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莫名的惡夢驚醒,袁笙仁倒抽一口氣,他不知道自己叫出來了沒有,趕緊回頭看枕邊人,幸好他還安穩地睡著。他伸出左手習慣性地要輕拂枕邊人額上的頭髮,剛剛要碰到頭髮之際,突然想起昨天的事,他立刻把手抽回來,茫然地看著面前這張有著近乎三甲子年紀的年輕熟睡臉龐。

袁笙仁發現自己滿頭大汗,剛剛的夢一定很可怕,但偏偏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這麼可怕呢?袁笙仁摸了床邊的碰觸板一下,房間裡的微電腦立刻收到他的訊息,空調自動將吹往他這邊的風稍微加強。

觸控板上的隱光暗暗浮著時間,才凌晨四點二十三分,既離他入睡才不到兩個小時,可是他已經睡不著了。昨天晚上他一直難以成眠,又不好意思翻來翻去爬上爬下吵到已經身邊睡著的李家正,只好瞪大著眼睛希望撐累了自然睡著。一直到兩點多袁笙仁於放棄,自床邊矮桌抽屜裡摸出舒眠氣,吸了一口後怕不夠,又多加吸了一口,加倍的劑量總算讓他陷入沈睡。但是現在醒來,他又睡不著了,可是也不想再使用舒眠氣。袁笙仁本來便排斥些雜七雜八的藥劑,特別是舒眠氣現在都沒什麼人在使用了,沒有足夠的使用報告研究它到底對長期使用者有何影響。現在一般人家裡都使用眠艙,就是長程太空船所使用的自動睡眠裝置,專利被公司買下後改裝成家庭用的短時安眠裝置。睡覺時只要躺進去,啟動眠艙,沒聽說有人超過三十秒沒睡著的。而且高級一點的眠艙還能控制睡眠品質,保證使用者一覺起來精神良好,即使是五個小時的短時間睡眠,也可以擁有八小時完全睡眠的品質。

當然,這是最高級的眠艙,最便宜的眠艙是直立式的,適合居住空間狹小的低收入者,站著睡和躺著睡還是有價格區別的。像那一類高極強力補足睡眠的眠艙價格不菲,年薪大概得有二十萬烏托幣者無法負擔,因為眠艙還得定期更換耗材,眠艙的品質高下一大半來至於耗材的優劣。想要有一座優良的眠艙,並不是努力存了一筆錢之後便可以永久享有的。

他們並不是負擔不起,而是李家正不想要,而且極端厭惡眠艙。

袁笙仁是亞洲第一大傢俱公司的一級設計師,雖然離頂級設計師和首席設計師有一段距離,但這家公司所付給他的簽約金以及紅利,其實也和那些位階最高段的設計師相差無幾,因為袁笙仁的作品在市場上反應很好,不好好抓住他,其他公司正虎視眈眈地想挖角哪。只是礙於年資和人事問題,公司也不好一下子把他昇到被別人視為眼中釘的位置,袁笙仁自己也無所謂,反正大部分時間他都在自家工作室工作,少到公司,那些頭銜跟他也沒什麼要緊。而李家正是阿卡狄亞生物科技公司的高級主管,這家一度改變人類歷史的龐大企業給付給他的薪資,只有比袁笙仁更高的份。但是李家正不想買,說是不想用怪東西睡覺,袁笙仁也勉強不來。

在他們去年剛搬來這間新公寓時,袁笙仁的公司送他任何所需的傢俱,後來公司發現他並沒要眠艙之後,開始大為緊張,以為他挑剔公司的產品,甚至是有別家公司送了更好的產品來籠絡他。這件事花了袁笙仁好多功夫來澄清,不過公司方面始終不相信竟有人會不用眠艙睡覺,這實在太無法想像了,難道要睡地板嗎?還是像古代的日本人一樣睡榻榻米?一直到袁笙仁向公司要了一張三十年前便絕版不再生產的床墊,倉管部門千方百計從留存的樣品找來給他後,公司才半信半疑地接受他的理由。不過這一切都是李家正的主意,他堅持不在「那鬼東西」裡面睡覺,他認為睡覺就應該是自由自在的躺臥,被穩當地關在一個玻璃艙裡算什麼?

袁笙仁自小就習慣了在眠艙裡睡覺,即使他家境不是頂好,但他父母即使自己睡的是直立式的雙人眠艙,也給小笙仁買了個躺臥式的眠艙,雖不是頂高級,但自小笙仁的同學中有三分之二都還沒睡過躺臥式的眠艙,他大部分的同學、朋友都是長大了,開始自己經濟獨立後才有本事買最初階的躺臥式眠艙。眠艙當然是袁笙仁任職的那家HJDα傢俱公司的主力產品之一,其中幾款經典眠艙還是袁笙仁打響知名度的作品。只是最近公司幾乎不找他設計新款的眠艙,給他的大都是超頻電視、精密水生成器、觸控板等產品的案子。

雖說超頻電視、精密水生成器、觸控板等也都是獲利率極高的產品,特別是觸控板,幾乎每一家都需要安裝數十個,而且因為美觀的緣故,更換率極高。對設計師來講,如何在手掌般大小的一塊面板上變化出不可思議的吸引人面貌,實在是很大的挑戰,在國際家飾競賽上獲獎的經常是別出心裁的觸控板設計者。

即使如此,袁笙仁還是覺得公司因為他不睡眠艙的這個事件對他的眠艙設計不抱信心。一個不使用眠艙的人如何設計出貼心的眠艙呢?袁笙仁想也知道總監一定會如此作想,只是他不想打破和他多年來合作的默契,也就不多過問,反正今年他所設計的產品總銷售額還是全公司第一,拿出去跟別的公司相比,也只略微比歐洲一、兩位大師級人物的業績稍遜而已。

袁笙仁已經打定主意,他手上有一個完成一半的眠設計稿,等到完成之後他就帶去給總監看,要不要隨他,袁笙仁相信他不會看到這麼棒設計卻還沈得住氣不予理會。管我睡不睡眠艙,袁笙仁想,我一樣做得出一等一的眠艙,就像有人會質疑貝多芬耳聾便寫不出好音樂嗎?貝多芬的音樂流傳至今三百多年,袁笙仁想要是自己的作品有幾樣可以流傳三百多年就好了。只是現在傢俱市場變革那麼大,才不過三十年就沒有人知道什麼叫做床,說不定十年後就沒有人使用眠艙了。

袁笙仁胡亂想了一氣,還是無法再繼續睡下去,觸控板上的時間才五點出頭,他又摸了一下面板,這是他前年設計的作品,房間的窗簾便緩緩地拉開了一道縫。袁笙仁望向窗外,天空開始透著微微的藍光,像是觸控板上的隱光一樣若隱若現但又確實存在著。笙仁突然發現自己的眼淚無聲無息地流了下來,順著眼角微微沾濕了枕頭,反而因為眼淚的出現,他才開始感到傷悲。笙仁撫觸著沾濕的枕頭,當初怎麼也找不到有人賣枕頭、床單和棉被,他透過關係找到一位老裁縫師傅,好不容易才拜託他做了幾套回來。當時李家正看到他把床單、棉被、枕頭配置好的時候,高興地緊緊抱住他,連連在他臉上親吻直到笙仁受不了。

李家正的這些厭惡和喜好,一直到昨天袁笙仁終於都弄懂了。

本來袁笙仁一直搞不懂,為什麼每個人聽到都會「喔」一聲的阿卡狄亞生物科技公司的高級主管,會對眠艙、高速梭、基因辨識門鎖,甚至是觸控板等產品感到厭惡。甚至為不必搭高速梭去上班,他們去年搬來這個離阿卡狄亞總公司步行只需十五分鐘的新公寓來。李家正為了勸袁笙仁搬來,說這是公司配給他的住所,地段雖貴地坪雖大,但其實不是他們要負擔的,以免袁笙仁為了房價的因素躊躇再三。李家正對於這些科技產品的厭惡,或者說對這個時代氣氛的排斥,即使不直接說出來,也從他的言行舉止服裝打扮表露無遺。

比如說,李家正的頭髮。李家正留了一頭長髮,袁笙仁老覺得他的頭髮長得礙眼,一有機會便要他剪掉。但李家正老是說,他的頭髮並不長,他的頭髮長度都還不到脖子一半,連想綁馬尾都綁不起來,長度得過肩才叫長髮吧。「過肩!」袁笙仁大叫,「你在演古裝片呀!哪有人會留過肩的頭髮?」李價正都只是聳聳肩、笑一笑,繼續頂著他那一頭自稱不是長髮的長髮,即使常引來別人注目。

有一次袁笙仁又提同樣的剪髮要求,李家正說:「你不覺得這樣很好看嗎?輕鬆又自然,現在滿街短髮都很做作。真的,大家都在比短似的。」袁笙仁撇了撇嘴說:「廢話,當然比短啦,現在流行呀。而且頭髮那麼長會影響腦部訊息傳導,觸控板用不順,眠艙效果降低,甚至被臨檢時無法順暢查出正確的資料,那就等著上警察局了。」

李家正笑了笑,袁笙仁一看又有氣:「當然啦,以你一個阿卡狄亞高級主管,帶著你們的免責晶片,再怎樣警察都還是對你恭恭敬敬的。我們死老百姓就只好認份點剪短短的頭髮,以求不要隨便被懷疑而被植入『緊箍咒』帶回警局。」李家正湊近袁笙仁的臉,把嘴唇抵上對方的嘴,用舌頭封住了袁笙仁抱怨得意猶未盡的嘴巴。過了好一會兒李家正才拉開四片也是意猶未盡的嘴唇,說:「不過你短髮很好看呀,摸起來多舒服呀。這麼好看,你們公司也應該找你去做廣告模特兒的。」

袁笙仁忍住笑說:「才不相信,你不是一直都認為這種你稱為短髮的髮型很單調嗎?雖然我不覺得有多短、有多單調。你故意哄我才這樣說的。」李家正正色說:「我說的是真的喔,你這樣也很好看,這是個人問題,跟我不喜歡的流行文化可不相關。」他又繼續補充,「不過如果你頭髮長一點的話…」他在袁笙仁的頂上比了比,「一定更帥百倍!」袁笙仁扮了個鬼臉,伸手抓了李家正的頭髮將他拉過來,噘起嘴唇往另外的兩瓣兄弟湊去,含糊地說:「像這樣帥嗎?」

那次的談話最後又是在兩個人的親熱纏綿下無疾而終,每次關於這種兩個人對於生活習性的差異討論都是這樣結束的,幾乎毫無例外。所以袁笙仁對於李家正的「怪異」習性也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這只是生活上個人的小細節,其他兩人相處的方面可以說是融洽得不得了。

袁笙仁聽到李家正那一頭的床邊傳來細微的喳喳聲響,知道是屋裡的中央電腦透過李家正床頭的觸控板傳遞消眠電波喚他起床。不一會兒床震動了一下,李家正起床了,袁笙仁趕緊把眼睛閉上假裝熟睡。袁笙仁聽到李家正伸懶腰骨頭發出細微的聲音,床又陷了一下,他感覺到李家正正俯身過來,然後往他額頭上輕吻了一下。袁笙仁微微抽蓄一下,沒讓李家正發覺,他放在毛毯下的左手,緊緊握著昨天李家正親手為他戴在無名指上的雙螺旋戒指。

袁笙仁感覺到李家正下了床,聽到他踏腳的聲音,知道他正脫下內褲,然後他就應該是往浴室走去洗澡。早上洗澡也是袁笙仁感到很奇怪的一點。李家正每天下班回來便洗,早上起床也要洗,也虧得李家正賺得夠多薪水供他一天洗兩次澡。現在的水那麼貴,超出每人飲用水量之外的水價可是貴得嚇人,一般人洗澡大都到公共澡堂去,那邊使用水循環器再三利用水源,可以省下很多水費,也是一般人比較負擔得起的消費。而一開始李家正是寧願負超高的水費也要每天洗一次澡,去年香格里拉科技集團,這是阿卡狄亞的子公司群之一,成功研發了一套家庭式小型水循環器,當然李家正便裝了一套在家裡,自此他更正大光明地增加一次洗澡次數,每天早上出門前也大大方方地洗了一遍。

記得剛裝好水循環器那天,李家正說了一句讓袁笙仁弄不懂的話,「終於又可以讓我想洗澡就可以洗了。」這真的是令人搞不懂的一句話,難道說李家正以前是想洗澡就可以洗澡的?

現在的配水供給制度已經施行了八十多年,就算李家正他再怎麼有錢,用水也是有一定的限度,不是前多變可以有更多水的。除非是「民生用水供應法案增修條例」施行前,才有可能無限制地讓富豪不斷買水,後來在一些社運團體的運作下,聯合國際法令委員會才通令各國加速制訂法案通過,限定個人用水量。這也是聯合國際聯盟(the United League of Nations,ULN,簡稱合國聯)自2023年「終極核武威脅」後成立以來,兩次發出通令各國強制令的其一,因為合國聯的執行委員會握有「終極核武威脅」後所管理的全球核武啟動裝置,所以各國莫不盡快通過法案管制民生用水。

對於李家正有時候所表現出來的「怪異」習慣和言語,袁笙仁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昨天晚上李家正下班後給了他那個雙螺懸戒指,同時告訴他以前從沒說的事情之後,這些疑點才真正解開,但是袁笙仁已經茫然不知所措了。

他無法面對這個願意和他共度一生,親手為他套上戒指的人,竟然比他大了一百四十八歲。




--待續--



-相關閱讀-
繼續看下篇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