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令十字路84號》(84, Charing Cross Road)可說是今年開春以來備受出版界矚目的一本書,各大報的讀書版以及各種與閱讀相關的電子報都可以看到與這本書相關的新聞、文章。這些文章大都在讚嘆這本書對於愛書人來說是多麼重要,紛紛標榜這是一本愛書人必讀的聖經,但也同時惋惜台灣至今方有譯本出現,順便利用潛台詞暗示一下書寫者自己在很多年前便閱讀過英文本了。但是,這些文章除了讓我們欣賞書寫者令人驚嘆的爬梳功力之外,對於買這本書的讀者來講有任何實際的意義嗎?

前幾天我卻在YLib網站的「求文堂」看到一篇名為「誠徵老闆──《查令十字路八十四號》」的文章,怨嘆作者海蓮‧漢芙(Helene Hanff)寫的舊書店景況在台灣根本不可能出現,哪裡有這樣學識豐富的店員?如此淵博的店員要付她/他多少薪水?依我的經驗,台灣書店店員的薪水都是二萬出頭而已,知識哪裡是經濟呀,或者說,非電子相關產業的知識不算知識經濟,這樣子的薪水哪有可能讓「鴻儒」屈就呢?所以這篇文章的標題便是「誠徵老闆」,到底哪一家書店老闆有此魄力可以做到讓書店的服務台人員能夠解答大部分讀者的疑惑,而不只是幫忙查電腦把置書位置找出來而已。像是普拉斯(Sylvia Plath)的The Bell Jar在台灣有兩個譯本,分別為《瓶中美人》與《鐘形罩》,到底哪一本比較好?各有何特色?或者是女性主義重要的文學作品〈黃色壁紙〉(“The Yellow Wallpaper”),此篇小說其實已經有兩個譯本,一個藏在作者夏綠蒂.柏金斯.吉爾曼(Charlotte Perkins Gilman)的作品集《她鄉》(Herland)的中譯本裡(女書出版),另一個版本收在《我,生為女人》這本美國女性作家文選裡(貓頭鷹出版),用電腦根本查不出來。台灣的書店可以要求氣氛,可以要求陳設,可以要求書籍數量,可以要求服務態度,但絕難要求對書籍的認識與瞭解,有哪一家書店會要求員工在上班時間拿一半的時間出來專心看書補充必要知識,剩下的一半時間再整書上書就好?如果您發現了,請告訴無知鄙陋的我。甚至在《查令十字路八十四號》裡面,海蓮‧漢芙喜愛的都是非小說性的英國文學作品,而是日記、札記、歷史、散文、傳記、宗教類的書籍,這些書一般又被認為是較為「無趣、冷門」的(好啦,這是我的個人意見,也是我的傷痛),但是這間神奇的「查令十字路八十四號」書店依舊努力滿足顧客,沒貨的便盡力去調去找。然而我個人經驗中的尋/詢書回覆都是:「抱歉,沒有這本書」(天哪!明明有),「對不起,絕版了」(哇咧,這本書去年才出版),「不好意思,無現貨,我們幫你調,再打電話通知您」(然後等了三個月,依舊無消息),最厲害的就是:「很抱歉,電腦裡面沒有喔。」好吧,我認了,從此我不太願意相信書店店員,即使是在被港日多位作家多所稱讚的某大連鎖書店也一樣。

因此對於這本書的各種導讀、賞析,對我們來說都是奢侈的,因為在美麗之島根本沒有這樣的書店存在,我們需要的只是嫉妒和羨慕,人家的五十年前的舊書店做了即使台灣書店龍頭目前打死都做不到的服務和對客人的尊重,因此不管在金碧輝煌的實體夢幻書店,或是書中描繪的夢幻書店門口,我都跌了一大跤。


***********************************


另外我又再跌了一跤,因為這本被捧上天的書和翻譯品質其實沒那麼地好,郭公夏五所在多有,茲列如下:


書名:查令十字路84號(84, Charing Cross Road
作者:海蓮‧漢芙(Helene Hanff)
譯者:陳建銘
出版:時報
日期:2002/1

p.52, 59:前頁的「女皇」和後頁的「皇后」都是對於Queen的誤譯,其實應該是「女王」才是,指的是1953年登基的伊莉莎白二世女王。英國並不是帝國(empire)所以其君主不應該是皇帝或女皇(emperor, empress),其為王國(kingdom)所以君主應為國王或女王(king, queen)。譯成女皇還有點可原,譯成皇后,真是不可原諒。

p.53, 80:將Sappho譯成「薩福」,雖說譯名無定譯,可是一般國內詩界及英美文學界大都將其譯為「莎孚」,比起「薩福」而言較有陰柔氣質。同時Sappho也是Lesbian字源,因為女詩人住在Lesbos島,譯成「薩福」著實不妥。

p.64:這是很糟糕的一頁,有兩個錯誤。第一個是連作者的名字「海蓮」都搞成「海倫」,不知是譯者還是編者的責任。還有一個是Benjamin Jowett譯成班雅明‧周伊特,照理說,英文的Benjamin該念為「班哲明」,德文的才唸成「班雅明」。不過這位英國老兄說不定是德裔(凹屋,英國人遠祖原是日耳曼人呀)。

p.84:譯Charles Lamb為「蘭姆」,但在107頁的註61卻譯為「藍姆」,通常在處理同姓卻不同家族的兩個人時才會用同音的中文字來譯呀,還是校對失誤?這一頁裡面出現了「文言文」這個詞,如果指的是喬叟的古英文,但在72頁卻明白地指喬叟所書寫為「古盎格魯撒克遜英語」,到這邊的喬叟卻口出文言,文言文身為傳統中國語的書寫形式,並不應該被這樣類比使用的,更何況前後文的使用不一。
創作者介紹

斯人讀舒適

kieslow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in
  • 您好,
    因要查書籍譯者資料來到您的網頁, 可以看出您對閱讀的深度.

    每每"電子情書"播到梅格.萊恩說要先看那本鞋子童書時, 店員還在旁問作者名字….怎麼拼? 嗯, 關於您對書店服務員的敘述的確是令人心虛的.

    書店的工作內容, 根據個人經驗, 充實知識與專業的部份的確難以要求, 那是比重和程度的問題, 也看過有同事把看書當成了上班時主要的工作內容, 成了別人負擔, 讓其他人心裡幹得要命.

    在書店工作的教導上, 實務和技術和用語和流程可以有形, 至於坐下來好好看書不可能是書店雜碎工作之餘可以實現. 那是下班之後的個人功課, 即便再三叮嚀(是叮嚀不是要求! 這是書店的人性化!! 汗…)必讀藝術史文學史哲學史…是基本, 而至於有沒有心?? 真的沒法要求每個人同質化!

    當展店一間接一間時, 書店人的本質卻也被稀釋掉了, 這是真的, 這幾年來, 看到新進書店工作者, 是因著 “eslite光環” 而來, 他們也說愛看書啊, 是啊, 但看的書...?%#&, (也讓我稍稍喘口氣抱怨一下, 現在的年輕人, 覺得人際關係比較重要, 知識專業?…不用那麼辛苦啦!! 呼…)

    但其實另一部份的書店人也一直在成長, 很重要的動力源自與讀者或客人互動時, 因為有你們這樣的深度讀者, 讓我們持續有收穫.

    關於莎孚的翻譯, 我讚成您的, 因這也是我看來就是不太對勁的地方, 其他您所指出的, 真的讓我有新視野, 謝謝.
  • YZ
  • 您在書店工作吧!

    現今的書店環境很差,所支撐的端是依賴前仆後繼小知青的熱誠來加入,根本沒有辦法來培養人才,這是我覺得最感嘆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