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479.JPG

今年冬天不知為何特別想喝湯,各式各樣燉煮煨煲的湯品,這時候便知道我對這個住了三年半的城市還是不夠熟悉,往往晚上下班想喝一碗好湯,想不出什麼地方可去。更甚者有時晚餐想吃點不一樣的,也不知道什麼地方有,吃不到想吃的東西,淒涼悲苦之情就出來了。

忍不住,就會挑空閒時間自己採買回來煮湯,往往我煮的湯就只有兩種(會的、有把握的也就這兩種),不是雞湯就是魚湯。相較之下,台北人好像比台南人少喝魚湯,想吃魚湯最好到舊圓環附近的夜市,那邊還保有傳統風味,跟南部的飲食習慣較相近,不然台北其他區域就算是大大小小的夜市小吃,也難以撫慰我這在熱帶地區長大的腸胃。在經歷好幾周的強大工作之後,昨天總算有一天歇息,本來想去看場電影,但太冷的天氣讓我打消主意,於是就決定傍晚去採買材料煮一鍋咖哩蔬菜粥來熱熱身子。以往煮咖哩,頂多只煮過咖哩飯,就是煮成濃稠的咖哩醬汁淋在飯上之類的。但這次我想將咖哩煮成熱湯,較稀一點,但可以暖暖的喝下去。如果可以熬成稀飯,那就更好了,這就讓我下定決心要煮咖哩粥。對於這道菜,我沒有經驗,也沒吃過,也沒看過食譜,唯一有的模糊印象是看日本料理節目的一些想像,以我自己想像煮出來的粥應該是什麼樣子為藍本,就到超市依照想像挑選食材了。

最後在市場挑了雞肉、紅椒、綠色花椰菜、馬鈴薯、胡蘿蔔來搭配,另外選了一片鮭魚來煎,再買香菇貢丸配茼蒿煮湯。回家之後先將胡蘿蔔和馬鈴薯銷皮切塊,胡蘿蔔切成正方形小丁,馬鈴薯則切成不規則塊狀,等水滾了之後丟入這兩樣,然後切洗花椰菜和紅椒,稍微燙熟之後便撈起另置,以免過爛不好吃。再把雞肉丁和上蛋白、咖哩粉、迷迭香枝,抓勻之後倒入炒鍋炒至雞肉表面稍微焦熟,起鍋,炒雞丁塊倒入已經在滾馬鈴薯和胡蘿蔔的湯鍋中。這時候便可以把淘好的米也倒入鍋中一起滾,然後就是磨功了,攪攪攪滾滾滾,等到米粒已熟開始要糜爛時,再拌入咖哩粉,這時更要小心攪拌,以免燒焦。等到米粒已經開始變糊,加入些許鹽巴調味,把之前燙好的花椰菜和紅椒丟入,再擺入兩三片起司,就可以起鍋了。

在攪拌的同時,我還打了個蛋,混一點咖哩,以平底鍋煎成薄蛋片,之後切成絲,待稀飯裝盛之後灑在粥上,便是好吃的咖哩蔬菜粥了。不過我的刀工太差,切出來的與其說是蛋絲,還不如說是蛋寬麵,還被只看到照片的朋友誤以為是豆皮…,呃…咖哩加豆皮…。

老實說,我自己還滿喜歡的。雖然是第一次做,而且是自己想像出來的,也花了好久時間,但在冬天夜晚吃這樣一鍋粥,真是無上幸福。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YZ
  • 小米,感謝妳的資訊,妳會有福報的。
  • 今日體重62.5kg
  • 我一直想要在週末的時候把燉好的好湯用塑膠袋一碗一碗冰起來
    跟做冷凍水餃一樣
    等到週間想喝的時候
    再一包一包解凍來喝

    無奈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湯太好喝
    所以總是週末還沒有過完
    湯就被我爹給喝完了

    很多地方的湯都還可以
    但是令人沮喪的是都放了味精
    白天我其實並不在乎味精
    但是寒夜想要喝一杯溫暖的湯
    卻喝到越喝越苦渴的味精湯
    真是地獄的滋味

    不過我發現有一種湯鮮甜好喝
    到處買得到
    而且絕對不放味精
    就是鹹豆漿
    雖然是小品
    但是至少比味精湯要好得多了
  • TSAE
  • 到傳統市塲買斤排骨,單一的任何蔬菜,滾後舀掉泡沫,用小火熬3個小時,任何調味料都不用加,就是人間美味
  • YZ
  • 我的做菜經驗很少,所以份量常拿捏不准,再加上我總覺得料要多一點,所以常常鍋子會滿出來,最後只好分兩次煮,也就有機會可以多煮一些冰起來,下次熱來吃。

    不過這樣的作法應該較適合單一燉煮的食物,太複雜或湯汁稠的,熱過之後只會讓人興趣缺缺,連喜宴之後包回來的菜尾都比這個好。

    說道菜尾,我真是見識到了,在台南往高雄的省道上,大約是在永安鄉的,我竟然看到專門在賣菜尾的餐廳喔,就是宴會後的那種菜尾,而且竟然是一家餐廳而不是商店。真是太神奇了。
  • nooorman
  • 真是豐盛的一餐,好羨慕喔
  • YZ
  • 大哥,羨慕什麼?你比我會做菜吧。
  • nooorman
  • 很久沒吃貢丸了(淚)
  • anarchichi
  • 不賴嘛,至少都有各種顏色。
  • YZ
  • 是在拼調色盤嗎?
  • 居樂斯
  • 說到吃,大家都浮出來了。
  • greenbean
  • 關於吃的,冬天是最令人想要吃上熱湯熱水,
    上面提到有一家專門賣菜尾的店,
    該不會是被報導過的那一家吧...
    專門去收個是菜尾的店,
    到底,真的可以放心的吃嗎?
  • YZ
  • 沒看過報導,不知道,我是自己在路上看到的,每次看到總覺得神奇。但我爸說,這有什麼好神奇的,滿多人喜歡吃菜尾的,覺得混在一起比較甘甜。

    這......這是佛跳牆嗎?


    宴客後的菜尾不都有人在包了,湊起來應該不至於有「安全」疑慮,而且這些餐廳好像都會再滾煮一次。

    今天早上出門前看到《大陸尋奇》介紹山西還是陝西那邊的臊子麵(所以頂好市場那邊的哨子麵是語音以訛傳訛的囉),麵湯是不能喝的,面吃完要倒回鍋裡去,雖然是有習俗傳統的,但看起來就比較難以接受些。
  • Jia
  • 我比較想喝照片右下角的青菜丸子湯~ :-(.....

    其實上一集大陸尋奇介紹山西的刀削面有多麼的好吃,根據本人實地親吃的經驗…面是很好吃,但是湯湯水水和在一起就像裹油釀鹽一樣... 真的無法enjoy....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