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的台北國際書展結束。延續兩年來的出版業業績衰退,今年的書展參展出版社減少,雖然參觀人數增加但總體業績恐怕又比去年掉一些。這是書展前業界就預測到的,全球景氣下滑,再加上中小學開學,以及連日寒流陰雨,都不利書展業績推廣。到底書展的目的為何?前兩年定調為版權交易和書籍銷售並進,但因為全球化和通訊便利之後,書展上的版權交易功能便漸漸式微,現在隨時可以買賣版權,不必等到書展。連全球最大的法蘭克福書展都面臨這樣的情況,一向輸入遠大於輸出的台灣出版業,版權交易功能更是不必多說。

可見的,台北國際書展的實際功能就剩下書籍銷售。但這幾年的書展新聞都不斷出現「書展淪為大賣場」的批評,仔細推敲,這是滿奇怪的批評思考。猶記得2004年的台北國際書展,那一年的業績常紅,大部分的參展者樂呵呵,記憶中好像也是被批評銷售書籍重於一切,是大賣場。四年之後業績慘澹下滑,卻因為某些參展者低價促銷以換取業績,也被批評為大賣場。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讀者捧場買書,是大賣場,讀者看緊荷包參展者努力促銷,也是大賣場。廢話!這本來就是大賣場呀,為什麼「批評」賣場是賣場,這算批評嗎?

要批評,應該得要更深入分析,這才算是負責的評論式報導。

書籍銷售一向是台北國際書展的主要功能,也是吸引眾出版社參與的因素,以往不參展的圓神集團、皇冠集團、大田出版,不參加的因素是考量所費的人力物力和銷售所得的平衡問題,今年不參加的洪範、爾雅、行人,也是因為收入支出平衡的問題。參加台北國際書展不像參加波隆納書展、法蘭克福書展等僅具有形象和版權交易的意義,業績的考量會佔最大因素。一樣是展售會,傢俱展、電腦展不會被批評促銷,反而被標榜為利基,但書展上的低價促銷卻被批評,到底批評標準該怎麼取捨呢?

如果認為書籍具有文化意義、知識意義,不應該賤賣,那更應該被批評(更應該要修正的)的是連年長期以低折扣吸引讀者的各種書店促銷手段。因為這些連年的低價,使得書展上的價格怎樣也比不過書店的各種促銷,當然吸引不了以往願意為了價格因素而到書展一次大採購的讀者,為了業績部分參展者只好割喉下狠招。平日這些低價換取業績的書店也沒被批評,反而被報導其業績因此每年成長多少,儼然被捧成產業龍頭。但這個產業龍頭的地位是犧牲什麼換來的,沒有媒體深入分析批評,因為這不是一個特定短時間的活動可以炒新聞的短線,所以簡化當作無須注意的日常,不值得報導。可是就是因為這個日常,使得台北國際書展變成現在的樣貌。要批評書展,不得不先檢視這個產業的日常是什麼狀況所導致,忽略這部分,光看六天的書展,是檢討不出什麼東西的。

真正該檢討的,也許是「低價」這個問題,不管是在書展或是在日常。跟其他商品比起來,書籍的成本結構讓出版者、發行者、銷售者三方的利潤都很低,一旦折扣打下來,三方的折扣又更低。低價反映在出版者上頭的,便是減損開發優良書籍的資源和能力,讓商品質感和樣貌更為萎縮,影響所及是包括發行者和銷售者都受害。(仔細檢視2007年新出版書籍,就會發現利潤萎縮和折扣的因素,已經使得臺灣出版品的樣貌單一化、無聊化了。而且不只是徵兆,而是已經成為重症。)如果價格因素無法在短期內解決,台灣出版業的低靡不會解決。一旦消費者習慣低折扣,產品價值感受(不是價格)便會隨著價格變低而降低。更不幸的是,書籍是少數會將價格標出來上的商品,(想想你家的冰箱電視洗衣機衣櫥衣服桌子椅子筷子冷氣機CD電腦手機包包運動鞋維他命抱枕沙發窗簾眼鏡等等,有哪些東西上面印有無法去除的標價?)單一書籍的價格只會越來越被縮減。書也無法像名牌服裝包包一樣以高價策略抬高價值,書籍定價僅有一個範圍不廣的可接受範圍,定價策略在出版業僅有少數特例行得通,而且通常是低價策略而不是高價策略。所以在可以想見的未來,若是低價劣勢無法改善,這個產業的價值將會因此不斷貶抑,創造力也會蕩然無存。

書展是大賣場很正常,讓大家願意去買書更應該鼓勵,畢竟書展不是公益機構,得靠銷售維持產業的正常運作。必須檢討的是到底是大賣場還是賤賣場?為什麼會有賤賣的狀況出現?到底是哪些單位賤賣書籍?賤賣者戰全體參展者多少比例?若以一兩家賤賣者當作全部參展者的共同狀況,是很不公平的。最應該要檢討的是,出版業者在銷售價格上到底能不能好好檢討,守住有價值的價格。一旦把自己看賤了,別人怎麼不把你看賤?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阿祥
  • 這篇文章寫的非常好

    我一看到報紙上類似國際書展淪為大賣場的報導
    就覺得莫名奇妙

    記者知道我們為了書展
    文案上,佈置上
    花了多少巧思
    好讓讀者認識我們所出的每一本書嗎

    記者了解
    我們為了讓讀者認識我們的出版品
    為了將自己的出版理念呈現出來
    下了多少功夫在現場為讀者解說嗎

    這些事情
    平常書店是根本不理也不會幫你做的(除了暢銷書,新書)

    我倒覺得台北國際書展
    是台灣最有人文氣息
    最能夠讓讀者與出版社近距離接觸的一個地方
    這一點,才是最應該被突顯,被肯定,被報導的
  • kowei
  • (拍手)
  • anarchichi
  • 「廢話!這本來就是大賣場呀,為什麼「批評」賣場是賣場,這算批評嗎?」
    哈哈,看到這句我笑出來了。今年去逛,只是感覺到很多出版社都沒來,很可惜,尤其像洪範這類的,平時書店也不會完整地上架他們的書,我往往都是趁書展時,去逛逛這些安安靜靜的出版社,檢閱一下許多過時不在平台上,但是不應該遺漏的好東西。
  • cyebr runner
  • 您這篇寫的真好

    但我比較悲觀

    我們能改變什麼嗎?

    只能說 希望明年會更好吧
  • 法王
  • 無言以對。
  • YZ
  • 我不會覺得什麼「明年會更好」之類的,如果只是想改書展,而不是改變整體產、經、銷體質的話,根無法改,果是不會結的。

    其實我不在意書展是不是怎麼叫囂賣書,(禮拜天我們某作家安靜地過來幫已經自動自發排好隊的讀者簽書,幾家電子媒體等在一旁準備採訪,隔壁大集團展位的某作家以開演唱會式的音量講:「我本來以為我這個活動時間很棒,沒想到旁邊某老師在簽書,大家都去看他了。」我們聽在耳裡,默默做我們的事。我們這位作家適合這樣的方式,對面那位作家適合他的方式,而且我不否認他所表現的方式是很符合其書籍所要的定位。)只要個人不被干擾到就好,有些動作、背景聲音,其實還滿不錯的。頭幾日在天很冷人還不多時,有時會場安安靜靜,讓我感覺很怪。

    變成大賣場,我也不介意,除了上文說的因素,想想看,多少書店都更像賣場呢。我以為書展的好處是展示各家風格、聚集所有書單、匯集所有業界人員碰頭交流、與讀者直接互動(繞過以往必須依賴的通路)。有這些功能就夠了。批評為大賣場?我實在很不懂?難道要裝成一副冷清版的誠品嗎?很多誠品的店面都是很熱鬧的賣場吧。
  • clain
  • 弟弟罵起人來果然犀利
    很好,我投你一票
  • cyber runner

  • 同意上面大大的看法
    很犀利
    雖然YZ大不相信 明年會更好 的說法
    有您這樣的熱血
    相信是 明年會更好 的起點
    加油吧
  • YZ
  • clain阿記,
    我有罵人嗎?我有罵人嗎?

    cyber runner,
    一起加油吧。一起想辦法讓整個產業更好,而不只是書展。
  • coolchet
  • 我覺得出版社還是不要放棄在國際書展露臉的機會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