上廁所,
才忽然憶起,在剛剛的夢境中,
我終於見到了你。

好像是一個歡樂的場所,
像是在遊樂園或是聚會或是夜市或是遊行之類的歡樂場合,
你突然出現,笑嘻嘻地突然轉到我背後,
等我回頭時大吃一驚。
我看著你,大叫,你回來了!
你只是笑,很燦爛地笑,
頭髮好像理短了,可是你的頭髮一向短,
怎麼會看起來變短了?
而且臉部好像白了一點,頭髮濕潤有型。
你光是笑。




我說,你要嚇死人啦,到底有沒有怎樣?
你伸出雙臂,下臂近肘處各有兩條大淤痕,
像是被繩索或細棍緊壓過,不過看起來像是在復原中。
你說,快好了。
然後我們繼續嬉戲。

再來我就沒有記憶了。


在廁所中努力回想,是不是我在睡前想你,
你才會出現到我夢中來安慰我的?
我在睡前想到,還是同樣的老問題,我怕我把你的聲音忘了。
我努力在腦海裡捕捉對你聲音的印象,
我慌了一下下,因為五秒鐘內,
我竟然想不起來你的聲音是怎麼樣子的,
幸好我再回想幾句你常用的語句,
總算把你的聲音樣貌給喚回。
然後我睡去......


















你雙臂上的淤痕一直出現在我腦海,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下午我被工作壓得喘不過氣,整組同事都精神緊繃,
辦公室裡面的空氣極度混濁,我感到心悸,
趕緊泡了一杯伯爵茶轉移注意力,繼續和繁瑣的工作奮戰。
晚上不能加班,因為買了實驗劇場的票,徐偃玲的獨角戲。
戲倒是普普,常讓我神遊出去想某個段落很適合平常拿來耍寶表演用,
上班耗損我精神太多,疲累感讓我無法太專注看戲。

看完戲,到師大路巷子裡吃滷味。
記得有一次午夜我們一起來同一個地方吃滷味,
你一直看對面桌的某男子,臨別出店門時不忘再用力回頭看,
出店門時被我用力取笑一番,
你辯解,我不過就只是看一個男生!
結果喊得極大聲,惹得巷子對面攤子的老闆娘滿臉黑線,我們狂叫縱笑。
想到這,胸腹間突然塞住了,
剩的三分之一盤的滷味突然吃不下了,還有一杯奶茶,
平常這份量我是輕易幹光的。












勉強把滷味吃得差不多,飲料喝盡,
起身出店往公館走去,去看誠品台大店的文宣配置。
途中,我拿起手機,找到電話簿中你的名字,按下通話鍵。
第一次,那天之後第一次,我有勇氣再按下你的電話。
「...您撥的電話是空號,請查明...」























空號呀 ~



















在台大店看到2003夏季號的Fa出刊了,
遠流電影館也繼Robert Stein的電影理論解讀後
出了第100和101本作品,是德勒茲談電影的專書兩冊。
買了Fa和馮建三譯的《全球好萊塢》,在漫長緩慢的深夜捷運上翻看,
Fa於明年開始徵收學術論文,我是不是該寫一兩篇試著投看看?

每年,聞天祥都會幫Fa寫一篇年度國片回顧,這一期看了2002年的回顧。
針對2002年的幾部重要的電影如《你那邊幾點》、《美麗時光》、
《藍色大門》、《雙瞳》一一做個短評回顧。
講到《美麗時光》甚至是《黑暗之光》時,
我忍不住開始抽鼻子......

















康宜透過窗子,看到煙花在黑夜綻放,火光映在她臉上。
她突然聽到門鈴響,緩緩回身,走過長長黝暗的穿廊,
家大門被打開,康宜看到過世的父親及男友偕著走進家門,
說是剛去夏威夷度假回來,一家人熱熱鬧鬧地準備吃飯...




















我想到那個夢,在夢中,我們高高興興地玩在一起;
想到你臂上的長長淤傷,你笑說,快好了。
像《黑暗之光》的魔幻結尾一樣,
你笑笑的,笑笑的......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