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很複雜,不是看一眼或隨便想一想,或是不多方蒐集資料從時間軸和空間軸比對各種蛛絲馬跡可以判斷的。

比如說這幾天爆發的「九把刀作品疑被抄襲事件」,到目前我還沒有時間蒐集完整並看完足夠的資料,讓我足以判斷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而我目前評估,可能在我仔細看完所有資料並仔細思考後,都難以有什麼我覺得可以說服別人的說法。要判斷這件事,並不只是比對雙方作品和雙方說詞而已,可能我還會去想更多夾纏不清的一些可供判斷的參考資料。我想到曾看過的一篇九把刀的中篇小說作品,收錄在《哈棒傳奇》中的〈酸內褲〉。一開始我是為了那篇幾年前在轉寄信中讀到,被我認為是一流創意的〈吳老師的數學課〉而買《哈棒傳奇》,看完後覺得整本書還是〈吳老師的數學課〉這篇最優最有創意,其他的不太一定讓我覺得有趣(也可能是我對校園內暴力欺壓者被當作搞笑題材的不以為然),但其餘篇章好歹也讓我見識到更多九把刀天馬行空的有趣想法。可是讀到那篇長長的〈酸內褲〉時,我忍不住動氣了,這篇諧擬(parody,也有人稱為「降格模擬」)《魔戒》的故事,趣點早早被說穿但文章卻很長,讓我很不耐。

如果以〈酸內褲〉這篇來說的話,要是托爾金托夢來說他的作品被抄襲,我也滿想知道這次擔任評審的五位作家的五位作家會怎麼判斷?也想知道九把刀怎麼比對托爾金與他,以及他與被他認為抄襲的中學生之間的關係。

好啦,我不是要說抄襲事件怎樣,只是說這件事不是那麼容易可以判斷。再加上台灣人一向人情重於法理,我們的教育裡嚴重缺乏法治精神的培養,使得國民不習慣以法律邏輯來思考相關的事件。畢竟這次所遇到的是與著作權法有關的爭議,到底有多少人拿著作權法的規範來討論?(以法規來討論,而不是說直接提告。當然道德在法律之上,但碰到雙方道德認知不同時,就得訴諸法律規範了。)林林總總很多該思考該討論的讓這件事呈現渾沌狀況,不是那麼容易判斷,也因此讓我對一些早早做出判斷的部落格文章感到佩服不已。

但另外一件事,我個人覺得是非常清明易判斷,可是整個社會的顛倒黑白表現讓我驚訝不已。關於香港藝人陳冠希個人私生活照片被盜流出事件,我以為這是很簡單、很清楚的一件事,就是一個個體的隱私權被侵犯,散佈者涉及毀損他人名譽及妨礙風化。就是這麼簡單。可是事情卻往相反方向發展,受害者之一出來道歉,其許多工作被中斷。受害者之二開記者會自斷自己在香港的所有演藝事業。受害者之三的家庭生活穩定備受威脅。這三位受害者一開始已經受到侵害,沒想到整個社會連番再對他們落井下石,逼迫他們放棄掉更多東西,這真是非常愚昧而驚人的整體迫害。我們可以由此看到人類的不理性處,社會集體對於隱私的偷窺癖好和假道學的自清心裡,集體潛意識對於性的恐懼。也許該由此可以想像納粹時期漠視、忍受、忽視納粹黨人迫害他人的德國人民,若是這件事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也一樣是集體暴力漠視正義的一份子。

這個事件發展到今天,我在新聞中看到璩美鳳去接當初散佈她性愛光碟的沈嶸出獄時,喚起我當年對這事件的記憶。類似的兩件事,在七、八年前璩美鳳也是出來道歉,當年我(以及週遭我碰到的許多人)卻沒想到這是一件多荒謬的事。她也是受害者,即使和她發生關係的男性是有婦之夫,錯也在於該男性而非璩美鳳,但她卻因為被不法公開其私密的性生活而出來道歉。這是什麼道理?(當然先不用去談論更多延伸出來關於她個人或其與媒體互利關係等的評價,僅以基本的是非觀念來判斷。)為什麼我們一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別再說這是扭曲的媒體環境使然,媒體和閱聽者是共生關係,有什麼樣的觀眾讀者就有什麼樣的媒體。

為什麼我們的社會逼迫受害者出來道歉?只因為他們被公開了人們平常只在私底下做的活動真相?只因為找不到犯罪者,所以受害者就得負責?我無法想像被宰烹煮上桌的雞,還得為自己的肉質不夠有彈性而道歉。多少受過性侵害婦女在面對承辦案件人員的眼光和社會的鄙視時,應該也是這種雙重受辱的感受吧。



這兩件事讓我非常困惑,不是因為難以判斷事件的真相為何,而是因為困惑於人們怎麼去思考評斷一件事情的理絡,為什麼我們容許這些超過正義公平原則底線很多的事發生而漠視、甚至助長?人類如何思考?人類的思想到底是怎樣運作的?很難懂。渾沌的事件被理所當然地處理,清明可見的狀況被顛倒黑白地詮釋,這大概也是我始終質疑世界會不斷進步的最大原因。




- 延伸閱讀 -
九把刀抄襲事件:一位未來大作家的形成
善意與戰鬥的選擇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ia
  • 嗯 我也搞不太懂
    為什麼被迫公開隱私的受害者必須要承擔那麼多的指責
    有點莫名奇妙
  • kowei
  • 說的沒錯! 這一切事情的發展都被扭曲得很嚴重啊..
  • maggie
  • 對!我也一直搞不懂這樣的價值觀和標準
    就像是另一個令人不解的新聞:回教女孩被多人強暴後,被判鞭刑200下..............
    我們自己也是活在一個自以為是的無知社會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